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尼拉,2015年9月30日)─人权观察今天在菲律宾儿童月前夕发布报告及视频指出,菲律宾政府对于在危险的小型矿场中挖掘和潜水采金的儿童未尽保护之责。


这份39页的报告《只怕万一:菲律宾小型金矿的危险童工》记录成千上万菲律宾儿童──有些年仅9岁──在非法小型金矿工作的情况。这些矿场大多由当地商人投资。这些儿童在深达25米的坑洞或海滨与河川的水底采矿,并且用有毒金属,汞,萃取黄金。2014年9月,一名17岁男童因为矿坑中缺乏送氧设备窒息而死。人权观察表示,菲律宾政府应当落实其公开承诺,终结采矿童工。

菲律宾:挖掘和潜水采金儿童面临生命危险(2015)

“菲律宾儿童在小型矿场的骇人环境中工作,”报告撰写者、人权观察儿童权利部副主任茱莉安妮・基朋柏格(Juliane Kippenberg)说。“菲律宾政府虽已禁止危险童工,但没有认真执法。”

人权观察于2014到2015年在北甘马粦省(Camarines Norte)和马斯巴特省(Masbate)进行田野调查,共访问135人,包括65名9岁至17岁的采矿童工。除了担心矿坑坍塌或溺水,这些儿童还抱怨诸多健康问题,例如背部和身体疼痛、皮肤感染、发烧和痉挛。

在地下矿坑,儿童面临的风险包括:落石、木梁倒塌、坑道坍塌和缺氧。

在菲律宾,有成千上万的儿童患病和伤害的风险在在非法小型金矿工作。

至于水下采矿,当地俗称“空压机采矿”,则使成年和儿童矿工面临溺水、潜水夫症和细菌性皮肤病等风险。他们在深达十米的水下矿井工作,每次数小时,呼吸全靠一条输气管连接水面上的空气压缩机。这种工作一般由青少年和成年男性充任,后者占大多数。数名儿童受访者都谈到他们首次下水时内心的恐惧。14岁的“丹尼斯”说:“我第一次[下水]是13岁。我很害怕,因为很黑暗、很深。”万一柴油空压机故障,矿工可能溺毙,或因上浮太快而得到潜水夫症。“有时你得赶快浮上来,尤其是当喉管断气,”16岁的“约瑟夫”说。“这很常见,我就遇到过。”

菲律宾政府近年已采取一些重要措施确保全民教育,但国内辍学儿童仍为数众多。许多儿童为了采矿工作逃学甚至退学,尤其是在贫民社区。

“在马斯巴特和北甘马粦两省,大量儿童为了去采金矿场工作而中断学业,”基朋柏格说。“为了从根源解决童工问题,菲律宾政府应该在财务上援助最贫穷的家户,确保他们的孩子可以持续上学。”

马来西亚北甘马粦省的采矿童工

© 2015 Mark Z. Saludes为人权观察拍摄

儿童在工作中还必须接触汞,这种易于取得的有毒金属常被用来萃取黄金。儿童特别容易受到汞的伤害,它会侵袭中枢神经系统,可能造成脑部损伤甚至致命。但是,因为不了解它对健康的危害,儿童直接以徒手混合汞和金矿石,制成汞齐。当他们加热汞齐萃取粗金时,又会吸入有毒气体。

在北甘马粦省的采矿村马来亚(Malaya),人权观察发现当地冶金工厂任意放流含汞废水进入附近河川,而儿童就在那条河里玩水、游泳和淘金。有几个马来亚村的儿童说他们常常颤抖,这是汞中毒的症状之一。人权观察表示,菲律宾政府应当推广无汞冶金枝术,例如本格特省(Benguet)现在使用的方法,以降低对所有儿童的风险。

菲律宾已签署但尚未批准2013年《关于汞的水俣公约》,该公约明定防治汞暴露的步骤。菲国政府应当尽速批准《水俣公约》,并为矿区居民做汞暴露检测。

2015年3月,菲国政府禁止采矿业者使用汞和空压机采矿,但迄今没有认真执行禁令。

菲律宾是全球第20大黄金生产国。估计该国小型金矿约有20万至30万名在劳工。2014年,大、小型金矿合共产出18吨黄金,据官方统计,市场价值超过7亿美元。小型矿场生产的黄金由菲律宾中央银行统一收购及出口。然而,菲国央行尚未规定黄金开采条件的检查程序。另有部分黄金被走私出口。

“小型矿场帮助许多菲律宾人维持生计,”基朋柏格说。“但政府必须立即采取行动,确保采矿成为一个安全且没有童工的产业,让矿区家户可以获得收入,但不必让孩子涉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