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政部警员在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举办的 “第8届圣彼得堡同志骄傲遊行” 沿途戒备,俄罗斯,圣彼得堡,2017年8月12日。

© 2017 路透社

俄罗斯一法院最近驳回一名16岁男孩被控违反 “同性恋宣传” 法的案件,凸显该法荒谬、有害。2013年制定的这部法律,实际上禁止公众讨论任何有关 “非传统性关係” 的正面资讯。

2018年8月,俄罗斯 “未成年人及其权利保障委员会” 以违反 “同性恋宣传” 法为由,对马克辛.聂维洛夫(Maxim Neverov)处以5万卢布罚金。该委员会表示,聂维洛夫用个人 Vkontake(俄国社交媒体网站)帐号贴出 “具有宣传同性恋关係特色的年轻男子(半裸)照片” 。聂维洛夫成为依该法被裁罚的首位未成年人之後,立刻对判决提出上诉。

俄罗斯 “同性恋宣传” 禁令背後的理据是,若将同性性关係呈现为社会可接受的形象,将不利於儿童的智识、道德和心理健全。

虽然这种法律的支持者宣称是为了保护儿童,但禁令反而直接对儿童造成伤害,因为他们将无法得到必要资讯,进而使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儿童及其家属难以摆脱社会污名。该法因此遭到普遍谴责,包括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欧洲人权法院、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和欧洲理事会(Council of Europe,又称欧洲委员会)。

聂维洛夫向记者表示,他很惊讶法院会作出如此判决。他原本以为一定会被判有罪,因为过去五年已有多位社运人士以 “同性恋宣传法” 被处罚金。今年稍早,俄国政府还曾引用 “同性恋宣传法” 打击ParniPlus网站,该网站致力倡导大众关注爱滋病毒在同性恋男性之间爆发传染的问题。於此同时,俄罗斯联邦爱滋病防治中心(Federal AIDS Center)将国内爱滋病毒疫情称为 “全国性灾难” ,而且近年来同性恋男性的感染盛行率不断大幅升高──部分著名流行病学家认为这种趋势与反同性恋宣传法导致性健康资讯遭扼杀有密切关联。

正义和理性终於在聂维洛夫案占了上风。它应该成为常态而非例外,而俄罗斯禁止 “同性恋宣传” 的法律将逐渐露出马脚:它不过是为了歧视LGBT人士而提出的一种既无理又冷酷无情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