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美国近期对伊拉克军事政策调整的讨论,都集中在欧巴马总统将“削弱后摧毁(degrade and destroy)”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简称ISIS)的政策。但这些对话好像都忽略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如何终止伊拉克政府及其盟友侵犯人权的行为。

欧巴马迄今不愿施压巴格达进行哪怕是名义上的安全体系改革,不顾伊拉克安全部队的大量侵权纪录,及其已遭那些曾经恣意杀害伊拉克人和美军士兵的什叶派民兵渗透的事实。直到短短数月前,美国还持续将军事装备和训练提供给前总理努里・马利基(Nuri al-Maliki)麾下的部队,而未有效审查这些部队的人权纪录。

欧巴马政府不该以打击ISIS为由漠视持续发生的侵权行为,它必须在军事计划之外拟定更广泛的计划以解决此一核心问题。ISIS在伊拉克的重大胜利和它在伊、叙两国执行骇人的残暴战术,令人忽略伊拉克政府也必须立即停止使用暴虐战术,尤其若欧巴马总统及其盟友期望削弱该好战团体的话更是如此。

伊拉克人清楚得很,美国当前推动打击ISIS的战略,是多年来漠视并看似未能发现威胁坐大的后果。过去九个月,当伊拉克政府持续无区别轰炸逊尼派团体造成平民伤亡并迫使幸存者走上激进路线时,美国在哪里?为何美国给予该名前总理如此无条件的支持?伊拉克人不停向我提出这些问题,当他们看到近几周来美国突然转变政策,将马利基由一个可靠盟友变成卑鄙无耻的替罪羊。

过去一年来,当美国持续向巴格达运送军事援助,人权观察却发现効忠马利基部队犯下难以形容的暴行:对逊尼派地区的无区别空中轰炸,导致数百甚至数千平民死亡;在监狱中使用酷刑和法外处决;司法系统极度不公正地滥权;以及最近,马利基将大批什叶派民兵收编为政府安全部队,以致两者实际上已无法区分。

无论华盛顿在幕后做了多少努力诱导马利基实施改革,美国的政策仍可能是引火自焚。欧巴马政府终于设法排除马利基,并强调包容性政府的重要,因为美国已无法再坐视马利基的暴虐政策造成众叛亲离,使他无法维持一个“足够安全”的伊拉克以便美国继续忽视其恶果。

然而,尽管伊拉克已由新任总理掌舵,美国却再度以军事目标优先于制度改革,但长期而言,后者才是根绝暴行、使ISIS失去崛起动力的关键。由于马利基仍为新政府成员,看不出有谁能向伊拉克安全部队和什叶派民兵中最暴虐单位问责,又有谁──如果有的话──将负责阻止他们继续施暴或彻底根除这些暴虐单位。

为了抹消过去慷慨支持马利基的污点,欧巴马政府继续保持沉默,刻意不提伊拉克政府军持续空袭和炮轰逊尼派平民稠密区,包括使用桶爆弹(barrel bombs)的问题,也不谈美国一边提议借由武装“温和派逊尼反对团体”去消灭什叶派民兵,实际上却继续在支持后者。

绝非巧合的是,逊尼派团体倒戈支持ISIS,正是在2013年4月政府军攻击逊尼派人士集会,杀死至少50人之后。当时他们集会是为了抗议被剥夺公民权及安全部队的暴虐和宗派歧视政策。

现在,至少在全美国,已没有人否认马利基的暴虐宗派统治导致逊尼派叛离的事实,而后者曾领导觉醒委员会(Awakening Councils)击败盖达组织(al-Qaida)。他们中许多人现已转而支持ISIS,如果不把他们争取回来,就不可能形成任何能有效对抗ISIS的战略。

美国必须解释它支持新政府的理由,以及它将如何处置过去的侵权暴行。它必须加倍努力和逊尼派领导人们沟通,避免更多的宗派暴行,并彻底追究马利基安全部队过往加诸逊尼派觉醒委员会成员的暴行。华盛顿还应当调查各民兵团体是否借助近期美军干预而实施更多暴行,例如提出处置这些暴行的计划,并坚持伊拉克新政府必须有效阻止这种暴行。唯有如此,才能避免在将ISIS逐出摩苏尔(Mosul)和提克里特(Tikrit)后导致当地逊尼派平民遭到报复杀戮和其他攻击。

欧巴马政府终于表示已准备好解决ISIS的威胁。它所需要的不仅是一套军事战略,现在正是美国该提出这种说法并著手纠正过去错误的时候了。

尔林・埃佛斯是人权观察伊拉克研究员。推特关注:@ErinH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