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16年10月3日拍照那天开始,原本发布在睑书的这张自拍照就被波兰各大报章、社交媒体轮番转载,引发广泛争论。照片中部分女性受到同事排斥,升迁受阻,甚至因压力而病倒。

她们因为支持女权而受到打击,在波兰已成常态。

Poland: Women's Rights Activists are Under Attack

The Polish government is attacking women’s rights activists and organizations, putting women’s rights and safety at risk. More than two years after the first Black Protests, when thousands took to the streets to protest efforts to further restrict access to abortion, the ruling Law and Justice (Prawo i Sprawiedliwość, PiS) party is targeting women’s rights activism through raids on groups’ offices, denial of funding, public smear campaigns, and disciplinary action.

艾娃是扎布热(Zabrze)镇上小学的物理治疗师,她向人权观察研究员希拉里・马戈利斯(Hillary Margolis)表示,她和照片中其他人遭到的报复,目的是为了吓阻大家上街抗议。

“目的是製造寒蝉效应,使人们不敢上街,留在家里,” 她说。“我们可能遭到公开斥责、解聘,甚至在教育界永不录用的处分。”

2016年10月的“黑色抗议”是波兰首次群众示威,人们在街头集会要求平等,反对政府推动全面禁止人工流产的法案。

首次 “黑色抗议” 已过去两年多,波兰女权依旧饱受攻击。

人权观察发佈的最新报告《政府压力挥之不去:对波兰女性权利的攻击》指出,波兰的法律与正义党(Prawo i Sprawiedliwość,简称PiS)自从2015年上台执政以後,就经常以几乎无预警的临检和削减经费打击女权团体。

受到打击的不只是女权人士和非政府组织。许多支持女权示威或与女权团体合作的公务员也被移送惩戒,甚至饭碗不保。

部分政治人物和受教会支持的团体激烈抨击女权组织及其工作──将女权和破坏婚姻、家庭等 “传统价值” 划等号──这种公然抹黑行动有时甚至有执政党政治人物在背後撑腰。

“波兰现在已濔漫恐惧氛围,” 马戈利斯说。艾娃等人的案例也被拿来向一般人说明,反对政府是要承担後果的。

对艾娃来说,它的後果开始於一位前同事在睑书上看到她们的照片,并且留言指责。他又把这则图文配上煽动性的评语,说图中女性和纳粹一样支持堕胎。

马戈利斯说,波兰人大多一提到女权就想到堕胎,虽然女权的内涵远不止此──例如援助家庭暴力和性侵受害者。

艾娃的前同事提出检举,於是当地教育局(Kuratorium)对照片中的九名教师和校长展开调查。审查的依据是《教师守则》(Teacher’s Code),关键在她们公开表达政治观点的行为是否违背职责,并且“妨害教学专业的伦理与尊严”。照片中另外两名女性因属行政人员而未列入调查範围内。

Women gesture as people gather in an abortion rights campaigners' demonstration to protest against plans for a total ban on abortion in front of the ruling party Law and Justice (PiS) headquarters in Warsaw, Poland, October 3, 2016.

 
© 2016 Reuters

虽然纪律委员会最後认定她们不必受到正式处分,但照片中的女性有半数都因为来自校长和公众的压力而认错道歉。

不处分的决定也未能平息众怒。“网路上也出现排山倒海的仇恨言论。他们留言说我们应该剃光头,甚至受火刑,” 艾娃说。“其中五位老师从此夹起尾巴,不敢再参与倡议活动。”

另五位坚持下来的女性则在学校走廊上、教室里成为心理战的目标。

她们的女校长──本身也在照片中但企图洗刷名声──带头指挥这场猎巫行动,羞辱照片中的其他女性,把她们当成替罪羊。“她好像一心一意尽快把我们除掉,” 艾娃说。

校内其他老师都避免和她们目光交接,也不和她们分享有关学生的重要讯息。

“我们被当做一群瘟神看待,” 艾娃说。“整个气氛让我们难以正常工作。”

艾娃和三位同事都在2017-2018学年请病假,据她们自述,长期压力使她们产生胃痛、焦虑、失眠和忧鬱等症状。这些老师说,其他没请假也不听从校长的女同事们都被减少教学时数并且改为定期约聘──她们因此收入下降、升迁困难。艾娃最後决定回学校上班,拒绝被排挤离职。

“我可不想让他们称心如意,” 她说。

这种不惜生涯规划被彻底打乱的抗争精神,以及社运人士说的,反对政府剥夺女权的公众抗议方兴未艾,使马戈利斯对波兰的未来仍抱有希望。

“我想政府恐怕低估了波兰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