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国际奥会领导无方

发表于: New York Times

发表:《纽约时报》,2013年8月12日

9月10日当天,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将投票选出12年来首位新任主席。国际奥会主席的竞选过程相当低调,没有吸引多少新闻报导(六位候选人中,你能说出几人的名字?),但你若关心人权,可不能小看这件事。这可能是在近几年最后一次的机会,可以改变国际奥会处理压迫性政府寻求主办奥运会的方式。关键在于,国际奥会能否选出一位愿意在这个议题上领导改革、而不会妥协退缩的主席。

现任主席,比利时籍的雅克・罗格(Jacques Rogge),在12年任期中给人留下的主要印象是未能维护国际奥会在世界上的崇高角色(如同该组织宪章所揭示的各项规则与指导方针),相反地,罗格先生对于两次严重侵犯人权的奥运会责无旁贷:2008年的北京夏季奥运会,和即将在不到半年后登场的2014年俄国索契冬季奥运会。

为了主办奥运会,主办国政府和主办城市皆许诺,除了建造美轮美焕的崭新体育场馆外,更将遵守国际奥会的“奥运基本原则”:尊重人性尊严和新闻自由,拒绝“任何形式的歧视”。但罗格先生主持下的国际奥会,却未能落实它自己制定的规则。

耗资近400亿美元的2008北京奥运,导致一系列人权侵犯,包括剥削建造奥运基础设施的国内移民工,以及严厉镇压公民社会和媒体、惩罚试图抗议的人士(包括将其判刑)。

目前国际奥会正准备在另一个国家举办奥运会,而这个国家几乎必将公然违背承诺,让策划单位和赞助者们蒙羞。根据人权观察的记录,从2008年开始,俄罗斯在筹办奥运会的过程中涉及了大量的人权侵害。这包括政府骚扰恐吓维权人士和记者、剥削来自前苏联集团为奥运会建筑主要场馆(包括媒体中心)的移民工、以及强迫拆迁某些住户而不予补偿。有些移民工试图提出申诉,却遭到拘押。

过去一年,俄罗斯还制定了一些压迫性的法律,将某些非营利组织贴上“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s)”的标签。再加上搜索、威胁和恐吓,可说是苏联解体迄今前所未见的强烈镇压。这波运动的核心,是一部针对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制定的新法律。而所有这些举措都不符合奥林匹克的理念,即国际奥会宪章明文揭示的“促进一个维护人性尊严的和平社会”。俄罗斯有关当局显然期望国际奥会再度保持沉默。

可耻之处在于,国际奥会其实可以、也曾经动用它可观的影响力,改进主办国的作为。压迫政权统治下的国家,常常试图藉由主办奥运会来改善它的国际形象,而国际奥会掌握了奥运会的批准权。在1988年首尔夏季奥运会之前,反对韩国军事独裁的公众抗议日渐剧烈,迫使国际奥会强力施压,要求民主转型。国际奥会的压力虽然不是带来改变的唯一原因,但民主选举确实在奥运会前得到实施。

近二十年来,国际奥会积极推动“绿色”奥运,因此,现在奥运的审核标准不仅要看体育场馆的建设进度,也关注其环境影响。由于1996年亚特兰大和2002年盐湖城奥运会贿赂丑闻的前车之鉴,反贪污也被纳入审查重点。新任国际奥会主席没有理由不能发出命令,严格评估申请主办奥运国家的人权记录,并监测主办国在当选后是否持续改进其人权记录。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的选举结果是由98名委员投票决定的(大多是各国体育组织领导人或皇室成员)。委員中只有16名女性,由此不难理解何以没有女性候选人。目前为止,只有一位候选人,波多黎各金融家理查德・卡里翁(Richard Carrión),对俄罗斯的歧视性法律和环境发出严厉谴责。这样的选举方式不利于认真的改革。

因此,不论谁当选都难以期待他在没有外在压力下,自动自发进行必要的改革。作为一个名义上的非营利组织,国际奥会其实是一个模规数十亿美元的企业,通过特许商品、电视转播和赞助权来赚钱。在下一位国际奥会主席选出之前,这些赞助奥运使其得以顺利举行的企业组织,应当坚持要求主席落实奥会本身的人权规则。除非像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可口可乐、通用电气(G.E.)、麦当劳和威士卡(VISA)等赞助单位和特许厂商都愿意承担风险,将它们的品牌和一个以恐同主义(homophobic)为官方立场的奥运会拉上关系,否则这些企业必须发声抗议──趁着下一任国际奥会主席尚未登基之前。

明奇・沃登,人权观察全球倡导部主任,曾编辑出版《中国大跃进:北京奥运会与奥林匹克人权(China’s Great Leap: The Beijing Games and Olympian Human Rights)》。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