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诺莉亞(Senolia S)被安置到卡堤米(Cateme)后所分配的耕地,遭原來的耕作者收回了。她沒有得到任何替代土地或额外援助,最后靠她自己四处凑钱,才租到一块布满石砾的荒地。

© 2012 森默尔・穆斯卡蒂(Samer Muscati)/人权观察

(马普托)-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说,莫桑比克太特省(Tete province)为淡水河谷公司(Vale)和力拓集团(Rio Tinto)的国际煤矿开采作业迁移1,429户居民,但其中许多人面临食物、用水和就业机会的严重短缺。莫桑比克政府为吸引数十亿美元投资而迅速核准采矿执照,却未能及时建构适当的人权保障机制,以保护受直接影响的居民。

这份122页的报告,题为〈“没有食物还像个家吗?”莫桑比克的采煤潮与居民安置问题(“ ‘What is a House without Food?’ Mozambique’s Coal Mining Boom and Resettlements”)〉,内容详细分析政府政策缺陷和煤矿公司执行方面的问题,如何将原本大致可以自给自足的农民连根拔起,迁移到远离水源和市场的贫瘠土地,使他们经常遭遇粮食不足,或依靠淡水河谷公司和力拓集团偶尔提供的短期粮食援助。

人权观察组织高级研究员尼莎・瓦里亚(Nisha Varia)说:“引进这些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案,原本是为了让这个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得以发展,但实际上却使许多人的生活更艰苦。莫桑比克政府应该和淡水河谷公司及力拓集团合作,确保被安置的农民在下个耕作季节前获得肥沃的土地,并及早为安置过程的不周延给予赔偿。”

太特省估计拥有230亿吨煤矿储量,绝大部分尚未开采,一个惊人的自然资源开采热潮正蓄势待发。据2012年官方资料,已经核准的矿产开采或探勘执照涵盖340万公顷土地,占太特省总面积的34%。其中煤矿约占三分之一。

若将所有等待核准的执照计算进来,其涵盖面积将达到600万公顷,占太特省全境的60%。当然不是所有的探勘活动都能发展成采矿项目,但高度集中的土地被指定为矿业用途,将导致土地利用的冲突。

“以如此惊人的集中形态,将土地拨配给采矿活动,已使可耕地面积遭受严重限制,并使预定拆迁的社区难以找到适当的安置地点,"瓦里亚说。“莫桑比克政府应该考虑暂停核准更多执照,直到适当的保护措施到位。

从2009年到2010年,淡水河谷公司将1,365户居民分別重新安置到新建的村落卡堤米(Cateme),以及莫阿蒂泽(Moatize)镇上名为“9月25日(25 de Setembro)”的一个地段。2011年,力拓集团收购澳洲矿业公司里弗斯代尔(Riversdale)及其在莫桑比克的矿权之后,这两家公司(里弗斯代尔和力拓)分别将71户和13户居民重新安置到新建的村庄莫瓦拉济(Mwaladzi),同一年,力拓又安置了另外388户人家。金道尔钢铁电力公司(Jindal Steel and Power Limited)在太特省也有煤矿开采作业,正计画安置484户家庭。

人权观察访问了79位居民,他们都为了让路给这些采矿项目而已经或即将被迁置到卡堤米、9月25日、莫瓦拉济、卡庞加(Capanga)和卡索卡(Cassoca)等地;此外,我们还采访了50位政府官员、公民社会维权人士和国际捐助者。

“我们告诉他们人民有哪些权利和需要,但他们掉头就走,再也没有回来给我们答复,”被重新安置的妇女马洛沙(Malosa C.,化名)说。“我们没东西吃,我们也没钱去买东西吃,我们的状况没有改善。”

人权观察也不断联系淡水河谷、力拓、金道尔钢电等公司的代表,就相关议题进行深入交流,至今已进行35次会议、电话会谈或书面沟通。

淡水河谷公司的代表知道安置点的土地贫瘠,需要灌溉才能提升产量;力拓集团在给人权观察的通信中说它“注意到若缺乏灌溉系统,莫瓦拉济的土地负载力非常有限。”但直到2013年4月,当地仍然没有可供广泛利用的灌溉系统。安置点距离市场太远,加上居民有能力选用的交通工具有限,造成这些社区居民没有能力外出赚取非农业所得。

被淡水河谷公司安置到卡堤米村的农民,没有按时领到公司承诺的全额补偿费。直到5月初,卡堤米的全部安置户仍在等候省政府分配第二公顷的耕地,这是他们在2009年最初签订的补偿方案的一部分。

在卡堤米至少有83户居民事实上无法使用他们分配到的耕地,因为他们分到的第一块土地不是充满石块就 是被原地主收回了。到今年4月为止,淡水河谷公司说他们还没有为这些家庭提供任何额外的援助,以补偿他们被安置三年以来遭遇的特殊困苦。

虽然迁移安置是由淡水河谷公司和力拓集团执行,但莫桑比克政府对于计画的核准、安置点的选定和安置结果均负有最终责任。 

人权观察发现,莫国政府和各矿业公司未能与被安置居民之间进行充分沟通。各公司和政府都没有提供适当管道和回应机制,让居民可以参与决策、提出申诉或就其不满之处寻求并获得救济。

在四处求告无门之下,被淡水河谷公司安置在卡堤米村的大约500位居民,于2012年1月10日游行示威,阻断连接淡水河谷煤矿场与贝拉港(Beira)之间的铁路交通。制砖业工人也在2013年4月和5月发动示威,他们虽然大多并未遭到迁移,但生计因淡水河谷煤矿而受到影响,因此要求补偿。

淡水河谷和力拓两家公司都曾在公开或私下作出承诺,说要改善安置社区的生活水准。到2013年初为止,两家公司已着手针对家庭用水的供应与储存加以改善,并且正在寻求增加农地灌溉水源的方法。他们也提供了一些维生项目,例如养鸡合作社和新式农耕技术的指导。不过,有些项目可能需时数年才能见到成效。

莫桑比克政府已采取步骤强化其法制架构,包括2012年8月通过因经济开发而迁移居民的管理办法。这项办法有助于弥补法律漏洞,设定住房和基础社会服务的基本要求。然而,它仍未能提供某些重要的保护,例如有关土地品质、生计、医疗保健服务和申诉机制。人权观察认为,莫桑比克政府应该征询社会各界的意见,包括受采矿项目影响的居民、公民社会、矿业公司和国际捐助者,以便对相关法规加以修正。

包括澳洲巴西印度英国在内的各国政府,应该监督其国内公司在莫桑比克从事矿产开发时的人权行为,包括要求这些公司公开发布其开发项目的人权影响评估。私营企业一样负有保护人权的责任,包括在开发过程中应自我监督以预防人权侵犯,以及在人权侵犯发生后应加以改善。

“淡水河谷和力拓在太特省的开发项目,只是众多大型开发项目中的第一件,未来几十年,莫桑比克还将不断迁移安置大量居民,因此他们留下的榜样是非常重要的,”瓦里亚说。“莫桑比克政府应尽速建立有效的保护机制,以确保新的开发项目不会再让居民遭受与目前被迁移居民同样的痛苦。新的迁移安置计画,包括金道尔钢电公司和力拓集团正在规画中的项目,将可用来检验现正研拟中的人权保障机制能否发挥效力。”

摘录〈“没有食物还像个家吗?”〉

“我以前种高梁,收获可以装满谷仓,大约5、6大袋。我们厨房里到处都是玉蜀黍。以前要是有问题,我们可以拿钱去买粮食,不过我们通常不需要。现在〔安置点〕分给我们的农地是红土,不像我们以前耕作的黑土。我试过种玉蜀黍,但都死掉了。种高梁也失败了。新房子只是一栋房子。我不太满意。我只能说,没有食物还像个家吗?房子又不能当饭吃。”-玛莉亚(Maria C.,化名)被力拓集团安置在莫瓦拉济的农民,2012年10月5日
 

“有时候他们说是水管破了。有时候水塔出问题。然后我们就得提着水桶到邻村去取水。在我们以前住的地方,从来不会缺水。就算帮浦没水了,旁边就有河水。在这里,你可能两三天都不能洗澡,因为水不够用。”-森诺利亚(Senolia S.,化名)卡堤米村安置农民,2012年5月17日

“我们告诉他们人民有哪些权利和需要,结果他们掉头就走,再也没有回来给我们答复。上个月开过一次会… 他们只是记下我们的抱怨… 但他们没有再回来答复我们的申诉。这表示我们必须继续忍受同样的问题。我们没有东西吃,我们也没钱去买东西吃,我们的状况没有改善。”-马洛沙(Malosa C.,化名),莫瓦拉济安置农民,2012年10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