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首都金边一成衣厂内缝纫部门的女工。柬埔寨成衣产业劳力将近九成都是女性。

© 2014 Samer Muscati/人权观察

(金边,2015年3月12日)-人权观察在今天发布的最新报告中指出,柬埔寨政府未能保护为国际品牌生产成衣的该国制衣业劳工免于严重的人权侵害。以妇女占大多数的制衣工人面临强迫加班、妊娠歧视和妨害工会等问题,但该国政府和各大品牌商都没有加以适当处理。

这份140页的报告,《加快工作,否则解雇:柬埔寨制衣业的劳工权利侵害(Work Faster or Get Out’: Labor Rights Abuses in Cambodia’s Garment Industry)》,纪录政府怠于执行劳动法令和品牌商怠于采取行动导致监测和遵行难以落实。近年来,工资抗争、制衣工人昏厥案件和䌓琐的工会注册程序,已使柬埔寨制衣工厂劳工的苦难普受关注。

“柬埔寨政府应迅速采取行动,改善其落实本国劳动法令的恶劣纪录,保护劳工免受侵权,”人权观察妇女权利高级研究员阿茹娜・卡夏普(Aruna Kashyap)说。“这些家喻户晓的全球成衣品牌拥有很大影响力,它们有能力也有义务拿出更多措施,确保它们自身和制衣工厂之间的合同不会导致劳工权利受到侵犯。”

人权观察发现,许多工厂持续签订不合法的短期合同以避免提供员工生育及其他福利,并借此威胁、控制劳工。与大型出口导向工厂签约承包的小工厂则更容易以临时性质聘用劳工,使这些工人为免遭轻易解雇而更难以主张权利。各大成衣品牌并未采取适当措施阻止其供应商继续使用不合法的短期合同──即使其供应商行为守则中早已订有限制短期合同的条款。

柬埔寨制衣业以来自香港、台湾、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和韩国的外资厂商占大多数,对该国经济和妇女生计居关键地位。据该国工业及手工业部统计,在全国1,200家制衣企业雇用的70多万制衣劳工中,女性占了将近九成。

人权观察的报告基于对340馀人的访谈,包括来自金边及邻近省份73家工厂的270名劳工,以及工会领袖、政府代表、劳工权利倡导人士、柬埔寨制衣厂商会(Garment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of Cambodia)及国际成衣品牌商的代表。在大约200家自柬埔寨进货的成衣品牌中,人权观察曾联系上阿迪达斯(Adidas)、阿玛尼(Armani)、Gap、H&M、Joe Fresh和 马莎(Marks and Spencer)。

虽然柬埔寨劳动法规定加班必须基于自愿,但有48家为国际品牌供货的工厂劳工告诉人权观察,他们被强迫加班。在这些工厂中,有四分之一的工厂采用解雇、减薪和惩罚性调职等手段对工人进行报复。2015年2月,劳工部再次呼吁落实工厂加班的法令。

来自35家工厂的劳工指出,厂方采用各种反工会手段,包括解雇和威胁新当选的工会领导人,以及签订更短期的合同以吓阻他们组建或加入工会。许多劳工告诉人权观察,工厂管理人员为迫使工人达成生产指标所采取的手段,使他们难以正常休息、上厕所、喝水或吃午餐。有些工厂在 2013到2014年提高最低工资后,达成生产指标的压力也随之增高。

来自30家工厂的女工提到具体的侵权,包括怀孕女工遭到拒绝聘雇、不予延续短期合同或为其提供合理便利,使她们难以入厂工作。某些工厂的劳工很难凭医师证明申请病假。在人权观察调查的工厂中,有11家工厂使用不合法的童工。最严重的侵权发生在规模较小的下包工厂,这些工厂为拥有出口执照的大厂代工。

据劳工部统计,从2009到2013年,政府仅对10家工厂裁罚,对7家工厂采取法律行动,而且这些案件全都发生在2011年。尽管裁罚案件在2014年前11个月跳增到25家,但相较于工厂总数和侵犯劳工权利的长期模式,这个数字仍然远远过低。劳工部已于2014年开始推行整合性劳动检查机制并加强训练,但人权观察指出,政府仍须做出重大改革才能在贪污时有所闻的情形下提高公信力并改善检查人员的业绩。

自从2013年12月劳工要求提高最低工资的抗争以后,劳工部制定了䌓琐的工会注册程序,使工会更难取得执照。

柬埔寨更佳工厂项目(Better Factories Cambodia,简称BFC)是一个第三方监测单位,获授权检查所有领有出口执照工厂,并编制个别工厂的检查报告。然而人权观察发现,有些规模较小而没有出口执照的下包工厂被排除在检查范围外,但它们实际上透过较大工厂间接为各大品牌供货。这些小工厂仍沿用某些最严重的侵权待遇。BFC在2014年启用一个透明数据库,点名十家最不遵守规定的工厂。但此一透明数据库并不包括品牌商与BFC来往的信息,以及品牌商为促进供应商工厂遵守劳动法令所采取的措施。

随著近来工资攀升,柬埔寨制衣厂商会担忧导致各大成衣品牌转向“更低廉市场”,国际劳工组织已呼吁各成衣品牌“尽其所能”吸收一部分各工厂因此增加的成本。人权观察发现,许多制衣厂为降低成本而采取各种不同做法,牺牲劳工依柬埔寨劳动法应获保护的权利。

“这些国际成衣品牌必须协助落实劳动法,公开揭露并定期更新其工厂的名称和地址,”卡夏普说。“全球各大制衣公司有能力也应该监测并解决供应商及其下包工厂中的劣质工作条件。”

在人权观察联系的六个品牌中,阿迪达斯、Gap和H&M认真地讨论了它们为解决所发现问题而做的努力。阿迪达斯和H&M同时也公开揭露其供应商名称并定期更新名单。马莎承诺自2016年起公布供应商名单。只有阿迪达斯制定了让劳工申请告密保护(whistleblower protection)的程序。

来自柬埔寨成衣工人民主工会联盟(Coalition of Cambodian Apparel Workers Democratic Union,简称CCAWDU)、柬埔寨工会联盟(Cambodian Alliance of Trade Unions,简称CATU)、柬埔寨纺织工会全国独立联盟(National Independent Federation of Textile Unions in Cambodia,简称NIFTUC)、劳工运动总联盟(Collective Union of Movement of Workers,简称CUMW)的独立工会领袖,以及来自基层法律教育中心(Community Legal Education Center,简称CLEC)和劳工信息中心(Workers Information Centre,简称WIC)的其他劳工维权人士,一直在第一线关注工厂中的劳工权利问题,协助工人争取权利。

人权观察呼吁柬埔寨政府彻底修改劳动检查制度,有系统地追究工厂的侵权责任。各大成衣品牌应采取更有效的措施,预防和矫正其供应商工厂对劳工权利的侵害。

“对其工人有所承诺的成衣品牌应该公开揭露供应商信息,以促进改善监测和保护,”卡夏普说。“所有品牌都应该在合同中纳入遵守劳工、健康和安全标准的成本,以确保工厂尊重这些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