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希德(Ahed)是个11岁的叙利亚女孩。她和家人原本在拉卡(Raqqa)附近的一所学校避难,3月20日晚上,学校遭到空袭,阿希德幸免于难,但她的父亲和四名兄弟姊妹,连同十几名亲属都被炸死。刹那间,她的人生彻底破灭。

阿希德的家人不是被叙利亚或俄罗斯的飞机炸死。那是一架美国领导的联军为打败伊斯兰国(又称ISIS)而派出的军机。7月初,当美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联军夺回该地区之后,我造访了这间被炸毁的学校。虽然当地居民说这所学校曾住着ISIS战士的眷属,而且曾有ISIS战士前来探亲,但这所学校也住着许多与ISIS无关的流徙民众,包括阿希德一家人。我们收集到40位平民的姓名,包括15名女性和16名儿童,全都死于这次空袭。

按照国际法,凡违反战争法,包括没有尽可能预警以减少平民伤亡,而造成平民损害的,均应给予赔偿。据联军表示,他们攻击阿希德一家人停留的学校,是因为相信该学校被ISIS做为情报总部和军火库,而且“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有平民因此次空袭遇害。然而,正如阿希德身上的伤疤,证据是千真万确的。联军应该根据人权观察的实地调查,重新检讨其调查结论。

就算空袭并未违反国际法,像阿希德所受到的伤害也必须得到援助。随着伤亡人数不断攀升,联军对平民伤亡的处理方针也应受到更加迫切的检讨。截至今年9月1日,联军坦承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至少已有685位平民因为2014年开始的“坚定决心行动”(Operation Inherent Resolve)而遭“非意图致死”。根据“空战”(Airwars)等独立监察机构估计,平民死亡人数可能接近5千人。据叙利亚人权观测(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9月20日报导,光是在今年6月起为夺回拉卡而进行的联军空袭行动中,就有平民1,064人被炸死,其中248人是儿童。

但联军迄今尚未适当处置这个问题。联军空袭的受害者被当做为击退ISIS而不幸造成的附带损害。他们大多被媒体忽略──没有名字、没有面貌,其中若有人得到国际媒体采访,通常只是要问他们在ISIS统治下的生活情况,而不是他们在联军手中遭受的伤害。

联军常常提到“非意图受害者”,却未曾向他们当面致歉。若能向他们道歉,或以其他形式承认加害,将有力传达出联军对他们的命运并非漠不关心的讯息。

象征性的表态固然重要,但像阿希德这样的受害者也急需物质援助。当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已成功抵达黎巴嫩投奔远亲,但他们很穷,无法送她上学。问题不在炸死一条命该赔多少钱,而在如何援助联军轰炸受害者解决实际需要。美军和其他联军成员已经将过去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慰问金延伸到他们军事行动的受害者──形式上不是依法赔偿而是为了减轻平民痛苦的一种表态。这种慰问金被称为抚慰金或救济津贴,以强调给付并非基于法律义务。

2016年12月,美国国会已给予国防部许可,向美军空袭叙利亚造成平民死伤者的家属发放这种性质的抚慰金。但其发放机制──如果有的话──并不明确。联军发言人最近向人权观察表示,“在适当情况下,指挥官可以考虑提供特惠津贴,借以对伤者或死者家属表达同情之意。”但何谓适当情况并无明确定义。联军的回应不过是说,必须有人向联军“申诉部门”提出请求。我们访问过的受害者或当地维权人士都不知道如何联系所谓的申诉部门。

阿希德的悲剧提醒我们,联军对其轰炸行动受害者缺乏处理方针,将造成多大的痛苦。我们或许无法彻底防范战争波及平民,但至少可以努力减轻伤害。第一步就是美国领导的联军必须承认有平民因其攻击行动受害,并且建立有效机制协助受害者得到救济。没有人能真正补偿阿希德失去亲人的损害,但我们可以确保她不至再失去求学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