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urity forces clash with protesters in this frame grab taken from September 28, 2009 footage.

(纽约)- 有关2009年9月28日几内亚科纳克里和平示威中屠杀和强奸的深入调查发现有新证据表明大屠杀和广泛的性暴力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俗称是 "红色贝雷帽"的精英总统卫队组织和所犯的,  人权观察今日称。通过在几内亚进行的为期10天的研究, 人权观察还发现,军队从体育场和城市的停尸间抢走尸体,并埋葬在集体坟墓中, 试图隐瞒犯罪证据。

人权观察发现总统卫队的成员有预谋地在9月28日屠杀了至少150人, 并残酷强奸数十名妇女。红色贝雷帽向反对派的支持者开枪,直到子弹用光,然后继续用刺刀和刀具杀人。

"政府没法可以继续暗示这些死亡是某种意外,"人权观察非洲主任乔其特∙加格农称。 "这显然是有预谋的压制反对派声音的企图。"

"安全部队包围并封锁了体育场,然后冲进去残酷地向示威者开枪,直到子弹用光," 加格农补充说。"他们在指挥官面前, 恐怖地轮奸和谋杀妇女。这不是偶然的。"

2008年12月22日, 几内亚执政24年的总统兰萨纳∙孔戴死去几个小时后, 一个自称为民主与发展全国委员会的几内亚军官组织夺得政权,民主与发展全国委员会由上尉穆萨∙达迪斯∙卡马拉领导, 他自称为总统。

人权观察重申它的呼吁: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提出的国际调查委员会迅速开始调查暴行的建议应被执行,应由联合国领导, 非洲联盟参与,  给予完全支持。通过国内努力使罪行得到公平有效起诉的刑事调查没有效果, 国际努力是必要的, 人权观察称。

在10月12日至22日期间, 人权观察的一个四人调查小组在几内亚访问了150多名受害者和证人。被采访的人包括在袭击中受伤的受害者,在体育场的证人,失踪者的亲属,参加镇压和掩盖的军人,医务人员,人道主义官员,外交官, 和反对派领导人。

 

928日在体育场的屠杀

据许多目击者称,数百名被称为红色贝雷帽的总统卫队队员与反毒品和打击有组织犯罪单位一起工作的宪兵,防暴警察的一些成员和几十个穿平民衣服的非正规民兵组成一个联合力量, 在9月28日上午11:30左右进入体育场,在防暴警察发射催泪弹后封锁大部分出口。该体育场挤满了数以万计的和平亲民主支持者, 他们抗议军事政权和卡马拉在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有假定候选人资格。

上午反对派支持者和安全部队之间有有限的暴力。在一些致命事件中,安全部队向反对派成员开枪,企图阻止他们到达体育场。为回应这样的一个致命枪击,被激怒的反对派支持者放火焚烧了贝尔维尤警察局。

但是, 证人的证词和人权观察获得的录像显示在枪击前体育场有和平庆祝的气氛, 反对派支持者歌唱,舞蹈, 举着海报和几内亚国旗在体育场游行, 甚至祈祷。人权观察没有看到有证据表明任何反对派支持者有武器,体育场内没有安全官员被反对派支持者打伤, 这表明反对派支持者没有构成威胁, 不应受到之后的暴力。

目击者说, 当总统卫队进入体育场时, 其成员开始向大群抗议人员直接射击, 造成数十人死亡并引起恐慌。攻击者, 特别是总统卫队成员以及反毒品和打击有组织犯罪单位的宪兵继续开火, 直到他们清空两夹AK- 47弹药。由于大部分的出口被堵, 体育场被攻击者包围, 抗议者逃生极为困难, 许多人被惊慌失措的人群踩死。

反对派支持者, 一名32岁的男子告诉人权观察红色贝雷帽如何进入体育场, 开始直接向示威者开枪以及在他试图逃跑时, 屠杀怎样继续:

"他们刚开始时, 从体育场外发射催泪弹, 发射了多罐到体育场内。然后红色贝雷帽从大门外进入体育场。他们一进入就开始直接向人群扫射。我听到一个士兵大叫 ‘我们要清洁!' 我决定向远处的门跑去。我回头时, 看到草地上有许多尸体。我决定尝试逃离体育场。远处的门是开的, 但有很多人试图从那里逃离, 我决定翻越一个封闭的门...

我跑向围墙。在附近的篮球场上, 一群红色贝雷帽和来自铁各波若的宪兵 (穆萨∙铁各波若∙卡马拉是负责打击贩毒和严重犯罪的国务秘书---他与民主与发展全国委员会总统卡马拉没有关系) 在追我们。他们向我们小组的8个人开枪, 只有3人逃离。我们中的5人被杀死, 他们在面向贾迈勒.阿卜杜勒.纳赛尔大学的墙附近被枪击。

我们不能从那里出去, 所以我们跑回东卡路附近的破墙。一队红色贝雷帽在那儿等着我们, 有两卡车人。他们手持刺刀。我看见一个红色贝雷帽在我们面前用刺刀杀死3人, 所以我想跑回来。但我的朋友说, ‘我们有很多人, 让我们试着冲出去,' 我们就是这样逃脱的。"

反对派的领导人之一向人权观察描述了他如何在主席台上看他们下面的屠杀, 他无法相信所看到的:

"我们登上主席台, 当人们知道领导抵达时, 更多的人走进体育场, 场内挤满了人。我们正准备离开体育场并告诉人们回家时,  听到外面的枪声, 然后催泪弹被发射。士兵们剪断上空的电线让电流通过金属门并包围了体育场。

然后他们进入体育场射击。他们开始从大门口发射到体育场。我们在台上看到人们倒下, 真是难以置信。当每个人都跑了之后, 到处都是尸体, 我们仍然在台上。"

目击者还讲述了有更多的反对派支持者被总统卫队和其它安全部队在体育场周围被攻击, 体育场被两米高的墙环绕。当示威者试图爬墙逃生时, 许多被攻击者击落。反对派的支持者称他们也遭到穿便装的男子袭击, 这些男子带着刀,弯刀, 还有尖棍。

人权观察收集的证据有力地表明, 大屠杀和大规模的强奸(以下有记录)是有组织, 有预谋的。这一结论有证人和视频证据支持, 安全部队一进入体育场便立即开始向示威者射击, 反对派抗议活动是和平的, 并不代表威胁, 不应对其施行暴力。大屠杀的进行方式---联合安全部队同时抵达后, 封锁出口和逃生路线, 总统卫队同时并持续展开大规模致命射击---意味着组织,计划和预谋。

 

民族角度

在采访中, 许多几内亚人对暴行的民族性质表示震惊, 这使几内亚局势更加不稳。受害者大部分是帕赫尔族人, 他们几乎全都是穆斯林, 而体育场内的多数指挥官, 执政的民主与发展全国委员会主要成员, 包括政变领导人卡马拉, 来自东南部的森林地区, 大部分是基督徒或万物有灵论者。

目击者说, 很多凶手和强奸犯在攻击时做出带有民族偏见的评论, 侮辱他们, 看来似乎是针对反对派支持者中的主要族裔帕赫尔族人, 声称帕赫尔族人想夺取政权, 需要" 被教训。"人权观察还采访了见证来自东南部森林地区数千男子进行的军事训练的人, 训练地点在西南部城市非卡里亚附近的一个基地, 目的显然是为了组成一个主要由森林地区民族组成的突击队。

许多帕赫尔族受害者谈到由于他们的民族而受到威胁或虐待。例如, 一名妇女谈到她被身穿制服, 头戴红色贝雷帽的男子强奸, 她的攻击者一再提到她的民族:"今天我们将给你一个教训。是的,我们厌倦了你的技巧...我们将杀死所有帕赫尔族人。"  一名男子在孔达拉军营被关押了几天, 他描述了一个红色贝雷帽用手枪顶着他的头说:"你说你不想让我们掌权,你们更喜欢塞卢[帕赫尔族反对党主要候选人,塞卢达莱迪洛]...我们要杀死你们。我们将继续掌权。"

 

死亡数字和政府的掩盖

人权观察的研究证实在9月28日屠杀中死亡的人数远远高于政府所称的57名, 很可能有150-200人死亡。根据医院的记录, 对证人和医疗人员的采访, 反对派政党和当地人权组织收集的记录, 至少有1000多人在体育场袭击中受伤。人权观察发现的有力证据表明政府有系统地企图掩盖罪证。在9月28日下午总统卫队的成员控制了科纳克里的两个主要停尸房, 阻止有关家庭收回亲人尸体。

在随后的几个小时里, 证人和家庭成员说士兵们, 大部分戴着红色贝雷帽, 从城市停尸房把尸体移走,从体育场收集尸体, 然后把尸体带到军事基地隐藏。人权观察调查了被证实的50多个大屠杀死亡案件, 发现一半尸体已被军方带走, 其中至少六个最初被带到东卡医院的主要停尸房。

例如,马马"杜马马"巴,一名在9月28日屠杀中死亡的20岁学生, 他的尸体被当地红十字会运到东卡太平间。尸体失踪, 至今未能找到。巴的父亲向人权观察描述了他的经历:

"红十字会把尸体带到东卡医院太平间, 我跟着他们去那里。在医院, 我和医生谈话, 他们告诉我应该第二天回来取尸体。但是第二天, 停尸房被红色贝雷帽包围, 他们拒绝任何人进入。我们试图与他们谈判, 但被他们拒绝。上周五我去了大法伊察清真寺, 那里当时在展示东卡太平间的尸体, 但他的尸体不在那里。它已经消失了。"

哈米多∙迪亚洛, 一位26岁的鞋商, 头部被子弹击中, 在体育场死亡。他的一个好朋友当时受伤, 他看着迪亚洛的尸体被红色贝雷帽从体育场带到一个不知名的地点。尽管迪亚洛的家人在停尸房和军事基地广泛寻找, 仍无法找到迪亚洛的尸体。

阿尔马米∙撒母瑞∙图瑞军营的一个证人告诉人权观察在大屠杀后的几个小时内, 军队把47具尸体从体育场带到营地。然后当晚去了(他被告知是) 伊尼亚斯迪恩医院停尸房, 又收集了另外18具尸体。证人还说这65具尸体在半夜从军事基地被带走, 据说是被埋葬在集体坟墓中。

广泛的强奸和性暴力

在体育场内, 总统卫队, 还有在较小程度上,宪兵, 对数十名女孩和妇女进行了广泛的强奸和性暴力,他们的行为往往极端野蛮, 使受害者死于创伤。

人权观察的研究人员采访了27名性暴力受害者,其中大多数人不止被一人强奸。目击者说看到至少有4名妇女被总统卫队成员强奸后杀害,其中有的妇女阴道被枪击或刀刺。有些受害者阴道被插枪管,鞋和木棍。

受害者和目击者描述了强奸怎样公开地发生在体育场内, 以及在体育场周围的几个地区, 包括附近的厕所, 篮球场, 和附加体育场。除了在体育场所犯下的强奸, 许多妇女讲述了她们如何从体育场和寻求治疗的医疗诊所被总统卫队带到私人住宅, 在那里她们忍受日夜的残酷轮奸。抗议时和抗议后性暴力事件的水平,频率和残暴程度强烈表明它是一个系统的企图恐吓和羞辱反对派的行为,不是流氓士兵的随机残暴行为。

一位35岁的女老师告诉人权观察她是如何在体育场被轮奸:

"枪击开始后, 我试着跑, 但红色贝雷帽抓住我, 把我拖到地上。其中一人两次用他的枪把袭击我。当我倒下时, 3人袭击我。一个拿出他的刀子撕毁我的衣服, 并用刀砍我的背。我试着反抗, 但他们太强壮了。两个人把我压在地上, 另一人同时强奸了我。他们说, 如果我不让他们为所欲为, 他们会杀了我。然后第二个人强奸了我,然后第三个人强奸了我。他们同时打我, 并且一再表示他们将杀死我们所有的人。我相信他们的话---大约3米远, 另一名妇女被强奸, 强奸结束后, 其中一人用刺刀刺她的阴道, 然后他舔刀上的血。我看到身边发生这样的事...我非常害怕他们也会这样对待我。"

一位42岁的职业妇女在一所房子里被轮奸三天, 她向人权观察讲述了她的苦难:

"当我试着逃离枪击时, 我看到一些红色贝雷帽强奸一名年轻女子。其中一人向她的阴道开枪, 她没有再动。哦, 上帝, 每次我想到那个女孩这样死去...我不能忍受。这时, 另一个红色贝雷帽从后面紧紧抓住我, 说, ‘跟我来,否则我会对你做同样的事。' 他带我到一个没有窗户的军用卡车里。里面有大约25名年青男子和六名女子,包括我。行驶一段后,他们停下来,士兵告诉三四名女子出去。后来他们在第二个房子停下,他们告诉剩余的妇女出去。我立即被带到一个房间里, 身后的门被锁。

几个小时后, 其中3人走进房间---都穿军装, 带着红色贝雷帽。其中一人有一个小容器, 里面有白色粉末。他用手指蘸粉末并强迫放入我的鼻子里。然后三人都强奸了我。第二天他们再次强奸了我,但经过一段时间后,人两个两个地进来。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或他们是谁。我觉得阴道有灼烧感和瘀伤。我非常累, 头昏昏沉沉。在强奸我时, 那3人互相观看彼此。

我在那里3天。他们说,"你不会真的认为你会活着离开这儿, 对不对?  " 有时他们在互相争论, 说, ‘我们该杀她吗? ', ‘不, 让我们得到我们所需要的, 然后杀死她。'有时我听见另一个女人哭声从附近的一个房间传出, ‘请,请...啊, 天哪, 我的生命要结束。'在最后一天清晨6时,士兵们把我的头盖住,行驶一段时间,然后让我在一个街角下车,我全身赤裸。"

在现场的指挥官清楚地了解这些强奸,但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做任何企图阻止其发生。一位反对党领袖告诉人权观察他如何被总统卫队司令阿布巴卡尔 "同巴"迪亚基特中尉带出体育场, 当时他看到至少12名妇女被红色贝雷帽性侵犯。他指出同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制止强奸:

"我看到很多强奸。反对派领导人被慢慢带出体育场, 因此我们看到了很多。当我们从领奖台下来, 我看到一个女人躺在地上, 被五个红色贝雷帽包围并在草地上强奸。我看到其他裸体女人被红色贝雷帽带走[为了强奸] 。体育场外有更多强奸。在体育场外, 那里在下雨,有一个裸体妇女躺在地上。有三四个红色贝雷帽躺在她身上, 一人把枪插到她身体 [阴道]里。她痛苦地尖叫, 我们不得不看它。一路上, 有大约12名妇女被强奸。中尉在我们旁边, 他看到这一切, 但他没有做任何事来阻止强奸。"

对大屠杀, 性暴力和其它虐待行为的责任

根据收集的证据, 人权观察发现9月28日在体育场发生的大屠杀和性暴力似乎是有组织和有预谋的。所有对此有责任的人, 包括下达命令的人, 应被依法追究负责, 让他们为罪行负责, 这也包括任何试图掩盖罪行和毁灭证据的人。屠杀, 性暴力, 以及民族迫害似乎是系统性的,这表明这可能是一种反人类罪。因此, "指挥责任"原则适用于这里。那些担任责任职务的人, 他们应该已知道罪行(或计划), 和那些没有阻止或起诉责任人的人, 应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人权观察认为有需要进行独立刑事调查, 以便查明和起诉责任人,包括那些根据 "指挥责任"应负责的人, 这是迫切的。那些可能对大屠杀和性暴力应负刑事责任, 应被追究的人包括:

  • 上尉穆萨∙达迪斯∙卡马拉, 民主与发展全国委员会主席: 卡马拉虽然据称在9月28日不在体育场内, 他试图阻止抗议活动。所有证人的证词都称屠杀是由总统卫队成员所犯下的, 而卡马拉是总统卫队最终指挥, 在体育场内指挥红色贝雷帽的是中尉阿布巴卡尔 "同巴"迪亚基特, 卡马拉的个人侍从武官和他的贴身保镖领导。有证据表明体育场内的总统卫队来自阿法∙亚亚∙迪亚洛军营, 那里是卡马拉的基地。此外, 目前并没有证据表明卡马拉已开始任何法律程序, 以惩处或追究与屠杀和强奸有直接关系的下属。
  • 中尉阿布巴卡尔 "同巴"迪亚基特:人权观察采访的许多目击者说同巴当时在体育场内, 他是进行大屠杀和广泛性暴力的总统卫队的直接指挥。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他试图阻止屠杀或性暴力。
  • 马塞尔∙库乌及中尉:库乌及是迪亚基特的副手, 有时做卡马拉的私人司机。目击证人, 包括一些反对派领导人, 称他暴力殴打并多次威胁要杀死在体育场的政治反对派领导人。政治领导人称当他们从体育场去急救治疗诊所接受治疗时, 库乌及威胁说,如果他们离开汽车, 他会枪击他们并向他们投掷手榴弹, 不让他们看病。
  • 上尉克劳德∙ "考葡林"∙皮围, 总统安全部长:关于皮围在大屠杀期间是否在体育场内, 有互相矛盾的报告。目击者称他参加了9月28日傍晚对反对派领袖住所的袭击还有对反对派主要聚居区的暴力攻击。
  • 穆萨∙铁各波若∙卡马拉:作为负责打击贩毒和严重犯罪事务的国务卿, 他是参与体育场大屠杀的精英宪兵队的指挥。目击者称他当时在场。目击者还说宪兵在到达体育场之前, 他们几次试图阻止示威者, 在几个事例中, 他们向人群开枪, 造成至少3名抗议者死亡。目击者称宪兵部队参与了体育场的大屠杀, 但与总统卫队相比, 其成员较少卷入屠杀和强奸。在大屠杀后, 至少有72名示威者被宪兵部队拘留, 被拘留者称他们受到严重虐待。

需要一个国际调查和罪行问责委员会

由于几内亚安全部队的罪行非常严重,特别是总统卫队在9月28日和之后的日子里的罪行, 国际社会应有强烈反应。因此人权观察向非盟,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欧盟,联合国呼吁:

  • 完全支持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提出的对9月28日事件的国际委员会调查, 这已被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建立,确保它能立即有资源进行调查, 及时公布它的结果, 敦促几内亚当局完全支持此调查。
  • 强烈敦促几内亚当局确保对罪行和掩盖有及时,独立,公正,公开的刑事调查, 按照国际标准公正有效地起诉那些据称应负责的人, 包括发出命令的人和按指挥责任应负责的人。如果几内亚当局未能确保调查和起诉,几内亚政府,非盟,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欧盟和联合国应全力支持国际调查和起诉,包括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起诉,如果符合其章程要求。几内亚是国际刑事法院缔约国,这使得法庭对在其境内发生的种族灭绝,反人类罪,战争罪有管辖权。在9月28日的暴行之后,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表示几内亚在接受他的办公室的初步审查。初步审查是调查开展之前的一个可能阶段。

人权观察计划发布一篇完整的调查结果报告。由于暴行的严重性和需要有立即的国际行动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人权观察现在发布主要调查结果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