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0日南苏丹童兵在解除武装仪式上发布放下他们的枪支。 

© 2015 Sebastian Rich/Corbis/AP图片

(纽约,2015年12月15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南苏丹领导人应当对征召儿童当兵的军事指挥官予以停职调查,以协助终止普遍利用童兵的现象。已有成千上万儿童参与南苏丹战事,包括在政府军和反对派武力麾下。

苏丹战火在两年前的今天,2013年12月15日晚,引爆。

这份65页的报告,《我们也可能丧命:南苏丹征召与利用童兵问题》,指出逾15名曾经使用童兵的军事指挥官和政府官员,分属政府军苏丹人民解放军(SPLA)和叛军苏丹人民解放军反对派(SPLA-in Opposition)及其盟友。该报告基于101位童兵的访谈,他们或者被强迫征兵,或者为求保护自己和社区而加入部队。他们说,他们好几个月没有足够食物,远离家人,而且被抛进可怕的枪战中负伤或眼见同伴阵亡。这些孩子也对失去求学时光深感遗憾。

(2015) 南苏丹:童兵的恐怖生涯

 “许多军官故意用粗暴方式征召并利用儿童作战,完全不顾他们的安全和南苏丹法律,”人权观察非洲区主任丹尼尔・贝克勒(Daniel Bekele)说。“南苏丹当局应当下令停止大规模征召和利用儿童参战,避免加剧持续数十年的侵权模式。”

联合国儿童基金(UNICEF)估计,约有15,000到16,000名儿童被武装部队或组织利用而投入该国战事。南苏丹的内战始于2013年12月,分别効忠总统基尔(Salva Kiir)和叛军领导人前副总统马查尔(Riek Machar)的士兵在首都朱巴交火。随着战事扩大,双方开始攻击并杀戮平民,通常基于其族群身份,甚至导致多起残酷屠杀。约有220万人被迫迁徙,许多人因为居住的村落或城镇横遭烧杀掳掠而离开。

2015年8月达成的脆弱停战协议无法终结暴力。人权观察表示,自2015年年中开始实施制裁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应当制裁那些征召童兵的军事指挥官,以及其他遭可靠指控犯下严重人权侵害的人士。安理会还应该对交战双方实施武器禁运,阻止可用于实施暴行的武器继续被送进该国。有些受访儿童表示,他们是在枪枝来源充裕时加入部队。

根据人权观察纪录,政府军指挥官马修・普江(Matthew Puljang)及其驻防团结州的部队,以及曾在上尼罗州与朝野双方共同作战的强生・欧隆尼(Johnson Olony),都曾多次征召童兵,且通常是用强迫方式。后者的部队直接在维和部队保护的联合国基地门外以及马拉卡尔镇(Malakal)征召男童。在团结州本提乌镇(Bentiu),一些在战时负担军事功能的警官也利用儿童兵。

部分反对派军官也利用男童作战,包括詹姆士・柯昂(James Koang)、彼得・盖迪特(Peter Gadet)和马卡尔・顾欧(Makal Kuol)。另有一名反对派军官在冲突初始几天内,曾从团结州路博卡纳县(Rubkona)的两所学校带走数百名男童。

 “他们说,我们必须加入军队,否则就会遭到痛打。我的两个同学拒绝加入,就被他们打了,”一名15岁男孩谈到政府军在团结州的强力征兵行动。“我们打胜仗而且杀了很多人,”另一名加入反对派部队的15岁男孩说。“我和其他孩子们也有开枪。我们很害怕,但不得不这么做。”

依据战争法,冲突各方征召或利用未满15岁儿童即触犯战争罪,指挥官可能要负刑责。根据国际人权准则,不得征召或利用任何未满18岁儿童充任士兵。在这波冲突爆发前,南苏丹原本已经在终结童兵方面获致显着进展,包括释放童兵、监查军营、并在2008年《儿童法》中规定18岁以上才能被征召或志愿加入武装部队或武装组织。

然而,尽管童兵在现属南苏丹地区已存在数十年,据人权观察核实,迄今尚无军事指挥官因利用童兵而面临任何严重惩罚。有些军官与政府签署和平协议后获派新职,并获实质赦免。例如,大卫・尤・尤(David Yau Yau)先前领导琼莱州(Jonglei)叛变,其部队包含逾1,700名童兵却从未负起刑责,现在担任大皮博尔行政区(Greater Pibor Administrative Area)的行政长官。

“过去为保护儿童奠下的基础皆已流失,”贝克勒说。“因为这项罪行不必付出代价,昔日景况再度重演,成千上万儿童已被征召并用于作战。”
人权观察表示,遭可信指控征召或使用童兵的军事指挥官,不论在政府军或反对派部队,均应立予停职。文职调查员和SPLA军方应即着手侦办各级指挥官征召和使用儿童的行为。SPLA应将涉嫌人移送文职司法机关起诉。

非洲联盟委员会(African Union Commission)应依据和平协议设立南苏丹混合法庭,联合国及各捐助国应给予该法庭充分支持。此一混合法庭的管辖权应涵盖最严重犯罪,包括征召和使用儿童担任战斗员,并应有权独立决定起诉对象。
各捐助国应支持南苏丹当局,确保儿童尽速获部队释放,重新融入平民生活,并为其提供教育服务及必要的心理康复。上述各项措施均应符合关于释放童兵的《巴黎原》国际准则。

以学校作军事用途,通常作为掩蔽,已使南苏丹教育长年饱受干扰,并在近期冲突中变本加厉。仅政府军即占用至少45所学校。尽管SPLA士兵已于2015年年初撤出约20所学校,但其馀学校仍被占用。南苏丹已于6月23日签署《安全学校宣言》,根据这项国际政治承诺,各国应以具体行动加强防范并应对攻击学校以及将学校作军事用途的行为。

“这些男童的人生已遭受无法复原的损害,南苏丹当局有责任终结征用童兵和军事使用学校,”贝克勒说。“换言之,必须采取行动,从惩罚侵权罪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