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危地马拉首都危地马拉市,人们用大麻卷烟,2013年5月4日。

© 2013 路透社

(安提瓜)-人权观察今天说,国家为禁毒而对个人毒品使用者加以刑事处罚的政策,有损基本人权。各国政府应改采非刑事法规和公共卫生政策,来吓阻有害的药物使用行为。第43届美洲国家组织大会于2013年6月4日到6日在危地马拉安提瓜(Antigua)召开,将以美洲的毒品防制政策为讨论焦点。

人权观察说,各国政府应当采取步骤,降低现行制毒、贩毒防制政策的人权成本。应采取的步骤之一是改革执法措施,并研拟替代法律规制的其他方法以削弱暴力犯罪团伙势力。

‘毒品大战’已令美洲付出沉重代价,既因为贩毒组织的凶残屠杀,也因为安全部队在镇压毒犯时恣意侵犯人权,”人权观察美洲部主任何塞・米格尔・比万科(José Miguel Vivanco)说。“各国政府应该研拟新的政策,以解决使用毒品造成的伤害,同时遏止现行政策下的暴力和侵犯人权问题。”

个人使用毒品

人权观察说,刑事处罚使用或持有毒品作个人用途的人,会侵犯这些人的自主性和隐私权。隐私权已得到国际法的广泛承认,包括《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美洲人权公约》。政府不应限制个人的自主和隐私,除非符合限制基本自由的一般性标准,即正当目的、比例性、必要性和不歧视。

保护健康固然是政府的正当目的,但为了防止人们伤害自己而用刑法惩罚毒品使用者,并不符合必要性和比例性。除了刑事处罚,各国政府还有许多其他手段,足以减低毒品使用者所受的伤害,包括提供药物滥用治疗和社会支持。

人权观察在世界各地的研究发现,毒品使用的犯罪化已对健康权造成损害。由于害怕刑事处罚,毒品使用者不敢接受健康服务或治疗,导致他们更容易面临暴力、歧视和重病的风险。刑事禁令也阻碍使用这些毒品作正当的医学研究,并且造成一般病患无法取得舒缓治疗和止痛所需的药物。

“各国政府可以也应该采取许多步骤,以遏制、预防或补救使用毒品造成的伤害,”比万科说。“但各国政府不该惩罚那些他们试图保护其健康的人民。”                                                                           

人权观察说,各国政府有正当理由保护第三方免于因使用毒品而造成的伤害,例如在毒品影响下驾驶车辆。对于使用毒品而导致他人受伤,或造成使他人受伤的极大风险的行为,政府可以在符合人权的前提下,课以合乎比例的刑事处罚。

对于儿童使用毒品的问题,各国政府有义务采取适当的法律、行政、社会和教育措施,保护儿童远离非法的药物使用。人权观察说,各国政府不应对使用或持有毒品的儿童施以刑事处罚。

“当一个人在毒品影响下做出可能伤害别人的行为,不管是开车或因疏忽而危害儿童,此时采用刑事制裁可能是十分恰当的,就像因喝酒而危及他人安全一样,”比万科说。“然而,这种处罚不是仅仅针对使用毒品,而是因为当事人在药效影响下从事可能危害他人的活动。”

毒品制造和分发

人权观察说,不论在美洲或世界其他地区,对于制造和分发药物的刑事处罚,已经直接或间接导致严重的、有时甚至是广泛而有系统的人权侵犯。

毒品制造和分发的犯罪化,使非法毒品市场更加有利可图。这进而助长了相关组织──包括哥伦比亚的准军事组织和游击队,以及墨西哥的犯罪团伙──的拓展和营运,这些组织行为残暴,危害公共安全,而且削弱了法治。

在墨西哥,前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Felipe Calderón)下令军方展开“反毒战争”,在任六年期间超过7万人因毒品暴力丧生。这段期间,国家安全部队的侵权行为急剧增加。举例而言,人权观察纪录到超过150个强迫失踪案件,均有证据显示军警人员参与其中。

在哥伦比亚,人权观察纪录到数十年来武装团体如何仰赖贩运毒品为主要财源,并且有时为了毒品交易的利润,犯下大规模的人权侵害,包括屠杀、酷刑、性暴力和强迫搬迁。准军事组织和其他贩毒团伙还广泛地贿赂和恐吓政府官员,对法治造成危害。

在巴西,人权观察纪录到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和圣保罗(Sao Paulo)的警察人员,如何为了对付武装贩毒团伙的暴力行为,而采取所谓的对抗性杀戮(resistance killings),即警方进行法外处决后谎报为正当防卫。

在美国,人权观察纪录到在毒品执法上存在毫无根据且常常极为明显的种族不公平待遇,违反基本人权的正义原则和法律平等保护原则。依据美国联邦法律和各州法律对毒品犯罪做出的极其不合比例性的刑罚,已造成伤害性的影响。

国际药物管制公约

人权观察说,应对各项国际药物管制公约进行解释,并在有必要时作出修正,以确保其不致禁止或阻碍各国政府改变政策,以降低现行政策的人权成本。

超过95%的联合国会员国都是三项核心药物管制条约的缔约国,根据这些条约,缔约国有义务将持有、购买或产制毒品供个人消费列为刑事犯罪。

虽然这些条约存在解释空间,负责监测条约遵行情况的国际麻醉品管制局却对已经采取非犯罪化步骤的国家予以谴责。

人权观察了解,改变现行的药物管制策略可能产生非意图的社会或健康成本,例如药物滥用的大幅增加,对此有所疑虑是正当的。各国政府在进行相关改革时,应该备妥有效的配套措施,减少因为药物使用和药物管制造成他人伤害的风险。

“鉴于伴随现行药物管制政策而产生的暴力和人权侵犯,至关重要的是,各国政府不应囿于成规而不去探索新的途径,”比万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