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拥有生机勃勃的公民社会和媒体,受到强大的宪法保护。人权遭侵犯者大多是美国社会中最弱小最易受攻击的群体:移民、少数族裔及族群、儿童、老人、穷人和囚犯。

美国被监禁者的数量超过其他任何国家。违背人权原则的刑罚仍普遍存在,比如死刑、单独监禁和对青少年判处不得假释的终身监禁,且时常体现出种族不平等。越来越多的非美国公民被关押在入境者羁留场所,尽管他们中的大部分既不危险也不会逃跑。针对非法入境和再入境的联邦起诉逐步增加。

在巴拉克·奥巴马总统治下,联邦政府继续执行某些侵犯人权的反恐政策,比如在关塔那摩的军事监狱关押未被起诉的嫌犯,以及特别军事法庭所采用的问题重重的司法程序。

死刑和过度惩罚

2012年,康涅狄格州加入其他十六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行列,正式废除了死刑。有三十三个州仍允许执行死刑。十一月,加利福尼亚州的选民以微弱差距否决了旨在废除死刑的34号提案。本文成文时,2012年美国共有42人被执行死刑。自2000年以来,死刑执行有逐渐减少的趋势。

将近二十年前,加州成为第一个采用严厉的“惯犯法”的州,累犯从此遭受重判。今年十一月,加州选民高票通过议案,停止对某些非暴力的三次犯罪者判处终身监禁,同时允许已被判终身监禁的同类囚犯寻求重审。马萨诸塞州则走上了完全相反的道路,成为第二十七个颁布“惯犯法”的州。

长刑期导致监狱里关着很多老年人。人权观察2012年的报告《铁窗后的老人》指出,在2007到2010年间,65岁以上囚犯数量增长的速度,比同时期囚犯数量增长的速度高出94倍。监狱也没有充足的设施来安排这些老年人。

监狱里目前共有2600名被判无假释终身监禁的青年犯罪者。不过,今年在取消对青少年实施无假释终身监禁方面有很大的进展。2012年,人权观察发现,几乎每个被判无假释终身监禁的青年犯罪者都曾报案说遭到感化官或其他囚犯的身体虐待或性侵害。

六月,美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对青少年的强制性无假释终身监禁违宪,导致该国大约85%被判无假释终身监禁的青少年的案件被认为有问题。九月,加利福尼亚州颁布法律,向近三百名被判无假释终身监禁的青年提供了复核和假释的机会。

在成年人监狱中,对青少年实施单独监禁的做法十分普遍,时间经常达到数周或数月。2011年有超过九万五千名十八岁以下的人被关押在成年人监狱。单独监禁常引发严重的精神和生理问题,且严重不利于青少年囚犯的改过。

因性犯罪入狱的青年经常遭受严苛的对待。《亚当·沃尔什儿童保护和安全法案》(Adam Walsh Child Protection and Safety Act)要求司法机关将犯有某些性犯罪的青少年的资料登记至公众能够浏览的全国性在线档案处。这种登记对青年犯罪者的教育、住房和就业都造成了影响。许多州都有类似的严苛法律。

监狱条件

与2010年时一样,美国仍然是世界上被监禁者人数最多的国家,总人数达160万,同时也是世界上人均监禁率最高的国家,平均每十万名居民中就有500人被监禁。

2012年五月,美国司法部(DOJ)发布了根据《消除监狱强奸法案》(Prison Rape Elimination Act,PREA)制订的最终标准,以便发现、避免、减少和惩罚监狱内发生的强奸行为。该标准即刻起对司法部下属的所有单位产生约束力。一份总统备忘录说明,《消除监狱强奸法案》对其他联邦机构——包括国土安全部——下属的拘禁设施也同样具有约束力。这些机构必须提出各自的规章和程序以贯彻该法案。

2010年,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加利福尼亚州必须减少其州监狱内囚犯的数量,因为这些监狱过度拥挤,医疗和精神健康护理状况较差。加州的应对措施是将州监狱内关押的大量囚犯转移到县监狱。这一做法被称为“再调整”。起初,再调整使得州监狱里的囚犯人数急剧减少,但现在下降幅度已趋稳定。

刑事司法系统中的种族不平等

长期以来,在美国的刑事司法系统中,少数族裔及族群受审的数量一直高得不成比例。非洲裔美国人只占总人口的13%,但在被逮捕者中却占到28.4%。根据美国司法统计局(Bureau of Justice Statistics)的数据,监狱中关押着3.1%的非洲裔人、1.3%的拉丁裔人和0.5%的白人。由于少数族裔及族群人士有刑事犯罪纪录的比例超高,因此与白人相比,他们更容易在就业、住房、教育、公共福利、陪审服务和投票权方面遭到污名化和法律歧视。

白人、非洲裔美国人和拉丁裔人的毒品使用率差不多,但因毒品犯罪而被逮捕和起诉的比例却大相径庭。非洲裔美国人因毒品犯罪——包括持有毒品——而被捕的比例是白人的三倍。

2008年,非洲裔美国人驾车者被停车搜查的机率是白人驾车者的三倍、拉丁裔驾车者的两倍。在纽约市,被警察“拦路搜身”的人中有86%是黑人和拉丁裔人,尽管他们在该市人口中只占52%。根据纽约公民自由联盟(NYCLU)的数据,被“拦路搜身”的人中有89%都是完全无辜的。

非公民的权利

大约有2500万非美国公民生活在美国。政府估计其中有1080万人没有居留许可。

在2012财年,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ICE)驱逐的非美国公民达到了破纪录的396906人。遭到联邦起诉的违反移民法行为和遭到羁留的移民人数都显著增加。全国各地现有超过250个羁留场所。

2011年,对非法入境和再入境的起诉分别超过34000宗和37000宗。非法再入境是目前被起诉最多的联邦罪。很多被起诉者都没有或只有轻微的犯罪纪录,而且在美国有亲属等重要的关系。

“安全社区计划”(Secure Community)和其他涉及地方执法的联邦项目在致使被驱逐人数增加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按照联邦政府的描述,这些项目都是集中打击危险罪犯的,但是“安全社区计划”中所驱逐的移民大部分都被联邦政府分类为“非罪犯”或轻度违法者。这些项目可能会加剧移民群体对警察的不信任,阻碍犯罪的受害者寻求保护和救济。一些地方政府和州政府曾试图限制这些项目的影响范围。

九月,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表示,将重新考虑在各个羁留设施之间移送被羁留者的政策。人权观察曾于2011年报导说,有大量被羁留者在各羁留设施之间被频繁移送,且过程十分混乱。这使得他们难以进入正常程序解决问题,家人要帮助他们也很困难。

九月,一些影响无证移民权利的州法被联邦法庭废除。在阿拉巴马州,法院推翻了该州的一些法规,如儿童入学须持有移民许可,以及州法院不得强制执行一方为无证移民的合同。佐治亚州惩罚与非法移民共事或帮助运送他们的人的法规被法庭推翻。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亚利桑那州移民法的多项条款,但仍有一项要求警察在对某人是否拥有居留许可持“合理怀疑”时应检查其移民身份的条款被保留有效。该条款提高了亚利桑那和其他州的移民家庭遭到当地政府侵害的风险。

与亚利桑那州一样,阿拉巴马州的移民法拒绝承认无证移民及其家庭——包括身为美国公民的儿童——的基本权利。

六月,联邦官员迈出了积极的一步,暂停了对某些幼时被带至美国的无证移民的驱逐。要符合《儿童移民递延法案》(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的条件,入境者年龄须在30岁以下,在美国居住满五年以上,从未被判犯有严重罪行,而且必须是在学校就读学生,并持有高中毕业文凭,或者曾在军队服役。

数以十万计的女性移民农场工人在工作场所面临很高的性暴力和性骚扰风险。因为工作场所保护不力,也因为害怕被驱逐或遭到雇主报复,她们在遭受侵害后经常不报案。

劳工权利

数以十万计的儿童在美国的农场中工作。1938年的《公平劳动标准法案》(Fair Labor Standards Act)规定,针对童工的最低年龄限制和最长工时限制不适用于农场工人,使得他们从幼年起便从事过长时间的劳动,且其工作环境十分危险。多数农场童工是拉丁裔人。他们冒着杀虫剂中毒、中暑、受伤、终身残废和死亡的风险从事工作,一天经常工作超过十个小时。2010年,在遭受致命职业伤害的16岁以下儿童中,有75%在种植业工作。除此之外每年还有成千上万童工受伤。现有的联邦保护措施经常得不到执行。

四月,劳工部撤回了2011年提交的新监管规定。该规定本打算数十年来第一次更新禁止16岁以下儿童从事的危险农业工作清单(联邦法律禁止18岁以下儿童从事非农业的危险工作)。国会中若干议员错误地宣称,新规定将损害家庭农场和农业技能培训。他们提交了法案来阻止这些规定。

由于与带薪假期和母乳喂养场所有关的法律的薄弱和缺乏,以及对负有家庭责任的工人的歧视,都对成百上千万工人,包括了初为父母者,不利的处境。假期过少造成婴儿的免疫接种被推迟、产后抑郁和其他的健康问题,还致使母亲较早停止母乳喂养。

奥巴马政府曾经提出一项监管措施,使某类家护工作者得到最低工资和最长工时的保护。这些工人大部分是妇女,其中很多是移民和少数族裔。他们为残疾人和老年人提供了必不可少的服务。

健康政策

六月,美国最高法院支持了《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该法案显著增加了许多公民获得医疗保险和医疗保健服务的机会。

在美国,艾滋病毒感染对少数族裔、有男男性行为者和跨性别女性造成的影响仍然大得不成比例。许多州仍在破坏人权和公共卫生工作,表现为限制性教育、对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法律保护不力、抵制像换发注射针管这样的减低危害项目,以及对艾滋病防治的拨款不足。有害的刑事司法政策包括对艾滋病毒感染者加重量刑的法律,以及将使用安全套作为卖淫活动的证据。人权观察在四个大城市调查到,这种做法导致性工作者不愿使用安全套来防病和避孕,人权和公共卫生都因此而受害。

残疾人

六月,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CRPD)送交参议院批准。待批准的文件做出了很多保留,包括说美国法律已经符合该公约的要求。本文成文时,该文件的批准工作仍处于停顿状态,至少要拖到2013年。

妇女与女童权利

《反对对妇女施暴法》(Violence Against Women Act,VAWA)是向家庭暴力、性暴力及跟踪行为的受害者提供法律保护和服务的主要联邦法律,现在该法却前途未卜。本文成文时,国会延长该法生效年限的程序已陷入停滞,原因在于对该法是否保护移民、LGBT(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和部落中的受害者存在争议。

国防部的统计表明,军中每年估计会发生1万9千起性侵害案,但在2011财年只有3192人报案,只有240人的案子最终进入军内起诉程序。最近宣布的处理这一问题的计划将解除前线指挥官对此类案件的调查责任。然而此类案件仍然会由军内指挥系统处理。

即使在军队外,对性暴力案件的调查也十分不足。全国只有不到20%的性侵害案件报告给警察,即使报了案,调查也不一定得力。举例来说,人权观察研究发现,2009年到2011年间,在哥伦比亚特区,大量向警察报告自己遭受性侵害的受害者的案子都未经调查即被结案。人权观察此前还发现,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伊利诺伊州,对性侵害受害者进行法医检查的工作会拖延数年之久。

一项医保改革要求雇主给雇员买的健康保险中必须包含避孕措施。尽管持反对意见的雇主提起了数十起法律诉讼,但该改革还是于今年生效。大约4700万妇女从此可以免费获得避孕工具。各州2012年通过的反堕胎法内容包括限制包含堕胎的保险,限制药物流产,禁止怀孕20周以上者堕胎。有八个州的法律强制在堕胎之前做超声波检查,讨论弗吉尼亚州的一项法案时披露的信息显示,法律要求的超声波检查会强制受检女性接受阴道探头插入,这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反弹。

性倾向与性别认同

公众对同性恋婚姻的态度有所改变。在十一月的投票中,马里兰州、缅因州和华盛顿州都通过了支持同性恋婚姻的提案,加入到其他六个允许同性婚姻的州和哥伦比亚特区的行列中。这是同性恋婚姻历史上第一次在直接投票中获得批准。明尼苏达州选民还否决了一项在该州禁止同性恋婚姻的提案。二月,联邦上诉法院宣布,加利福尼亚州2008年投票通过的禁止同性婚姻的提案违宪。该判决已被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

《婚姻保护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DOMA)仍然在联邦一级禁止承认同性婚姻。五月,北卡罗来纳州成为美国第三十个在州宪法中禁止同性婚姻的州。新泽西州议会通过法案允许同性婚姻,却遭到州长否决。

巴拉克·奥巴马表达了他个人对同性恋婚姻的支持,美国高官也表态承认LGBT权利属于人权。

然而,联邦法律并没有向因性倾向和性别认同而受歧视者提供任何保护。只有21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有法律禁止基于性倾向的就业歧视。

反恐

2011年12月31日,奥巴马签署2012财年的《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该法案纳入了现行的不经起诉就无限期关押恐怖分子嫌疑人的做法,还要求特定的恐怖分子嫌疑人如在美国境内被捕也须首先由军方关押。二月份发布的一项总统政策指令缩小了该法案中军方强制关押部分的适用范围,称其过分严格且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一月十一日是关塔那摩关押恐怖分子嫌疑人的十周年纪念日。《国防授权法案》重申了对从关塔那摩转移在押者的国会限制,并作了一些次要的修改。本文成文时,还没有在押者据此从关塔那摩转出。对两名维吾尔人的关押被联邦法官判为违法,因此国会限制不适用于这两人。他们于四月被安置到萨尔瓦多。七月,在另一宗不适用国会限制的案件中,易卜拉欣·库希(Ibrahim al-Qosi)根据特别军事法庭的程序达成认罪协议,得以返回他的祖国苏丹。九月,阿德南·拉蒂夫(Adnan Latif)成为第九个死于关塔那摩监禁的在押者。在阿富汗被美军抓获时只有15岁的奥马尔·卡德尔(Omar Khadr)则在达成认罪协议后被送回其祖国加拿大,他将在此服完八年徒刑。目前,关塔那摩的在押者共有166人。

三月,先前关于一年内建立在押者定期复核机制的截止日期已到。国防部没有进行任何复核,但发布了规章,概述了复核程序。国防部还想建立一套新规定来限制在押者接触律师,这些新规定将由关塔那摩军事指挥官负责监管。九月,联邦法官判决限制接触律师的规定违法。美国政府于十一月提起上诉。

四月三十日,司法部就两人在中央情报局的秘密关押下死亡所进行的调查——由特别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领导——未提起任何诉讼即告结案。这项调查最初包括大约一百名被中央情报局关押者的案件,但司法部于2011年将调查重点缩小至死亡的两人。

2003年至2006年间,美国将至少15名利比亚公民非法送回穆阿迈尔·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此前,美国曾对他们中的一些人实施关押、审讯、酷刑和其他虐待行为达数年之久。两名前在押者指称,他们曾遭水刑,使得美国坚称只有三人被用过水刑的说法受到质疑。没有与达勒姆调查有关的美国官员和他们接触过。

六月,五名被控策划911袭击的嫌犯被关塔那摩的特别军事法庭提审。特别军事法庭对阿卜德·拉希姆·纳希里(Abd al-Rahim al-Nashiri)的预审仍在进行中。他被控策划了2000年十月也门发生的炸弹袭击科尔号驱逐舰事件。国防部还发布了对另一名在押者的初步指控。

在纽约警察局(New York Police Department,NYPD)对清真寺、穆斯林学生组织和穆斯林商界进行广泛监视的行为被曝光后,纽约警察局的助理局长托马斯·加拉迪(Thomas Galati)在法庭作证称,监听项目所获得的信息没有引起过任何恐怖主义调查。

美国官员们试图通过演讲和媒体报导来解释美国在巴基斯坦、索马里和其他地区用无人机进行定点清除的政策。他们说,该政策只涉及定点清除那些用传统执法手段无法触及的对象,但他们还是以战争法和自卫来作为定点清除的法律依据。

奥巴马的首席反恐顾问约翰·布瑞南(John Brennan)断言,对基地组织、塔利班或与之有关的军事组织的任何成员进行定点清除都是正当的,即使清除地点并非公认的战场。这一定义如果生效,那么战争法所允许的定点范围将会扩大。中央情报局在多宗无人机袭击中起到的作用意味着,涉嫌违反战争法的行为不会受到任何追究。媒体报导描述说,奥巴马总统亲自批准了美军进行的每一桩定点清除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