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2015年9月9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自2014年2月以来,苏丹政府军特种部队在达尔富尔数十个村庄和城镇对平民进行了两波大规模屠杀和强暴。苏丹政府应当停止快速支援部队(RSF)的攻击行动,将加害者移送法办。非洲联盟-联合国达尔富尔维和任务团(UNAMID)应当紧急强化对平民的保护。

这份88页的报告,《“那些残暴无情的人”:苏丹快速支援部队攻击达尔富尔平民》,纪录快速支援部队在达尔富尔两次平叛作战中对平民施加的暴行。人权观察表示,暴虐行为显然广泛发生,这种对平民人口的有系统攻击可能构成危害人类罪。

苏丹:RSF部队攻击达尔富尔平民 (2015)

“RSF以有组织、有计划和有系统的方式,在大量村庄对平民实施杀害、强暴和酷刑,”人权观察非洲部主任丹尼尔・贝克勒(Daniel Bekele)说。“苏丹政府应该立即将快速支援部队解除武装并解散编制,调查这些骇人罪行,并追究军方指挥官和政府官员的责任。”

在2014年5月到2015年6月之间,人权观察访问了 212名达尔富尔暴行受害者和目击者,其中包括逃抵乍得和南苏丹的151人和在达尔富尔境内访问的16人。另通过电话访问了45名仍在达尔富尔的居民。

RSF成立于2013年,原本在南科多凡(South Kordofan)作战,2014年被调往达尔富尔。他们的作战任务主要针对达尔富尔各反叛派系已经控制或正在进攻的地区。然而,向人权观察举报RSF或其他政府军部队施暴的案件,几乎全都发生在当时并无叛军出没的村庄或城镇。

2015年1月发生在杰贝勒迈拉(Jebel Marra)古卢镇(Golo)的攻击事件,是这场灾难的缩影。21名来自古卢镇及邻近村庄的受访者告诉人权观察,他们看到士兵杀人、强暴、四处打人和抢劫,包括大批妇女在古卢当地医院遭到强暴。42岁的玛莉安(Mariam,化名)说,“他们(指士兵)把女人和男人分开。他们强暴了一些妇女,并且叫男人搬运石块作为惩罚。...有些[妇女]在医院里被强暴。...我亲眼看到七个人被强暴。”

许多妇女遭到多人轮暴,而且社区成员常被迫旁观。有些妇女因为反抗而被杀害。古卢的强暴幸存者至今无法获得医疗或心理谘商服务。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收到举报,位于山区的杰贝勒迈拉自今年1月以来已有多达13万人被迫流离失所。许多人逃到援助机构不常到达的地区。缺乏足够的食物、住房和医疗照护,又无法返回家园或耕地,导致许多人面临因饥饿、疾病或餐风宿露而死的危险。

人权观察访问了五名叛离RSF或其他政府军部队的人士。其中四人坚称是指挥官命令他们所属单位对平民施暴。一人承认自己犯下严重罪行。另一人说,在他们夺下某城镇的次日,“指挥官告诉我们,这里的人不是叛军就是叛军的支持者,女人则是他们的妻妾。你们去把她们强奸了,然后杀掉。”

“攻击行动的性质和叛离官兵的陈述一致显示,有军事指挥官涉入这些可怕暴行,”贝克勒说。“这些罪行必须立即加以公正调查,并充分追诉。”

人权观察表示,政府军持续发动攻击,说明必须部署一支能迅速、有效反应的国际武装部队,才能协助保护达尔富尔平民;同时也凸显目前派驻当地的维和部队并未尽到其保护平民的最主要职责。举报人权侵害是该任务团的职责之一,但它很少公开举报,也没有针对这两次RSF主导的平叛作战施加于平民的暴行发布任何完整纪录。

人权观察表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洲联盟和平与安全理事会和 UNAMID应当采取具体措施,保护达尔富尔平民免于侵犯。前述各机构应该制裁攻击平民的加害人,扩大援助范围并确保受害者能取得援助,包括对强暴被害人的特殊服务,并应施压相关人士,促其配合国际刑事法院起诉达尔富尔重大犯罪。

“苏丹政府军两度发动针对达尔富尔平民的作战,安理会和非洲联盟均袖手旁观,”贝克勒说。“在第三次作战开始前,他们必须确保平民得到足够的保护。”

受访者陈述摘录

“他们杀了我父亲。我父亲为了保护我们不被强暴,自己被活活打死。...他们打死我父亲后,把我们三姐妹都强暴了。...不但强暴我们,事后还把我们家洗劫一空。”──努尔・胡达(Nur Al-Huda,化名),来自古卢镇的年轻妇女,RSF来袭时全家人都在家里。

“ [政府军士兵] 没收了我们的家当。他们带走我们的牲口。他们殴打家里的男人,然后强暴女人。他们集体强暴我们。有些女人被十个、八个男人强暴。有七名妇女一起遭到强暴。他们强暴所有女性,连小女孩也不放过。”──马哈桑(化名),38岁,在古卢上街买菜途中被士兵强暴。

“军队打来那天早上,我在 [邻村] 的学校上学。...两架安托洛夫 [苏丹政府空军飞机] 一大早就过来轰炸。...我 [从学校] 往家里跑,遇到贾贾威德(Janjaweed,一个民兵组织)。...我的三个姐妹都被抓住,祖母被他们殴打。我也被抓了。他们对我搜身,拿走我的身分证。然后他们把我的双手反绑在背后。...他们把一支 [装汽水的玻璃] 瓶子 [半身] 埋进地面,强迫我坐上去 [使瓶口插进我的下体]。他们问你是不是叛军,如果你敢否认,他们就使劲踢卡在下体的瓶子 [使瓶子破碎]。我倒在一地碎玻璃上面,从此小便失禁。...他们还强暴 [我的三个姐妹]。她们一个一个被带出去 [押进一间工寮]。强暴过后,就把她们 [活活] 烧死。我听见她们惨叫,也看到那座火堆。”──哈珊(化名),26岁老师,来自古卢和罗克洛(Rockero)之间的德雅村(Daya)。

“我本身确实想要强暴其中一个女人,可是她打我,我一气之下就开枪打她。...她死了。...我非常难过。但你一定要理解,这不是我的本意,是那些残暴无情的人命令我做的。我真希望时光可以倒流。”──伊布拉欣(Ibrahim),19岁,RSF叛逃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