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庭从苏丹南科尔多凡州的防空洞走出来, 12枚炸弹空投在他们的村落, 摧毁三间民房造成一人受伤。

© 2015 Giovanni Diffidenti

(内罗毕,2015年5月6 日)-人权观察今天表示,苏丹政府在南科尔多凡州(Southern Kordofan)努巴山脉(Nuba Mountains)地区持续执行无区别空袭,造成儿童死亡或重伤。对援助的封锁则导致该冲突地区的卫生和教育危机。

人权观察于2015年4月访察南科尔多凡州努巴山脉叛军控制区的13座村镇。该地区在过去一年不断遭受空中轰炸和地面炮击。研究员们重点调查了这次冲突中的侵权行为对儿童的影响。

“儿童被炸弹炸得身首异处,兄弟姊妹一起被活活烧死,”人权观察非洲部主任丹尼尔・贝克勒(Daniel Bekele)说。“他们无法得到充足的食物、基础医疗或教育,而且情况只会继续恶化。”

人权观察表示,苏丹政府非法攻击平民、封锁必要援助,应当受到战争罪调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应当查证事实,对该冲突地区实施武器禁运。对于冲突双方未协助输送援助应负主要责任的人员,安理会应采取禁止旅行和冻结资产等制裁措施。

苏丹政府军和武装反对组织,苏丹人民解放军-北方局(the 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Army-North,简称SPLA-N),因南科尔多凡州选举争端而自2011年6月起爆发战斗,战事迅速蔓延到青尼罗州(Blue Nile)。在上述两州,苏丹政府军使用爆炸武器对城镇和农村进行空袭,苏丹政府封锁援助之举更令危险情况日益严重。

人权观察在2014到2015年纪录到超过100名平民死亡,包括在空袭时被炸身亡,或空袭后因未爆弹及其他可爆炸的战争遗留物致死。死者中有26名儿童,另在29件案例中有儿童受伤,有些伤势严重。在其中一起事件,五名儿童因住家中弹起火而被活活烧死,当中有一名女孩全身灼伤,忍受剧痛数周后不治。

黑邦郡(Heiban)黑邦镇有一名妇女在2014年的一次空袭中痛失六名子女,她坐在老家的断垣残壁边告诉研究员说:“邻居们拉住我,不让我冲进孩子们被炸死的地方。他们被炸飞的尸块有些就挂在这颗树上。”

当地一个苏丹人权监察团体,在这段时期纪录到其他多起轰炸、炮击和平民伤亡。

人权观察还掌握到政府军机故意炸射医院和其他人道救援场所的证据。2014年5月到6月,数所医院和其他人道救援场所在短时间内陆续遇袭,其中三处设施遇袭前曾有无人机飞过,可见这些场所有可能是故意攻击的目标。

人权观察指出,对医疗场所的攻击,以及针对城镇和乡村进行无区别轰炸而经常波及住宅、农场和医疗、教育场所的广泛模式均构成战争罪行为。四年来的冲突,以及政府在冲突爆发后随即封锁国际援助机构进入叛军控制区工作,使得当地早已残缺不全的医疗服务在此波攻击中更受削弱。冲突双方迄今仍未就粮食、医药和学校文具等援助物资的输送方式达成协议。

人权观察表示,故意拒绝人权主义援助不仅违反国际法,也可能构成战争罪。

2011年以后在努巴山脉叛军控制区出生的儿童,大多没有接种各型抗病疫苗。2013年,冲突双方未能同意暂时停火以实施小儿麻痹疫苗的紧急接种,此后麻疹疫情突然爆发,导致数百甚至数千名儿童受到感染。

2014年4月到12月,当地基层卫生人员共收治近两千个疑似麻疹病例。虽然卫生人员已设法为数万名儿童施打麻疹疫苗,仍有成千上万的儿童曝露于风险之中。新病例至今层出不穷。人权观察指出,倘若双方能够达成协议,允许联合国推动小儿麻痹疫苗接种,将可同时在麻疹疫区施打抗病疫苗。

““冲突双方负有国际法义务,应当尽量减少平民受伤,不应封锁取得独立医疗服务的机会,”贝克勒说。“双方应在雨季阻断交通前协助紧急施打疫苗,否则恐将爆发更严重疫情。””

人权观察发现,武装冲突和封锁援助也造成当地教育体系被淘空。政府军的轰炸已导致20多所学校受损或全毁,馀下的250所学校大多疏散到树林或岩洞中上课以保护学童。大部分学校短缺文具用品,儿童上课或测验均被迫以口说或在沙地上写字等方式进行。

“四年来,努巴山区这些危险情况的影响显而易见,”贝克勒说。“促进双方达成援助输送协议的国际压力迄今徒劳无功。安理会应采进一步措施,威胁制裁封锁援助者,并实施武器禁运。”

关于此次轰炸作战详情,请见下文。

轰炸作战

2011年起,苏丹政府持续使用俄制安托诺夫运输机或其他喷射机分别由高、低空向南科尔多凡州的平民居住区投掷炸弹。

苏丹投掷的炸弹类型并无完整纪录,但人权观察研究员曾于2014年月在黑邦郡考达镇(Kauda)空袭现场发现一枚配有降落伞的单一弹头炸弹,很可能是由西方国家生产的该国政府库存弹药。

人权观察还在南科尔多凡发现苏丹政府可能使用集束炸弹的证据,并于2015年4月在东沟里村(Tungoli)和拉吉菲村(Rajeefi)见到集束炸弹残骸。此种武器已被《禁止集束弹药公约》禁止使用,苏丹尚未加入该公约。

人权观察反对在人口密集地区使用空投炸弹及其他具广域效果的爆炸武器,因为这类武器必然是无区别的,即无法区分平民和军事目标。这类爆炸武器一旦触发,会放出破坏性的冲击波和金属碎片,可在远距离外造成人员伤亡。这类爆炸武器的金属外壳经过设计,会破裂成一定形状的碎片,可穿透人体、破坏体内器官。

對人口密集区使用爆炸武器造成儿童丧生

人权观察在2014年到2015年前三个月纪录到一系列事件,导致儿童因空中轰炸或地面炮击而丧生。其中有些案例,儿童躲在散兵坑中仍然遇害。

2015年2月中旬,一架安托诺夫运输机在乌姆都瑞恩郡(Um Durein)色拉夫杰姆斯(Seraf Jamous)地区投弹击中一座民房并引起火灾,造成五名4到17岁儿童被烧死。一名目击火灾的教师告诉人权观察,这几名儿童本来在学校上课,听到飞机声音便跑进该栋民宅旁的畜栏内躲避,却在炸弹落下后受困。

和这群儿童躲在一起的还有一名女孩,全身除小片腹部外均受灼伤,几周后亦不治死亡。一名参与治疗的医师说,她没看过任何人承受如这个小女孩一般的疼痛。另有两名儿童和一名成人也因此次攻击受伤。

2015年2月初,在乌姆色迪巴(Um Sirdiba),一名孩童和一名18岁女性在睡梦中被落在他们住屋的炮弹直接炸死。同一枚炮弹引起的火灾,又造成躲在散兵坑避难的七名儿童中的四人丧生。

其中一名女童全身灼伤,当地族长形容她“全身都被烧成焦黑”;据一名参与救火的当地领导人说,他们在第二枚炮弹击中房屋前抢救出另外六名儿童。由于缺少交通工具,这六个孩子将近两天后才被送到医院,据目击者和医务人员说,其中三名儿童后来伤重不治。

2015年3月,在乌姆都瑞恩郡的乌姆色迪巴地区,有一名男童和两名女童跑到树下躲避空袭时,被落在旁边的炮弹打死。该枚炮弹是由政府军控制的该州首府卡杜格里(Kadugli)方向发射过来。

由于乌姆色迪巴经常遭受炮击,约有270户家庭跑到阿尔努格拉(Al Nugra)地区的岩石谷地寻求避难所,但那里也受到多次空袭。1月22日,有一名女性幼童和14岁的哥哥被落在他们藏身处旁的炸弹炸死。

今年1月,布兰姆郡(Buram)阿布雷卡村(Abu Leila)遭飞机投下20多枚炸弹,造成一名4岁男童受伤,于送医途中不治。

2014年2月,同样在布兰姆郡的乌姆都鲁(Um Dullu)地区,一座采金矿山旁的小市集周边遭喷射机投下20多枚炸弹,造成13人死亡,包括一名儿童。

2014年10月16日,黑邦郡黑邦镇一栋民宅被安托诺夫运输机投弹击中,造成六名儿童丧生,一名受伤。目击者说,该架飞机于当天早晨飞越该镇,对民宅投下至少八枚炸弹,死者还包括一名成年男性。罹难儿童的母亲说,她在空袭后立刻跑回家,但被先回到家的邻居拉住,不让她看见孩子们肢离破碎的尸体,有些尸块还挂在树梢。

人权观察还发现,黑邦郡及周边住宅区仍持续发生轰炸导致伤亡的事件。目击者说,2015年2月,有一名妇女被空投炸弹炸死,3月14日,又有九人因空袭受伤。

今年2月,一架安托诺夫飞机投弹击中黑邦郡卡尔卡达镇(Kalkada)一处民宅,炸死一名8岁儿童及其祖母。社区领导说,当地从2月到3月遭到多次攻击,这只是其中一次。

当地人权监测组织说,1月31日晚间,两架飞机在黑邦郡尼亚卡玛村(Nyakama)投下约20枚炸弹,炸死一名妇女和一名儿童,另有三名儿童受伤。该村庄在同月稍早曾遭遇另一次攻击,五名成人丧生。

2014年5月,躲在德拉米郡(Delami)东沟里村(Tongoli)防空洞里的三名十几岁少女,在睡梦中遭一枚炸弹击毙。据亲属描述,其中一名少女的身体被炸成两段,她妹妹的身体则被弹片“切成多块”。

2015年4月访问东沟里村时,人权观察研究员发现,另有四名儿童因苏丹政府军由大约30公里外的前线向当地发射炮弹而受伤。。

距东沟里村不远,同样位于德拉米郡的卡瑞里村(Kereli),则有两名幼童躲在散兵坑里被落于近处的炸弹炸死。侥幸生还的哥哥说,他的两个弟弟死于爆炸的高热和浓烟。

人权观察发现,卡瑞里村自此以后又有另外四名儿童在2015年因空袭受伤,许多房舍也被焚毁。

對人口密集区使用爆炸武器造成儿童受伤

人权观察同时纪录到其他几起對人口密集区使用爆炸武器造成儿童受伤的案例。

仍在住院疗养的一名十岁女孩告诉研究员,她和朋友在2015年2月中旬被一枚落在黑邦郡秀里村(Showri)集水站附近的炸弹炸伤。“我记不清楚,只知道我的左腿被切断了,”她说。

大约同时在乌姆多瑞恩郡(Um Dorein)阿拉布村(Alabu),另有一名12岁女孩被弹片削断小腿,目击者说投弹的是一架安托诺夫飞机。

2015年2月1日,在乌姆多瑞恩郡拉吉菲村,家属说有五名儿童遭一架安托诺夫飞机投下的两枚炸弹炸伤。其中两名儿童的父亲说,他带着两个孩子走到几公里外才找到车子将他们送医,其中一个孩子身上被打进20到30枚金属弹片。

2015年3月初,有三名儿童在乌姆多瑞恩郡达比镇(Dabi)被炸伤,目击者说是一架安托诺夫飞机投下的炸弹。同样在乌姆多瑞恩郡,有三名成年人在2014年4月的一次空袭中丧命。人权观察还发现,未爆弹也会对儿童造成伤害。黑邦郡门迪镇(Mendi)有两名12岁和13岁的儿童分别在不同地点采集芒果时,误触散落地面的爆裂物而被炸成重伤。

其中一名儿童全身受伤。他的继母说,这个男孩找到一个钟型物体,里面装着像是刀片的东西:“他想敲开[那颗炸弹],拿来做切芒果的刀子。”另一个男孩为了把他找到的一个物体打开,把它掷向岩石,造成脸部重伤。他的弟弟说,他也是想找一把刀子来切芒果。

空袭医疗设施

当地卫生官员交给人权观察一份名单,列出2011年迄今被毁的22座医疗设施,大多是因为遭到政府军空袭。研究员找到其中几起事件的佐证,包括被毁的建筑和基建设施。

举例而言,研究员访查了德拉米郡东沟里卫生中心,它在2013年遭轰炸而关闭。研究员也看到黑邦郡黑邦皇家医院(Heiban Royal Hospital)受损的状况,目击者说它在2015年2月被一架安托诺夫飞机投弹击中。

对于许多遭空袭损毁的医疗、教育或其他设施,人权观察无法确认这些地点是被刻意锁定的攻击目标,或者是因为对民宅的无区别轰炸而受波及。

不过,关于2014年月4月到6月八个不同地点医疗设施及人道援助物资储存站所遭到的一连串空中攻击,状况显示可能是故意的针对性攻击。其中三宗案例均有无人机在空袭前几天飞临当地。

2014年4月5日,据当天在德拉米郡土居尔村(Tujur)一间医院工作的目击者表示,有一架安托诺夫对该医院及其周围投下数枚炸弹。其中一枚炸弹落在诊间区,炸毁一间仓库。

2014年5月1日,政府军喷射机攻击吉岱尔(Gidel)医院。三枚炸弹落在这间叛军控制区内最大医院的周遭,另一枚击中院区。5月2日,一架安托诺夫飞机又在该医院四周投下八枚炸弹。医务人员说,此次空袭大约一周前,曾看见无人机在该院上空盘旋。

5月5日,同样在黑邦郡,位于罗威里村(Loweri)的一间医院院区遭飞机以类似方式轰炸,造成一人受伤,基建设施毁损。和吉岱尔医院一样,有医务人员说他们在攻击几天前看到无人机。该院周围于5月29日再度遭到轰炸

黑邦郡考达农民医院(Kauda Rural Hospital)于2014年5月28日遭飞机发射三枚火箭弹攻击。该院当天并未营业。其中一枚火箭弹击中院区,其他两枚的落点也紧邻院区。

在努巴山区提供服务的最大本地人道组织设于考达镇的办公区,也在2014年5月的一次攻击行动中遭到一架安托诺夫飞机轰炸,但不确定该组织本身就是攻击目标,或是被当时针对该镇的多次空中攻击所波及。

2014年6月16日,在布兰姆郡法兰达拉(Farandalla),一间由医疗人道机构无国界医生(Medicins sans Frontières)营运的医院遭到一架安托诺夫飞机轰炸,造成一名病患和一名新生儿死亡、多名病患受伤,并炸毁急诊室、药房、更衣室和医院厨房。

无国界医生曾向卡土穆当局通报该医院的位置。同一设施于2015年1月又再次遇袭。目击者告诉人权观察,有两架喷射机向院区投下两枚炸弹,对该院造成更严重的破坏。一名医务人员说,他上一次看见无人机飞过医院是在2月份,令人担忧该医院可能再次成为政府军空袭的目标。

2014年6月,一架政府军喷射机对该地区一处人道救援组织的食物储放场投下一枚炸弹,炸死一名工人。在这次攻击两天前,有人看见一具无人机飞越当地。

同样在6月,政府军飞机轰炸了位于乌姆色迪巴的另一处非政府组织用来储存救援物资的建筑物。这次攻击造成平民两死三伤。

麻疹疫情爆发

南科尔多凡叛军控制地区,紧接在邻近的南苏丹依达(Yida)难民营之后,自2014年4月起爆发麻疹疫情。卫生官员告诉人权观察,他们纪录到近两千个疑似病例。到2014年底前,当地主要医院已收治1,300个病例,乌姆多瑞恩的两间诊所则收治了另外近五百个疑似病例。

由于医疗基础设施缺乏和交通不便,卫生官员相信还有许多病例未获通报,已被报告的病例只是“冰山一角”。在当地主要医院,这种疾病已夺走大约30名儿童的生命,然而在其他医疗服务短缺地区,儿童死亡率可能更高。

病患多数为4岁以下儿童,他们出生于2011年战争爆发之后,没有接种疫苗。联合国和苏丹政府的大规模疫苗接种工作,目前持续在苏丹其他地区推行,包括南科尔多凡的政府军控制地区,但在叛军控制地区,因为苏丹政府禁止救援组织进入当地,防疫工作被迫中断。

内部武装冲突的各方,无论是政府军部队、受政府支持的民兵或是反叛团体,都必须允许并提供便利,让中立组织能够迅速、无阻碍地通过为平民提供必要援助。《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已经规定,作为针对平民人口进行广泛或有系统攻击的一部分而“断绝粮食和药品来源,以达毁灭部分人口之目的”,是构成危害人类罪的一种行为。

尽管受到限制,当地卫生工作者仍然在疫情爆发后为叛军控制地区的数万名儿童施打了疫苗,阻止疫情迅速扩散,但卫生工作者今年4月告诉人权观察,他们担心还有很多人没有被接触到。险峻的地形、包括轰炸在内的不安全因素以及缺少可用来储存疫苗的冷藏设备,均对他们的工作造成阻碍。卫生官员表示,可能有许多儿童错过疫苗接种,因为接种人员担心儿童群聚容易遭到空中轰炸,只能在进行接种的前一天通知村民。

联合国、非洲联盟和阿拉伯国家联盟都已施压,要求让救援组织进入南科尔多凡的叛军控制地区。但迄今各种努力均告失败,最近一次是在2013下半年试图达成暂时停火,以便联合国前往实施大量接种。冲突双方未能就如何输送疫苗获致协议。

战火下的教育

国际人道法保障儿童受教育的权利,包括在冲突时期;该法亦保护学校不受攻击,除非成为合法的军事目标,例如被当做军营使用。苏丹政府罔顾国际人道法,导致南科尔多凡的教育危机。

政府军从2011年开始对叛军控制地区的村庄和小城镇实施轰炸,已损坏22间学校,并迫使学生和教师为求安全而离开固定校舍,转移到岩石丘陵旁的茅屋或树荫下上课。持续的轰炸使当地学生和教师饱受惊吓。人权观察纪录到五宗案例,其中学校或学校周边在2014到2015年之间遭到至少三次轰炸。

学生告诉人权观察,他们很难专心上课,总是留意着飞机引擎声。当轰炸比较严重时,课程常常被迫中断。

苏丹禁止援助进入叛军地区,导致大多数学校短缺教材文具。在人权观察访视的一些学校中,由社区集资聘请的老师们勉力维持学校运作,课本只能供老师使用,不够发给学生。据称,家长有能力购买作业本的学生会将纸张分给较贫苦的同学。

德拉米郡东沟里的一间学校,由于教材文具完全用罄,只能用口头讲课和测验,或在沙地上写字。

即便学生勉强完成初等教育,也很难获得升学机会。该地区只剩下两所中学,总共容纳400名学生。成千上万的儿童只能转向南苏丹的难民营寻求继续学业。

人权观察也到南苏丹难民营访视其中的学校,发现学生人数过多,教师员额不足。包括依达和新成立的阿庸拓(Ajoung Thok)两座难民营中的学校,都有学生过多现象。依达难民营的六所小学,学生人数超过1,600人,但只有73名教师。营区内只有一所中等学校。

联合国没有对依达难民营的学校提供援助,因为该营区太接近边界而且太过军事化,被认为难以持久存在。相对地,在新成立的阿庸拓难民营,学校和其他服务都得到联合国援助,但该营区的学校已过度拥挤,四所小学总共容纳了约5,300名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