叙利亚平民面临的恐怖屠杀至今未受遏制,不免令人对人权顿感悲观。对于叙利亚,或国际社会一味坚持成果缓慢的和平谈判却未以同等努力阻止交战过程中残杀平民,我们绝对有理由义愤填膺。然而,人权在2013年也有多方面的进展。这些进展不仅对直接受益者至关重要,也对在其他地区长期抵抗侵权的人们有所鼓舞。以下是过去一年达成的几项人权里程碑:

受卢旺达支持的刚果暴虐叛乱团体垮台。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可能是二战以来因战乱致死人数最多的地区。众多武装团体残杀、强暴平民却不受惩罚。卢旺达对其中一支叛乱团体提供援助,既为保护自己不受1994年种族屠杀势力再度袭击,也为掠夺该区的丰富矿产资源。这个组织最新的化身是2012年5月成军的M23,其领导人之一是博斯科・恩塔甘达(Bosco Ntaganda),此人因涉嫌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而遭国际刑事法院通缉。

卢旺达煽动这些人祸却不受谴责,部分原因是国际社会仍对过去未能阻止种族清洗感到罪疚。发生在1994年的大屠杀一直到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率领卢旺达爱国阵线(Rwandan Patriotic Front)入侵后才得以平息,而他正是现任的卢旺达总统。另一因素是卢旺达在种族清洗后的经济发展成绩斐然,普获国际赞誉,即便该国威权政府对不同政见毫不容忍。

情况在2012年6月有了转机,当时人权观察和一群联合国专家共同揭发卢旺达军援M23的确凿证据。西方强国──包括卢旺达最主要的靠山,美国和英国──首度对卢旺达发出批评,甚至暂停援助。卢旺达一味否认支持M23的态度,不但有损该国信誉,也再度证明了向其施压的重要性。

起初,国际压力成功迫使M23撤出该地区最大城市戈马(Goma),进而导致恩塔甘达(Ntaganda)向国际刑事法院自首,但前后一年多之间,仍无法遏阻M23对该地区平民的掠夺。直到M23于2013年10月发动攻势,卢旺达的角色终于难再掩藏。这一次,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英国外相威廉・海格(William Hague)决定致电卡加梅促其停手。他听从了。失去赖以生存的军事援助,又面临联合国维和部队增援后的强劲压力,M23数天内就被瓦解。这是多年来第一次,东部刚果得以挣脱卢旺达支持的武装团体侵害。

中國廢除「勞動教養」制度。许多人误信中国从不理会人权压力。实际上,这更多是为了争逐中国商业利益的借口,而非实事求是的评估。中国的司法体系素质低落众所周知,并且公然接受共产党的指导,但它至少还提供一个法庭审判的假象。然而,中国一直维持著一个司法之外的行政拘押制度,使公安机关可以在没有任何司法干预下将人判处最长四年的强迫劳动,其关押条件通常极为恶劣。此一制度的首要部分称为“劳动教养”。被劳教的对象从轻微罪犯到异议人士、宗教少数群体、法轮功修炼者和上访者。截至今年1月,服刑中的劳教人员约有16万人。

中国的维权人士和律师一直呼吁填补这个妨碍刑事司法公正的巨大黑洞。多年来,中国已不断传出“改革”此一制度的杂音。但批评者颇有疑虑,担忧所谓改革不过涂脂抹粉,例如在公安机关裁定劳教的委员会中加入一名法官。不过,在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首波改革措施中,政府已宣示将废除劳教制度(以及稍微放宽一胎化政策)。公安机关仍保有其他方式可不经审判拘押人民──吸毒者和性工作者可能是头号受害者──但至少最常用的一种途径看来即将退场。

“保护责任(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鸣鼓前进。2005年,世界各国政府做出了历史性承诺,将在任何国家无法制止大规模暴行时介入干预。此一简称为R2P的学说,此后陆续成功适用,特别是在肯亚和科特迪瓦(或译象牙海岸)。然而,有些人开始质疑R2P的负面影响。他们援引的是利比亚的争议性案例(北约由保护平民转向改变政权),以及国际社会无法制止叙利亚平民横遭屠戮。

但在2013年,这个学说再度展现活力。当中非共和国爆发部族屠杀,法国和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派军增援占绝对优势的非洲联盟维和部队,联合国出资逾1亿美元,近年底时,联合国已准备自行派出维和代表团。虽然欲将这个国家自战乱边缘拉回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但各界已充分了解国际社会有责任采取行动。

12月下旬,其邻国南苏丹(South Sudan)也遭遇政治冲突和族群屠杀的威胁。这个国家是由苏丹分裂出来,甫于两年前正式独立。

短短几天内,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就通过增派5,500名维和部队到南苏丹,其反应之迅速显示,至少当情况适宜时,R2P学说仍具不可忽视的力量。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开始落实承诺。这个理事会于2006年成立,取代原有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后者因许多压迫性国家涌入并藉投票权规避审查而早已丧失公信力。人权理事会对于成员资格设有更严格的标准,但最初几年的表现较其前身未见显著改善。然而最近几年,该理事会逐渐步上正轨。关键因素之一是美国欧巴马政府一改小布希政府的蔑视政策,决定加入该委员会。其他一些国家也发挥了重要角色,包括墨西哥、瑞士、智利、波茨瓦那(波札那)、巴西、阿根廷、摩里西斯、贝宁(贝南)、马尔地夫、哥斯大黎加和多个欧盟成员国。在这些国家共同努力下,成功地弭平政治歧见并克服冷漠态度,为有效行动扫除了障碍。即便传统上态度较为迟疑的一些国家,例如奈及利亚和泰国,也被说服扮演建设性的角色。

其积极成果在斯里兰卡的案例中最为显著。2009年,当大约4万名平民在政府与坦米尔之虎(Tamil Tigers)的冲突尾声中惨遭杀害,人权理事会最初的反应是向获胜的斯里兰卡政府发出祝贺。但在过去两年,该理事会开始向斯里兰卡政府施压,要求履行承诺调查双方的战争罪行,并将应负责任者移送法办。与此类似,在2013年3月,配合其他有效措施,该理事会建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对朝鲜(北韩)的危害人类罪行展开蒐证──为可能的起诉迈出了一步。

两名非洲国家前领导人面临起诉。候赛因・哈布雷(Hissène Habré)被控在1982到1990年担任查德总统期间,执行系统性的酷刑和以政治理由处决数千人。遭罢黜后,他逃到塞内加尔过著舒适的流亡生涯,在该国前总统阿卜杜拉耶・瓦德(Abdoulaye Wade)的翼护下,包括在塞内加尔、比利时以及透过非洲联盟委任的数度起诉行动都受到阻挠。

但哈布雷的众多受害者和协助他们的维权人士仍锲而不舍。自从麦基・萨勒(Macky Sall)于2012年就任塞内加尔总统以后,他们的命运开始转变,国际刑事法院命令塞内加尔“不得再延误(without further delay)”起诉哈布雷。2013年6月,塞内加尔将哈布雷逮捕羁押,等候预计在2014年下半或2015年初开始的审判。哈布雷的审判将是现代史上首次一国法院审判另一国涉嫌国际法重罪的领袖。

另一类似案例是利比里亚(赖比瑞亚)前总统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因策划、援助并教唆邻国塞拉利昂(狮子山)的反叛团体残害平民,包括向叛军交运武器换取钻石,于2013年9月遭国际法庭定罪。本案立下的先例有助吓阻其他国家领袖通过军援暴虐武装部队助长他国的残酷暴行。

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大规模监听被揭发以利公众监督。欧巴马总统虽仍试图起诉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但斯诺登揭发国安局大规模监听电子通讯及网络活动的重大贡献值得世人予以英雄式的赞扬。如果不是斯诺登,我们将不会得知国安局蒐集数据的广泛程度如此惊人──例如该局实际上可能收集美国境内所有电话通讯的元数据(metadata),因为根据极端落伍的现行法规,只要我们和电话公司分享这些信息,就丧失了要求隐私的权利。

斯诺登也提醒大家注意国安局的一项政策,即在美国境外的外国人甚至连自己通讯内容的隐私权都不被承认。据他揭露,国安局认为单纯收集通讯数据不会侵犯我们的隐私权,只有当该局对这些数据进行检视时才会。这等于是说政府可以在你的卧室录取视频缩存在政府电脑,只要在未有正当理由前不去偷看内容就好。

没有斯诺登,我们不会知道海外情报监听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在审查所有这些违法行为时多么无力──虽然我们原本不该惊讶,因为它的法官都是由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一手挑选,只听政府一面之词且欠缺科技专业知识。尽管欧巴马成立的改革小组曾就部分问题提出建言,情况仍毫无改善。然而在斯诺登爆料之后,很难想像世人还能若无其事地跳过这个问题。

一份保护家政工人的条约生效。世上最弱势的劳工可能就是数百万在别人家里提供劳务的工人,他们大多是妇女和少女。工作环境与外界隔离,且通常远离自己国家,使他们极易遭受经济剥削、身体及性侵犯和人口贩运。然而,过去他们一直被排除于大部分其他劳工依国内劳动法所享有的各项权利,原因是我们迟疑于用法律规制家庭中的劳动条件,背后常常还伴随一种迷思,即这些工人被雇主视同家人对待。

在新订的家政工人公约(Domestic Workers Convention)通过并于9月生效后,这种情况该改变了。这份公约赋予家政劳工与在家庭之外工作的工人同样的大部分权利,后者早已享有这些权利,包括最基本的周休一天、工时限制和最低工资。在该公约通过后,两年来已有数十个国家加强对家政工人劳动权利的保障,例如菲律宾和阿根廷的全面改革和巴西宪法增订保护条款等等。

前面还有长路要走,但家政工人在国内法上的次等地位将逐渐走向终结。

缅甸释放大部分政治犯。缅甸总统登盛(Thein Sein)的改革派政府最多只能说是仍在进步之中。军方依旧宰制政府,看不出有意愿修改宪法,譬如说,让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可以参选总统。缅甸边境地区族群冲突导致的战争罪行仍然不受追诉。新的暴力冲突在佛教极端分子领导下爆发,对象是穆斯林,尤其是罗兴亚(Rohingya)少数族群。这些暴行通常得到安全部队的容忍,国内意见领袖如昂山素季等也很少加以批评。

但也不乏令人鼓舞的消息。独立的民间组织虽仍受到束缚,但目前发展之蓬勃是过去25年所未见。媒体虽仍饱受压力,但已更勇于发声。数百名政治犯人──占政治犯占的绝大多数──已被释放。尽管还不断有人遭到政治检控──这是必须加以阻止的势头──但毫无疑问在过去一年政治拘押已大幅减少。

婚姻平等方兴未艾。不但美国已有18个州将其合法化(包含华盛顿特区),以致美国联邦政府也必须承认,而且在其他16个国家,包括墨西哥的一些省分也是如此。在2013年追随这个潮流的国家包括巴西、法国、乌拉圭、纽西兰和英国(虽然英国相关立法尚未正式实施)。

健康权迈进一步。由于美国宪法的内容狭隘,大多数美国人并不了解国际人权法不仅保障公民和政治权利,还包括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其中一例即是享有能达到的最高健康标准的权利。假如有更多美国人将获得医疗照护视为基本人权,欧巴马健保方案(Obamacare)的争议性或许会大大降低。但以全球而言,健康权的最大进展之一是在汞中毒防治方面。世界各地的手工开采金矿大多用汞(水银)由矿石中提炼金矿。汞是有毒的,尤其儿童特别容易受其伤害。一旦曝露可能导致终身的生理和心理障碍。10月通过的一份条约规定,各国政府必须禁止采矿业者以最危险的方式用汞,并推广不用汞的其他炼金方法。

布希的刑讯逼供政策可能将遭官方调查。欧巴马上任第二天就曾誓言终结小布希政府的“高级侦讯技术”──美国政府偏爱用这种委婉说法来指称酷刑。但可耻的是,欧巴马拒绝起诉策划和下令使用酷刑的人士,无异鼓励未来的总统们将它当做一种政策选项而非如实地视之为犯罪。更有甚者,欧巴马竟阻挠对酷刑的调查,并且援引保护国家机密的需要以遏制受害者提起民事诉讼。

这未能阻止参议院情报委员会(Intelligence Committee)展开广泛调查,并发表一份6千页的报告。虽然仍属机密,但据报导这份报告驳斥了中情局(CIA)的说法,即这种“高级侦讯技术”有助于取得抓捕宾拉登(Osama bin Laden)的情报或任何其他有价值的情报,该报告并发现中情局在酷刑方案的有效性上欺骗了国会、白宫和司法部。中情局(意即欧巴马政府)使尽浑身解数阻止该报告公布,尽管其未公开的内部调查报告据说也获致了类似的结论。不过到了这一年行将结束之际,其蓄意阻挠的做法看来即将失败。

情报委员会主席黛恩・法因斯坦(Dianne Feinstein)参议员已表示她有意争取解密一份300页的执行摘要──小布希时代酷刑问题的唯一详细资料已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