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拜登在人權問題須對中國強硬

美國經常藉故不採取行動

發表於: Foreign Affairs
National flags of US and China wave in front of a hotel in Beijing on February 4, 2010. © 2010 Reuters

與中國政府高級官員會面時提出人權問題;公開明確質疑人權侵犯而非僅由外交官私下關切;把中國14億人的權利放進所有與中國政策制定者的重要往來議程,不論是關於貿易、氣候變化或任何其他事務。

這些是人權觀察數十年來對每一屆美國行政機關提出的請求。假使美國在習近平上台之前就這麼做,可能早已在促進中國人權方面獲致相當成果。如今這些要求早已遠遠不足。總統當選人拜登在華盛頓忙於政權交接的同時,中國政府正在有計劃地鎮壓少數民族與宗教,包括任意拘禁一百萬維吾爾人,消滅維吾爾和西藏文化。中國當局還在持續打壓維權人士及律師,全面實施國家監控,並且摧毀香港的民主化進程。

拜登政府將無法袖手旁觀,也不能把中國對人權的侵犯僅僅視為外交政策議題。反之,新政府必須把中國的人權侵犯同時放進外交與內政的政策議程,因為受到這種侵犯威脅的人不只在中國——那裡的全面鎮壓早已如火如荼——在美國的企業、大學和流亡社群都已飽受北京威脅。中國正在破壞全球人權規範,而這些規範一旦被削弱也將禍及全球。

擺正優先次序

美國歷屆政府都嘗試與北京開展人權對話。它們要求中國釋放政治犯,為公開批評中國政府人士提供政治庇護,設法促成中國官員和公民社會領袖開展有關人權法和法律改革的討論。但它們的工作實際上徒勞無功,或許因為美國經常把人權議題置於相對次要地位,時緊時鬆的作法也難以適時回應北京的倒行逆施。

即將卸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直率指出中共統治的暴虐性,而且已對據信涉嫌嚴重侵犯人權的許多中國政府官員、機構與企業實施制裁。人權團體樂見這些舉措,但也擔憂特朗普政府的動機啟人疑竇而影響其訊息力道。畢竟,特朗普政府實施不人道的移民政策,蔑視人權法律與規範,已大大削弱美國在國內外的人權誠信。此外,特朗普過分誇讚習近平,煽動仇外情緒(例如堅持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讓人幾乎看不出他對中國人權的關注有任何理念基礎。

長久以來,美國寧願在人權問題上妥協,換取中國在其他方面的合作。美國決策者幾十年來不斷敦促中國實行經濟自由化,認為只要中國開放貿易和經濟自由化,人權保障必然隨之進步。這種期待從未成真,相反地,人權侵犯正在蔓延激增。

美國現在必須使自己成為中國政府在人權方面的可信對話者。為此,拜登政府未來必須展現其保護國內與全球人權的承諾。同時,必須對中國政府的侵犯人權行為採取堅持原則的一貫立場——不為達成交易而放鬆對當前迫切且持續惡化情勢的關注。

改變刻不容緩

北京正在逐步破壞包括要求各國為其侵犯人權行為負責在內的國際既成規範,並已取得驚人進展。聯合成為相關措施的重要場域。在那裡,中國政府騷擾人權專家,並且極力阻撓獨立的公民社會團體參與各項會議。北京脅迫各國政府支持其反人權議程,甚至未經同意就在自己發布的聲明中簽上其他國家的名字。

五十位聯合國人權專家已發出呼籲,要求舉行緊急辯論、召開特別會議並設立一位專門調查中國侵犯人權的特別報告員。拜登政府應支持這一請求。華盛頓還應當依照《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等條約的規定,幫助包括新疆維吾爾族在內的中國壓迫政策受害者收集並保存其遭受侵犯的證據,以便提出申訴。中國官員知道本國政府不會追究他們的侵權行為,但他們很在意來自國際的批評——乃至可能以大動作回應。例如,北京曾邀請數百名外交官、記者和宗教人士參加樣板旅遊,企圖掩飾侵犯人權行為,製造其治疆政策普獲支持的假象。以新疆侵犯人權的範圍和規模之大,將來可能招致國際審查與法律責任,應該足以令負責的中國官員感到自危。

中國正在破壞的人權規範是全球性的,其後果也將禍及全球。

拜登領導下的美國若要在聯合國對抗中國的反人權議程,就必須領導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結成聯盟。這些國家應當為聯合國主要職位推出候選人,參與具影響力的聯合國機構,並堅定支持獨立的公民社會團體——特別是對中國政府有所批判者——出席聯合國活動。

但這樣的協調工作不應限於聯合國。民主國家可以用來讓侵犯人權者承擔後果的最佳工具,大多需要許多國家同時採用才能發揮最大作用:對加害者的針對性制裁即為一例。今年夏天,北京對香港實施了嚴厲的「國家安全」法。作為回應,包括美國、加拿大、澳洲、英國和紐西蘭在內的幾個國家已宣布中止與香港的引渡條約。更多這種協調一致的行動,可能說服中國官員改弦易轍。

拜登政府應尋求恢復華盛頓與中國各地獨立公民社會殘存力量的聯繫,包括維權人士、學者、律師和宗教領袖。習近平政府已迫使許多倡導出格觀點或批評執政當局的人士噤聲、入獄或流亡海外,例如蔡霞和羅冠聰。這些人不懼犠牲,只為促使北京落實人權承諾——據說這也是美國的努力目標。

它是國內事務

拜登政府不僅應將中國政府對人權的敵視作為外交政策的急務,也應作為國內政策的重點。根據在美國大學留學或工作的中國公民,包括少數民族人士指出,北京企圖通過監視課堂討論和威脅家屬等各種手段來控制他們。當受害者向美國執法部門或其他機構求助時,經常得不到理解。此外,歷屆美國政府從未盡職防範美國企業在中國開展業務時實施或助長人權侵犯。

新政府應該考慮增設一個特別大使職位,拉近最瞭解中國事務的美國國務院與其他國內機構之間的差距。舉例來說,這名新官員可以協助執法單位和教育機構應對源自北京的侵犯人權行為,甚至將這些國內議題納入美國外交政策建制的工作重點。這名官員還可以致力對抗特朗普總統以言論挑起的反華種族主義,強調一個尊重人權的美國政府將保護——而非妖魔化——華裔社群。

中國境內人權侵犯的後果將波及全球:最明顯的例證或許就是新冠肺炎危機,它的惡化緣於中國政府在疫情初期的言論審查。習近平政府對全球人權的威脅已較四年前更為嚴重。拜登政府的任務艱鉅,但首先應將人權作為其對華政策的重中之重,修復其國際同盟,並強化各種人權機構。若能在這一重要問題上發揮領導作用,美國將為全世界努力爭取自己權利的人們帶來些許寬慰。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