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美国:50万退伍军人用药成瘾

扩大治疗、预防用药过量及住房方案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应扩大治疗、预防用药过量和住房方案,援助为数空前遭受药物依赖、自杀与用药过量危害的退伍军人。估计逾一百万名退伍军人服用鸦片类处方药剂止痛,其中近半数长期服用超过90天。

这份39页的报告题为《分秒必争: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对药物依赖的证据本位治疗(No Time to Waste: Evidence-Based Treatment for Drug Dependence at the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内容针对退伍军人药物依赖问题及其治疗与援助 ,收集并分析各方面的研究成果。人权观察发现,酗酒与药物依赖和无家可归及精神健康状况有高度关联,后者包括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和抑郁症,在退伍军人部医疗体系(VA care)中的伊拉克及阿富汗退伍军人有四成受此影响。美军自杀案件中三分之一与药物或酗酒有关,退伍军人部估计每天有22名退伍军人自杀。

“数十万退伍军人忍受著长期疼痛、药物依赖、精神健康状况和无家可归,”人权观察健康权资深研究员暨本报告撰稿人梅根・麦克勒莫尔(Megan McLemore)说。“退伍军人事务部已发展出有效的证据本位方案(evidence-based programs),但这些方案必须尽快让所有需要者都能参加。”

本报告访谈数十名退伍军人及其倡议团体、退伍军人部官员和社区服务工作者,并广泛检阅官方、学界及其他研究成果。人权观察并对各种治疗药物依赖和解决退伍军人用药相关问题的证据本位方案──即经证明有效的方案──的可得性进行了检讨和评估。

本报告结论之一是必须扩大纳洛酮(naloxone)的可得性,这种处方药可以逆转过量吸食鸦片类药物例如海洛因的作用。在退伍军人部医疗设施中,患者意外用药过量的致死率几达全美报案统计的两倍。人权观察表示,尽管退伍军人部已计划在2014年底前将纳洛酮普及于全国退伍军人医院,但该部应让所有退伍军人都能取得纳洛酮,不论他们在何处就医。

“每天都有退伍军人因过量吸食鸦片类药物致死,”麦克勒莫尔说。“需求最殷切者未必在退伍军人部医疗体系中,所以关键是退伍军人部须与社区组织合作,让任何有需要的退伍军人都能取得纳洛酮。”

证据本位的药物依赖治疗方案也应该扩大适用。虽然处方药美沙酮(methadone)和丁丙诺啡(buprenorphine)已证实能治愈鸦片类药物依赖,例如奥施康定(Oxycontin)、维柯丁(Vicodin)或海洛因,但许多退伍军人无法取得这些处方药。

一些退伍军人告诉人权观察,少了这些方案,他们无法尊严生活或贡献社会。一名越南退伍军人说:“我开始服用美沙酮之前,跟行尸走肉差不多。美沙酮使我找回人生。”

“在退伍军人部医疗体系,每三位需要美沙酮或丁丙诺啡的患者中只有一位能得到,”麦克勒莫尔说。“我们发现38,000名退伍军人部患者无法获得对其病况最有效的治疗,还有许多不在退伍军人部医疗体系的患者也需要治疗。”

本报告也检讨了退伍军人部因应长期无家可归退伍军人的方案。这些无家可归的退伍军人中,许多人同时有酗酒或药物依赖以及精神健康问题,包括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和仰郁症。酗酒和药物依赖与无家可归高度相关,不论退伍军人或一般民众皆是如此。每晚平均有近六万名退伍军人无家可归,每年平均有高达40万名退伍军人会遇到暂时性的无家可归或住房不稳定。女性退伍军人是美国无家可归人群中增加最快的部分。

自2008年开始,退伍军人部和住房与都市发展部合作推出的退伍军人支持性住房方案(“HUD-VASH” program)已为近六万名长期无家可归的退伍军人提供了永久住屋。这项方案近年已有改革,原本要求退伍军人入住前必须证明自己“准备就绪”──通常指停药与戒酒,现在则改采“住房优先”模式,即以提供住房为第一步,再为其安排各种支持性服务。

人权观察指出,由退伍军人事务部对该方案的检讨可见,住房优先途径既可节省健康照护成本,又可让退伍军人部接触到最弱势的退伍军人,即有酗酒或药物依赖加上精神健康问题者。

在14个城市执行先导方案后,退伍军人部计划将“住房优先”模式普及到全国100个退伍军人支持性住房方案实施点。人权观察表示,国会应提供充足经费,以满足长期无家可归退伍军人的住房需求。

依据国际人权法,各国政府有义务将经证实的标准、最佳实务和证据本位模式应用在预防疾病、治疗病痛和保障健康权,包括提供用药过量之预防、有效的药物依赖治疗、精神健康照护和稳定的住房。

“退伍军人事务部已经采用这些证据本位模式,因为它们确实有效,”麦克勒莫尔说。“但取得这些服务的机会也是保障退伍军人健康权及生命本身的关键。”

一名退伍军人告诉人权观察,他的伙伴,一名定期吸食海洛因的伊拉克战争退伍军人,现在随时携带著他的纳洛酮药包。一名伊战退伍军人说,若非退伍军人支持性住房方案,他将无法脱离地铁、街头或桥底的生活。“我本来可能活不下去了,”一名伊战退伍军人说。“现在我接受治疗,而且过得还可以。”

“人人都有权利获得有效预防用药过量的药物和戒药治疗,”麦克勒莫尔说。“这些方案有救命之功,必须尽快扩大实施。”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