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印度:修订《公民身份法》引发抗议、攻击

穆斯林面临歧视政策,示威者遭针对打击

抗议印度修订公民身份法和身份查核政策的民众,在德里穆斯林聚居的沙辛巴格区(Shaheen Bagh)举行示威,2020年1月。 © 2020 Md Meharban

(纽约)- 人权观察在今天发表的报告中指出,印度新制定的公民身份法案及政策具有歧视性,并已引发对穆斯林的暴力行为。主张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印度人民党(人民党)政府于2019年12月通过《公民身份法》修正案,首次以宗教作为公民身份的基础。该法案及计划中旨在找出“非法移民”的全民身份查核程序,恐将危及数以百万计印度穆斯林的公民权利。

这份82页的报告《‘枪毙叛国者’:印度穆斯林在新公民政策下遭受歧视》指出,警方及其他官员对于政府支持者攻击抗议新公民政策人士的行为一直未予制止,然而,警方却迅速逮捕批评新政策人士并驱散其和平示威,包括使用过度且致命的武力。

 “印度总理曾呼吁全民团结对抗新冠病毒,却至今没有呼吁团结抵制反穆斯林的暴力与歧视,”人权观察南亚区主任米纳克什・甘古利(Meenakshi Ganguly)说。“政府政策已为群众暴力和警方不作为打开大门,全国各地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群因此陷入恐惧不安。”

该报告基于超过100份访谈,受访者包括来自德里和阿萨姆邦、北方邦的暴行受害者及其家属,以及法律专家、学者、社运人士和警方官员。

新修订的公民身份法加速邻近穆斯林国家阿富汗、孟加拉和巴基斯坦非正规移民申请庇护的程序,但不包括穆斯林。该法制定同时,人民党政府正在推动一项国家公民身份查核程序,通过国家人口登记(NPR)和国家公民登记(NRC),清查“非法移民”。尽管人口登记工作因新冠疫情暂时延搁,内政部长和其他人民党领导人的说法仍令人担忧,数以百万计的印度穆斯林可能将被剥夺公民权和选举权,包括许多已在印度定居数个世代的家庭。

联合国许多国家均已公开批评这项公民身份法案带有宗教歧视性质。但多位人民党官员均曾嘲讽威胁抗议人士,同时他们的支持者则涉及聚众攻击异见人士和反政府示威者。某些人民党领导人将示威者说成是“叛国者”,应予射杀。

2020年2月在德里,族群冲突以及印度教暴民对穆斯林的攻击造成逾50人丧生。目击者陈述和视频证据显示,警方与暴民有所串通。其中一起事件,有一群警员围殴、嘲讽五名已遭暴民打伤的穆斯林,还命令他们唱国歌作为羞辱。其中一人事后不治

在人民党执政各邦,尤其北方邦,已有至少30人遇害,死者大多为穆斯林。在其他抗议活动,包括学生示威时,警方对亲政府人士攻击示威者均袖手旁观。“暴力发生时,警察已经在校园里,”德里一名大学生说,他在亲人民党团体攻击示威学生时负伤。“我们向他们求救,然后奔跑躲避暴徒,但警察始终没有伸出援手。”

国家公民登记迄今已在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造成近2百万人可能被任意拘押并沦为无国籍者。该邦于2019年8月率先完成公民登记。人权观察发现,阿萨姆邦的登记程序缺乏标准化,导致官员作出任意和歧视性的决策,拿不出(数十年前签发的)身份证明文件的贫困居民遭到不当刁难,无法自证公民身份。女性比男性更难取得这类文件,因而受到不成比例的影响。阿萨姆邦的执行情况令人对全国性公民登记更感忧虑。

人权观察指出,阿萨姆邦负责判定公民身份的“外国人法庭”(Foreigners Tribunals)缺乏透明度和标准程序。据人权团体和媒体报道,穆斯林受审人数远远多于印度教徒,被宣告为外国人的比例也比印度教徒高出许多,政治压力显而易见。甚至有些政府官员军中人员也被宣告为非法移民。

 “我们卖了两头乳牛,还有许多只鸡和山羊,”一位妇女说,她的家庭负担不起在外国人法庭确认公民身份的法律和文书费用。“我们已经没有东西可卖了。”

人权观察表示,这份《公民身份法》修正案违反印度的国际义务,即不得以种族、肤色、族裔或原国籍或民族出身为理由剥夺公民权。印度政府应该撤回法案,确保未来任何有关庇护和难民事务的国家政策不带有包括宗教在内的任何歧视,并且遵守国际法准则。它还应该放弃在全国实施公民身份查核的计划,直到通过公开谘询建立标准化程序,并设置正当程序保障以确保贫民、少数族群、移民或境内流徙者以及女性不遭受不当刁难。

 “印度政府试图将公民身份法与公民身份查核程序脱钩,但无法让少数族群安心,因为人民党领导层持续发出矛盾、歧视和仇恨的言论,”甘古利说。“印度政府应立即撤销违背印度国际法义务的相关政策,调查对警察滥权的指控,并且保护言论和集会自由。”

 

报告案例摘要

 

艾斯兰(化名),阿萨姆邦

艾斯兰是孟加拉裔穆斯林,在古瓦哈提(Guwahati)从事司机工作。他的父母、妻儿都被列入阿萨姆邦国家公民登记册,只有他被排除。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他的名字在不同文件上拼写不同,这种情况在印度十分常见。他说,他的选民登记证和所得税识别证(名为“永久账户编号”)上面的名字拼写不同。“永久账户编号卡的表格是英语的,而选民登记证的表格则是阿萨姆语,”他说。“所以他们在翻译成英语的时候,拼写方式常有差异。”

 

萨里玛(化名),阿萨姆邦

萨里玛是一位45岁的孟加裔穆斯林,住在巴尔佩塔(Barpeta)区。她在2019年2月被宣告为非正规外国人。然而,她的亲戚却用同样的证件通过查核。她的律师说,这是因为萨里玛出庭口头作证时未能适当说明她的情况,这在乡下十分常见,因为许多人并不确知自己的年龄和其他细节。“当事人都很穷,他们不知道后果,”她的律师说。“她无法告诉法庭她有一位继母,也不知道自己有几个兄弟姊妹,或他们几岁。”

 

阿萨德・拉扎(Asad Raza),穆斯林神职人员,北方邦

穆扎法尔纳加尔(Muzaffarnagar)区警方据报于12月20日闯进一所伊斯兰神学院,对其进行洗劫并拘留该院神职人员和35名学生,其中15人未满18岁。神职人员阿萨德・拉扎表示,当天下午的祈祷结束后,来了数十名警察,他们说是追捕示威者,实际是来捣乱,恣意打人、破坏财物:

我一打开大门,警察就冲进来打我。他们撞破每一间房门,搜捕学生。他们始终没有说明逮捕的理由,只是一直殴打我们。他们抢走我们的手机,至今没有归还。他们还拿走办公室的现金。这里从没发生过这种事。

 

达拉普里(SR Darapuri),退休警察,北方邦

达拉普里曾任高阶警官,现在成为著名社运人士。去年12月,他遭到软禁,不让他参加反对公民身份法的抗议。警方随意编造罪名将他逮捕,也许是为了杀鸡儆猴。“如果他们可以对一个退休的高级警官这样做,我真不敢想像他们会怎样对待老百姓,”他说。

达拉普里说,北方邦警察的行为构成公然歧视:“他们根本懒得掩饰偏见,因为他们知道有人会保护他们到底。”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区域/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