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达科利营区入口。这座偏远的军事营区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西北部的赤道省(Equateur),自2013年12月迄今,已有百馀名接受复员的前战斗员及其家属因饥饿和传染病死于该营区。

© 2014 私人提供

(金沙萨)-被关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偏远军营中的百馀名复员战斗员及其妻子儿女,因官员未提供适足食物和医疗照顾而死于饥饿和疾病。

刚果政府应当立即将该营区所有人员迁移到更便利处所,对于应为不当待遇负责的人员追究责任,并促请联合国为安置前战士提供更多协助。

“刚果政府对这群前战士及其家属的漠视是犯罪行为,”资深刚果研究员艾达・索耶(Ida Sawyer)说。“在更多人死去前,刚果政府应立即将他们迁往可取得食物和医疗照护的地方,给予人类基本体面的待遇。”

2013年9月,941名不同武装团体的投降战士和数百名家属由刚果东部被送往位于该国西北部赤道省偏远地区的寇达科利(Kotakoli)军事营区,等待编入军队或重返平民生活。补结品到年底就已用磬,其后九个月,政府仅送去最低限度的食物和药品。由于几乎没东西吃,又没有医疗照护,许多前战斗员和家属失去健康,死于营养不良和传染病。

人权观察2014 年9月赴寇达科利营区调查发现,自2013年12月至今,已有42名复员战斗员和至少5名女性及57名儿童死于营区。人权观察访问了前战斗员及家属、管理营区的刚果军官和当地社区居民。

一些前战士告诉人权观察,军方官员说,他们会被留置在这座建于1965年、现已废弃的特种部队训练中心,期间是三个月。这些前战斗员相信,他们将获政府军收编,或参加“解除武装、复员与重返社会(Disarmament, Demobilization, and Reintegration,简称DDR)”方案,回归平民生活。一年过后,政府尚未开始实施新版的“第三代DDR(DDR III)”方案。

该营区必需品的补给因周边地区道路状况不佳而大受妨碍。每次运补,都得靠军用卡车花上几天时间,克服100公里破烂不堪的公路,由最近的城镇葛巴多里克(Gbadolite)送到寇达科利。营区仅有一名医务员,且几乎没有任何耗材或药品可以治疗病人,又因为和前战斗员使用不同语言,使他难以正确诊断病情。

人们看来就像“照片中的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饥民,”一名来自北基伍省(North Kivu)的28岁前战斗员告诉人权观察。“我们在这里看到像那样的人,瘦得只剩皮包骨的成年人…。我们起先把人埋葬在公共墓园。后来情况越来越糟,我们开始把人葬在远离居民区的〔整编〕中心。我们一天最多可以埋葬五具尸体。”

寇达科利营区由军方守卫,但主管的刚果政府军指挥官允许营中的前战斗员利用白天前往寇达科利村落寻觅食物。然而,当地实在太过偏远──四周是浓密森林、几乎没有出入道路──很难找到生计来源。

在过去一年中,政府曾两度发给每位战斗员约20美元,这些钱大部分被他们用来购买食物。为了赚钱换取生活必需品,这些前战斗员把营区发给他们的床垫和炊具都拿去变卖,并为当地居民割草、搬运木材和取水。每天的工资大多介于10到50美分之间。他们有时花10美分买熟树薯来吃,有时偷摘附近农田里的瓜类和豆类。该营区一名前战斗员的妻子告诉人权观察,因为炊具已经卖掉了,他们只好拿钢盔当做锅子。

营区居民告诉人权观察,有数名怀孕妇女因缺乏食物导致流产。至少一名妇女在怀孕期间死亡。

一名44岁的前战斗员说,“大家体重直落,几乎五脏六腑都看得到。孩子们瘦得跟骨架一样。”

一名28岁前战士及两个孩子的父亲告诉人权观察,他眼睁睁看著自己的9岁女儿和7岁儿子断气。“他们因为没有治病药物而死。没有东西吃,我没办法为家人找到〔食物〕,”他说。“我无能为力,只能看著他们死掉。你能想像当我烦恼如何为他们下葬时,我有多心痛吗?直到现在,每当想到孩子们,总让我伤心欲绝。想到他们去看医生,他们睡在地板上,睡在水泥地面。我手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他们铺个小床。只有我身上这件衬衫,是我的制服,我把它铺在地上,缓和疼痛。”

一名寇达科利当地领袖告诉人权观察:“我们很难过,看到这些人像畜牲一样受苦。连畜牲也没他们这么苦。”

刚果政府未能 为这些投降战士及其家属提供适足的食物和医疗照护,违反了国际人道法(即战争法)和国际人权法。被关在寇达科利营区的这些人,被剥夺了包含生命、人道待遇、粮食和健康在内的各项人权。

政府“前DDR(Pre-DDR)”协调官岱尔芬・卡因比(Delphin Kahimbi)将军于9月24日致电人权观察说,他知道寇达科利的问题,也知道那里有人死亡。他说他曾派出调查团到寇达科利:“主要问题不是政府遗弃他们,而是政府欠缺资源或能力将补给品送到寇达科利。”

在9月30日于金沙萨的会议上,刚果副总理兼国防与前战斗员事务部长亚历山大・卢巴・恩坦伯(Alexandre Luba Ntambo)告诉人权观察,前战斗员及其家属被留置在寇达科利的时间超出预期,是因为新DDR方案的实施进度严重落后,以及资助该方案的“捐助者犹豫不决”。

“情况真的很糟,我们也知道,”他说。“我们不是故意要让这些人饿肚子,或坐视他们丧命,但我们提供基本补给有困难。迟延运补使他们更容易患病,尤其是儿童。”

恩坦伯说,政府原本已决定在8月5日将寇达科利的前战斗员送往另一个整编场所,该地较易提供基本补给。但这些前战斗员和家属并未按时搬迁,恩坦伯说是因为缺少交通工具。

“与其双手一摊、拿缺少经费或交通工具当做借口,刚果政府应该采取行动,立刻将留在寇达科利的人送走,不要等到更多人失去生命,”索耶说。“如果没有能力照顾他们,政府当初就不该把这些前战斗员及家属送到这种孤立无援的营区。”

为协助重建对DDR方案的信心,并确保满足基本条件,人权观察敦促联合国驻刚果维持和平特派团(MONUSCO)在该方案中扮演更积极角色,为该过程提供担保。特派团应会同政府共同督导,协助确保尊重人权,并监督经费运用。根据其保护平民的职权,MONUSCO也应当尽速介入寇达科利问题,协助保护营区中命在旦夕的人群。

9月11日,MONUSCO负责人马丁・柯伯勒(Martin Kobler)亲赴寇达科利营区了解情况。然而,前战斗员们说,他受到蒙蔽,无法看到他们的生活实况。

“刚果政府调查寇达科利营区的委员会应向军方提出完整、公正的报告,而后军方应接手调查,并将应为该营区非必要死亡负责者移送法办,”索耶说。“促使联合国维和特派团在前战士复员和重返社会方面扮演更重要角色,将有助避免悲剧重演,也将对目前尚不愿投降的其他武装团体产生鼓励作用。”

解除武装、复员和重返社会方案

目前有数十个武装团体在刚果活动。其中近年来最残暴的一个团体是受卢旺达支持的M23,他们控制著刚果东部大片国土,其战士在2012年4月到2013年11月、历时19个月的叛乱期间犯下许多战争罪行。当政府军和联合国部队集中力量对付M23以后,其他武装团体又利用安全真空,加强其对平民的攻击。

在这段期间,数百名M23和其他武装团体的战斗员向政府投降,基于各种原因决定离开原本的武装团体,或者加入政府军,或者回归平民生活。在2013年9月被送到寇达科利营区等待政府实施新DDR方案的人员当中,包括来自M23、尼亚图拉(Nyatura)组织、刚果自由与主权人民联盟(Alliance du peuple pour un Congo libre et souverain,简称APCLS)及其他马伊马伊(Mai Mai)组织的战士。许多人先前曾被留置在南基伍省(South Kivu)的整编场所。

M23在2013年11月被击败后,共有来自20多个武装团体的数千名战士投降,有些是因为他们起义的原因已因M23被击溃而消失,有些则是害怕遭政府军围剿。但当有些前战斗员在北基伍省比若马纳(Bweremana)一个整编场所遭到恶劣待遇后,投降比率随即迅速降低。由于不耐久候、加上政府传达的信息混乱,许多战士及其领袖决定回到丛林作战。留下的人后来被移送到加丹加省(Katanga)卡民那(Kamina)和中刚果省(Bas Congo)基东那(Kitona)的整编场所,据曾实地访视的刚果人权工作者们表示,这些营区的条件仍然很糟。

自2004年起,刚果政府和国际捐助者们已投入数百万美元在为前战斗员设置的多种DDR方案。所有方案都遇上严重问题,包括普遍贪腐,经费管理不善,对重返社会者缺乏长期性的社区援助。政府最新方案的实施计划,名为“第三代DDR”,已于6月17日定案。新计划显然较先前方案更为周延。据刚果政府表示,新方案将不会收编大量人员为政府军,并将对前战斗员进行筛选,确保该方案非但不会接纳涉嫌侵犯人权者,还会将其逮捕起诉,政府并表示,参加新方案者将得到长期社经援助。

刚果政府说,该国还处于“前DDR(Pre-DDR)”阶段,前战斗员必须在与寇达科利类似的整编场所等候方案正式启动。关于此方案的经费与财政监督,持续在该国政府、国际捐助者和MONUSCO之间引发激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