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妇女参加2009年总统大选候选人的集会。

© 2009 Lynsey Addario / VII Network

(纽约)-   人权观察今天在发表的新报告中表示,塔利班虽然已垮台八年,但当地妇女和少女至今还在遭受高度暴力和歧视,缺乏正义和教育的行径。不仅如此,参与公共生活的杰出妇女被杀害,阿富汗政府却尚未把凶手绳之以法,这为专门攻击妇女的组织创造一种不受惩罚的环境。

这份长达96页的报告,“我们有世界的承诺:阿富汗妇女的权利”, 在五个领域中详细列出一些有象征性的侵犯人权案例。其领域包括:攻击参与公共生活的女妇女,暴力侵害妇女行为,儿童和强迫婚姻,无法获得司法和女童无法获得教育。

 人权观察的阿富汗研究人员,雷切尔•里德(Rachel Reid),说:“阿富汗妇女和女童处于重的情况严,而其情况可能恶化。世界正注视奥巴马政府所推出的新安全战略。但我们也得确保妇女和女童的权利这一问题不是单单获得口惠,而在现实中遭到政府和捐献者推到别的事项的背后,不再是优先前的事项工作。”

虽然2001年入侵阿富汗的理由是妇女和女童在塔利班统治下的困境恶劣,然而妇女的权利从未一直获得政府或国际支持者的优先考虑。随着政府中的原教旨主义派别日益加强其势力,反派行动逐渐抬头,和一些塔利班派别形成的某种和解,阿富汗妇女和女童自2001年在个别领域所取得的成果严重受到威胁。其领域包括教育,工作和行动上的自由。

议会议员 鑫凯•卡若海尔(Shinkai Karokhail)向人权观察表示:“无论是我们自己的政府或是国际社会,妇女都不受优先考虑的。我们已经被人们遗忘。”

参与公共生活的妇女经常受到例行的威胁和恐吓。数位有知名度的妇女被暗杀,但凶手仍未受到法律的制裁。在2009年4月,思达拉•阿查克扎伊 (Sitara Achakzai),一个直率,勇敢的人权捍卫者和政治家,被谋杀。对那些积极参与公共生活的妇女,她的死亡是另一个警告。

为报告采访的知名女子表示,每当她们因受收威胁而作报告时,都不受到重视。她们因为所面临的危险,匿名受访。其中一位议会议员告诉人权观察: “我收到许多威胁,有时会向当局报告,但他们却叫我别树敌,要保持沉默。但我怎能停止讨论有关妇女权利和人权的问题呢?”

一位曾收到死亡威胁的女警说: “他们告诉我,他们将杀死我的女儿。我每一分钟都感到害怕。我永远都回不了家 -- 在那, 政府保护不了我。我过去的生活已经结束了。”

据一个对阿富汗妇女的暴力水平的全国性调查,百分之五十二的受访者曾遭到肉体伤害,百分之十七曾报过受到性暴力。然而,因为社会和法律障碍,妇女和女童难以获得司法公正,很少人向当局报告暴力行为。在强奸案中,这些障碍尤其可怕。妇女活动家和议会成员拼尽全力,并成功地在今年将强奸罪首次加入法典。然而,政府没多大意愿将每个案件视为严重犯罪案件,或参与公众教育运动,以改变大众的态度。

没有司法,妇女更易受伤害。一名女子遭到当地指挥官强奸,其指挥官有相当的知名度。经过长期斗争,终于将强奸犯统统绳之以法,之后却发现到,他们都在总统令下被释放。不久后,在2009年,她的丈夫被暗杀。这名妇女告诉人权观察,丈夫为她争夺权利,因而遇害。她说: “我失去了我的儿子,我的荣誉。如今,我失去了丈夫。但我只是一个穷妇女,有谁会听我的?”

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婚姻当中,妻子是16岁以下,百分之70至80的婚姻在未经妇女或女孩的同意下进行。家里的暴力与早婚和强迫婚姻相关性强,所以这些做法是妇女和女童面临的许多问题背后的根源。

一名被迫结婚的13岁女孩向人权观察解释,她终于拔起勇气逃跑后,被丈夫的家人穷追不舍。她说:“他们来叫我回家。我不肯,他们一直回来。我每次都拒绝。。。 我不能回去。他们要把我杀了。“那些帮忙给女孩暂住的妇女活动家,在议会上受到谴责。已过了数年,这个年轻女子还在为她的非法婚姻争取合法分居。

这起案件描绘了妇女和女童缺少司法途径这根本问题,而且只是报告中的其中一个列子。按照阿富汗法律或伊斯兰教,离家出走并不是个罪。然而,研究表明,被拘留的妇女和女童当中,一半以上是因为犯了“道德罪”,如通奸或离家出走。但无论是位著名的女性受到威胁,或是个少女想逃避童婚,又或是个强奸受害者想要见证肇事者受到惩罚,警察或法院对这些罪案的反应往往充满敌意。

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的博士莎拉雅•苏珀让(Soraya Sobhrang)向人权观察表示:“警察和法官认为,对妇女的暴力行为是合法的,所以不起诉案件。”

人权观察说,保护妇女权利的法律改革固然重要,但还是需要领导帮助改变态度和防止虐待。

里德说:“政府得慎重负起责任,保护妇女和女童。哈米德•卡尔扎伊 (Hamid Karzai )总统要恢复其对妇女权利的温和声誉,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自从很多女子学校遭到塔利班破坏后,女童教育成为了国际捐助者在阿富汗工作的最具有象征意义的元素。尽管取得了重大进展,性别之间的差异依然有着鲜明的对比。如今,大多数的女孩不上小学。只有百分之十一的中学学龄女童入报读7到9年级;这统计令人沮丧。只有百分之四的女孩能就升级到10至12年级。到了中学级,男孩和女孩上学的人数虽然都数急剧下降,女孩当中的人数下降更为明显。

阿富汗妇女的权利原本逐渐削弱。在3月,因为具有歧视性的什叶派个人地位法律由议会通过,由卡尔扎伊签署,这问题又重受瞩目。面临着来自国内和国际的抗议,卡尔扎伊批准修改法律但仍让保留许多令人震惊的法律法规条文。这些条文对什叶派妇女强加的限制,包括:除非有“合理的法律理由“,妻子必须先征求丈夫的许可才可以出家门。法律并没指定理由是什么。限制也包括将子女管养权仅授权予予父亲和祖父。

妇女权利活动家瓦斯玛•法格何( Wazhma Frogh)说: “我们欢迎国际社会对什叶派的法律作出声言 – 真的。就好像在2001年,他们曾说过许多美言。我们有世界作出的承诺。但我们还得等待,看看他们能做出什么贡献。”

人权观察表示,卡尔扎伊应该修改法律来充分保护妇女权利,也应该任命那些积极妇女权利捍卫者, 让她们有更多权利。

里德也说: “其什叶派和法律事件及时提醒我们,阿富汗妇女如何轻易因政治交易和失信受害。卡尔扎伊上任总统第二期时,应该向妇女发出明确的信号,表示他的政府想促进平等。”

“我们有世界的承诺:阿富汗妇女的权利”提出的主要建议:
• 政府和捐助者应该把促进和保护妇女权利作为重建国家的首要任务,和他们的政治,经济和安全战略中的核心支柱。
• 政府应该借用捐助者的支持,展开大规模的宣传运动,以确保执法机构,法官,议会,公务员和阿富汗公众都了解,强奸是个罪行。该运动还应当力求减少强奸受害者受到社会的耻辱。
• 政府应使婚姻注册更广泛地受用,并强制使用婚姻注册。
• 总统应该下令释放所有为“离家出走”罪名错误被拘留的妇女和女孩,并对她们做出道歉和赔偿。
• 政府应借以捐助者的支持,建立更多的女子中学,以增加女子中学班级的数量和扩大其地理范围。 政府也应该确保女子教师的招聘和培训得以加速。
• 政府应该在联合国和其他捐助者的支持下,在筹备2010年议会选举时,把女子候选人和选民的安全当成优先的顾虑。
• 国际捐助者和联合国应该与妇女事务部连同展开阿富汗境内的所有开支全性别审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