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急救人员在以色列-加沙边界靠加沙一侧的“国土日”示威现场抢救伤患,摄于以色列境内,2018年3月30日。

© 2018 路透社

星期一当几百人在耶路撒冷庆祝美国大使馆迁入的同时,大约一百公里外,以色列军队正在以色列与加沙边界向铁丝网后的巴勒斯坦示威群众开枪。据加沙政府卫生部表示,以军使用的是实弹,当场有60人被击毙,千馀人受伤。

今年3月30日至今,以色列部队已用实弹枪杀逾100名在加沙地区示威的巴勒斯坦民众,包括14名未成年人,打伤逾3,500人。

如此惊人的伤亡程度,既不是正当使用武力的结果,也不是偶发事件;早在以色列官员下令动武之际,这样的结局已经可以预见。

加沙地区的巴勒斯坦示威者所抗议的,是以色列长达半世纪的占领。以色列对加沙地区人员及货物进出的严苛管制,加上埃及封锁加沙南部边界,已导致当地民生凋敝,人道主义危机随之产生,年轻人不再能寄望更美好的明天。

以色列部队可以使用非致命手段防范他人擅闯边界,但国际法禁止在执行警务时故意使用致命武力,除非是在为排除对人命的立即威胁而有必要时。

以色列官员拒绝接受上述国际法标准,声称射击实弹是为防范暴力示威者渗透边界、袭击附近以色列城镇,理由正当。他们对士兵下令,任何人若踏进加沙方的“禁入”区,“发起”示威,或损毁保安设施,即可向其开火。此一命令无异将“禁入”区变成格杀勿论区。以色列并未发布任何军民人员因示威而受重伤或死亡的报告。

如此大规模的屠杀有两个直接原因:不以示威者构成威胁为前提的开火命令,以及以色列数十年来从不追究士兵违令开火──即使开火命令已相当宽松──的责任。这次可预见的屠杀引起世界各国领袖同声谴责,特朗普政府却一味责备哈马斯,为以色列继续夺命致残大开绿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