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

习近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

张德江,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委员长

中国北京市

西城区西长安街174号

中南海新华门

邮编:100017

 

关于:批准《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习主席、张委员长钧鉴:

在中国政府签署《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十五周年的今天,我们谨以此函敦促贵国政府莫再拖延,立即著手批准该公约。人权观察是一个非政府组织,监测并报导全球约90个国家的人权状况。

《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缔约国,有责任尊重基本人权与自由,包括免于拘留期间受到不当待遇和不公审判的保障,以及集会与表达自由和政治自由等权利。迄今,在联合国193个会员国當中,已有167国成為该公约的缔约国。

人权观察相信,现下已没有任何延迟批准的可靠理由。中国政府长久一贯的立场是,它正努力“为批准创造条件”,却从不承诺任何时间表。2004年5月,温家宝总理说,中国正积极准备,以便“尽早”批准《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人权观察乐见中国在首部《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中,将筹备批准该公约列为一项目标,但令人忧虑的是,在后续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2-2015)中,此一意愿却明显地消失了。人权观察也乐于见到,在2009年2月接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次普遍定期审查时,中国接受了多国政府要求批准该公约的建议。然而随著年复一年在批准问题上原地踏步,令人质疑中国批准公约的决心。

中国公民们也已注意到签署与批准之间的鸿沟,并敦促政府批准这项国际公约。今年2月,120位学者、律师和记者联署了一份致政府的请愿书,要求全国人大批准《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7月间,又有近百名上海居民联署公开信,呼吁政府批准。

此外,仅凭簽署《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国政府就已受到约束,不应从事违背该公约宗旨和目的的行为。然而,违反该公约的情况在中国仍屡见不鲜,即便国家在宪法中加入了保护人权的承诺,并且通过了某些关键立法,但整体而言,中国的法律和实践在保障该公约明定的许多权利方面仍有不足,包括但不限于:表达、结社、宗教、迁徙自由的权利、不受酷刑或任意拘押的权利、以及受独立且公正法庭审判的权利。批准《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将其保证落实于中国的法律,将使中国走上实质改善其公民与政治权利纪录的道路。下列这些领域尤其将因保护加强而受益:

  • 中国处决人数超过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估计2012年就处决了3,000人。近年中国政府对使用死刑的方式已做出改革,减少可判处死刑的罪名,并授权最高法院在死刑执行前加以复核。但由沈阳小贩夏俊峰的案例来看,即使审判明显不公,他仍在2013年9月遭到处决,显示在中国法院仍旧缺乏正当程序之下,前述的改革意义甚微。《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国家若使用死刑,只能用于最严重的罪行,且不得违反该公约其他条文,被判死刑的人应有权要求赦免或减刑。但是,中国仍持续将死刑用于包括非暴力犯罪在内的罪行,而且缺乏公正审判的保障。而世界上多数国家,都已将死刑断定为一种残酷和不人道的刑罚而予以废除。
  • 任意拘押在中国仍相当普遍,即使中国宪法明文禁止“非法剥夺…人身自由”。虽有一名中国官员在2013年1月宣布政府将在年底前“停用”称为劳动教养的行政拘押制度──被联合国宣布为任意性(arbitrary)的几种拘押形式之一──但至今仍看不到多少具体进展。据官方媒体报导,有些劳教设施已被改为强制戒毒所,而这是另一种任意拘押制度,被拘押者无法走上法庭质疑对其不利的证据。政府亦没有做出任何努力去停止使用“黑监狱”,这些秘密和非法的场所仍然在运作中。
  • 政治参与受到严重限制,因为中国缺乏公约所要求的定期、自由的竞争性选举,至今仍是一党制的国家。试图行使这一权利的人,不论是作为独立候选人参与国家控制的基层人大选举,或是在中国共产党之外另组政党,通常都遭到严厉的打击报复。在香港,即便普选是基本法的承诺,而且中国政府曾说“可能”自2017年开始实施,香港政府却尚未宣布迈向真正民主的具体时间表。同时,北京官员在2013年指出,中央政府仍将维持对提名程序的控制,只有亲中的候选人才可能获支持担任香港行政长官。
  • 中国政府持续利用各种方式限制个人的表达自由。大众媒体仍牢牢掌握在政府手中,普受欢迎的互联网受到严格的审查与过滤。政府还实施“实名制”以吓阻网上举报,并对胆敢突破网络言论限制的人施加刑事处罚。凡是述及民主改革或批评政府的,经常遭到严厉处罚,例如四川维权人士陈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9年、刘贤斌亦也同一罪名被判监禁十年。

人权观察敦促中国政府不带保留地批准《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提交全国人大优先审议,并在本月稍晚接受普遍定期审查时公布此一意向。当中国政府宣布参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之际,曾经矢言“与国际社会其他成员合作,更好地保护和促进中国的人权。”证明此一承诺的最好方式,就是批准公约。

我们期待您的回应,愿意随您方便与适当官员讨论这些问题。

人权观察

中国部主任

索菲・理查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