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联合国安理会:应对缅甸实施全球武器禁运

全世界逾200团体呼吁联合国通过制裁决议

A police officer stands in front of anti-coup protesters in Yangon, Myanmar, February 19, 2021. © 2021 AP Photo

(纽约)- 人权观察与全世界逾200个非政府组织今天向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成员国发出公开呼吁,敦促安理会立即对缅甸实施全球武器禁运。安理会应迅速采取行动,施压军政府停止对抗议2021年2月1日政变及军事统治的民众进行人权侵犯。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对于对军政府实施武器禁运一事连讨论都没有,严重背弃其对缅甸人民应负的职责,” 人权观察联合国部主任路易斯・夏邦努(Louis Charbonneau)说。“面对军方暴力镇压大体和平的示威者,安理会仅仅偶而表达关切,其外交意义无异于摊手不顾。”

共同发出此次呼吁的团体表示,英国作为安理会有关缅甸问题的文件起草者,应当立即在安理会召开协商,讨论武器禁运的决议草案。然而英国犹豫至今,优先寻求全体安理会成员国支持的共识声明,而非提出可能引起中、俄等国反对的实质决议。

“任何国家在当前情况下都不应向军政府出售一颗子弹,” 众团体在呼吁书中表示。“对缅甸实施全球武器禁运,是安理会面对军方暴力不断升级所应采取的最低必要措施。为缅甸保安部队提供的任何武器或物资,都有可能被保安部队用来实施违反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的暴行。”

缅甸军方拒绝承认该国2020年11月大选的结果,并强行实施虚构的“紧急状态”。国家安全部队自政变后已杀害超过760人,并违反国际人权法任意拘押逾3,600人,包括记者、医护人员、教师、学生和其他人士。还有数百人恐遭强迫失踪。

有几个国家和欧洲联盟皆已对缅甸国防军(又称塔马都〔Tatmadaw〕)高级将领以及军方掌控的企业实施制裁;但安理会在军方接管后只发表了三次声明。声明中呼吁军方停止武力镇压示威者,并要求释放政治犯,包括总统敏温、国务顾问昂山素季及其他在2020年11月8日大选中当选的官员。

众团体呼吁实施武器禁运,呼应并扩大了2月24日由137个非政府组织发出的宣言,该宣言要求安理会以迅速行动切断军政府的武器来源。

“发表声明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众团体表示。“安理会应将对缅甸的共识提升到新的水平,同意立即采取实质行动。武器禁运将是全球努力的核心,以保护缅甸人民免遭进一步的暴行,并有助结束国际法罪行不受惩罚的现象。”

众团体还表示对4月24日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高峰会感到失望,因其未能“采取更强硬行动保护缅甸人民。” 军政府对东盟停止暴力的呼吁置若罔闻。

今年2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誓言“尽我们所能动员所有关键行动者和国际社会,向缅甸施加足够压力,确保这场政变不能得逞。” 联合国缅甸特别报告员安德鲁斯(Tom Andrews )已一再呼吁武器禁运和制裁措施。古特雷斯的特使伯格纳(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也曾呼吁实施针对性制裁

安理会不愿讨论制裁决议,是其未能听取来自世界各地众多行动呼吁的集体失败。人权观察曾经表示,安理会也应对军政府和军方企业领导人实施针对性制裁,全球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

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将军以及另外几名军官皆曾涉及塔马都在若开邦、克钦邦、掸邦和钦邦犯下的危害人类和战争罪行。人权观察表示,在安理会动起来之前,个别联合国成员国应持续采取国家和区域层次的措施,阻止对缅甸出售或转移武器和物资,借以造成事实上的全球武器禁运。

各国政府还应该要求所有重视维护缅甸人民人权的安理会成员国,不要顾虑俄、中两个常任理事国的抵制,提出决议草案让安理会成员国有机会讨论、表决。安理会决议需要九票赞成,而且五个常任理事国都不行使否决权,才能通过。

“安理会曾有对缅甸人权袖手旁观的不光彩历史,在2017年军方对罗兴亚人展开族群清洗行动时几乎视若无睹,” 夏邦努说。“安理会应将制裁决议提交表决,迫使中、俄两国摊牌。如果莫斯科和北京站在被控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的军方一边,就必须为自己从中作梗承受越来越高的政治代价。”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