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失明的女孩在上海市盲人学校的教室中阅读盲文。

©2007 路透社/尼尔・埃里亚斯(Nir Elias)

(纽约,2013年7月15日)-人权观察今天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残障儿童在获取教育方面遇到重大阻碍,且许多这样的儿童得不到任何教育。在高等教育方面,政府的指导意见允许大学限制或不予录取具有某些身体或精神残障的考生和学生。

据官方统计,中国至少有8千3百万残障人,其中超过4成是文盲。虽然政府数据显示,初等教育几已达到全面普及,但在残障儿童方面却存在极大落差:百分之28的残障儿童没有获得他们有权享受的基本教育。

这份题为“‘只要让我们继续上学’:中国残障人受教育阻碍重重”的报告共75页,内容记载残障儿童及年轻人为何难以在自己社区中的普通学校获得教育。

人权观察的这份报告是基于60馀人的访谈记录,受访者主要是残障儿童或年轻人及其家长,并且参考了政府发布的资料和专家的政策评估文件。虽然中国政府已制定关于残障人教育的法律法规,承诺要提高残障儿童的入学率,并且减免他们的学杂费,但本报告详细说明了学校如何拒绝残障学生入学、施以压力迫使他们退学、或未能提供合理的课堂便利以协助他们克服与残障有关的各种阻碍。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残障儿童有权和所有其他孩子一样到普通学校上学,并且有权依据他们个别的学习需求得到支持。然而有些学校未能──或干脆拒绝──提供这些学生的所需。”

中国政府于2008年采取了重要步骤,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因此有义务发展全纳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系统,使普通教育系统充分无障碍地向残障儿童敞开大门,让所有儿童在共同学习和玩耍中获益。研究显示,有残障和没有残障的学生在一个有足够支持的全纳环境中共同学习,可以得到更好的学习成效。

目前,残障儿童被排除在普通学校之外,除非他们能证明自己“能适应”学校的物理环境及学习方式。全纳教育固然不是一夕之间可以达成,但中国政府迄今尚未提出迈向此一目标的明确、一贯的策略,也没有划出足够的资源,用于在普通学校系统中教育残障学生。

中国政府有义务确保各学校为残障学生提供“合理便利(reasonable accommodations)”,以减低其障碍对学习表现的影响,除非这种便利对政府而言过于困难或昂贵。但人权观察发现,在各教育阶段,普通学校都很少甚至完全没有为这些学生提供便利。一位家长曾被校方明确告知,既然她的孩子来到一个“正常的环境”,那就应该由这位有残障的孩子去适应学校,而不是反过来;另一位家长说,她必须整天背著孩子上下楼梯,因为教室和厠所不在同一楼层。有些儿童被完全忽略,因为普通学校的老师很少或没有受过全纳教育的训练,不懂得如何适应他们的需要。

残障学生即使能克服这些阻碍一直升学到高等教育阶段,在此时又会遇到更多困难。根据政府的政策,高校考生必须通过体检,检验结果会作为招生过程的一部分,直接送到大学。政府还发布指导意见,容许学校限制或不予录取具有某些身体或精神障碍的考生。以视力障碍的考生为例,有十几种专业可不予录取,另外十几种专业(包括法律和生态学)则将他们列为不宜就读。

残障学生虽然可以就读特殊教育学校,而这些学校一般也都设备完善,但这些学校将残障学生与一般人群隔离,许多儿童必须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离开家人,而且他们在初中之后的出路很有限。

教师是实现全纳教育的关键,但大部分受访者告诉人权观察,普通学校的教师很少调整教学方法以适应残障儿童的需求。教师很少得到制度性的支持──他们没有助教人员,经常要单独教导30到60人的大班,又缺乏全纳教学方法的培训,因为教育当局只拨发很少甚至没有任何经费供各校提供便利。

“在任何一个课堂上,儿童的学习能力都是各不相同的,老师必须具备各种教学技能,以鼓励所有孩子的学习和发展,”理查森说。“光是通过扩充教师的培训,就足以大幅改善残障学生遭到排斥的一部分问题。”

这份报告同时指出,准官方组织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以及教育部都有所失职,未能解决歧视问题,确保普通学校提供合理便利,也没有告知家长和残障儿童他们的教育权利和选择。

人权观察呼吁中国政府研拟明确的策略计划,以便朝向真正的全纳教育系统迈进。中国政府还应当修正现行法律法规,以符合其根据《残疾人权利公约》所负有的义务。1994年《残疾人教育条例》正在进行修订,虽然修订草案已有某些进步,但仍未履行中国政府在《残疾人权利公约》下的法律义务。

人权观察同时呼吁中国政府,制定符合《残疾人权利公约》的合理便利政策,并建立监督机制,对歧视个案提供有效的救济,同时应研拟支持家长的外展方案,使他们了解孩子的权利和教育选择。

“全纳教育不只是一项法律义务,”理查森说。“它也是打击刻板印象与歧视、建立一个宽容和包容社会的重要途径。”

证言选录

我们家附近的小学不让俺们入学,找他们几次都不让…因为这个我一直特气愤…这是因为俺这个小孩跟其他孩子不同。
──对一位母亲的访谈,她的9岁儿子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和智力障碍,河南省,2013年1月。

我有一个个案,那个孩子一至三年级,老师都不太理会他,据他说就好像是‘放羊吃草’一样…到了四年级,有一个老师发现只要把试卷打印成大字,这个孩子可以考得很好,所以老师以后就帮他把试卷放大…这样的支持是没有体制保障的,只能依赖老师的自觉或者是爱心。
──对一位研究全纳教育学者的电话访谈,2013年4月。

她想读书,还哭呢。现在是六年级毕业,但是读不到…初中是可以让她上学的,但是太远了走不了,她又骑不了单车。
──对一位祖母的访谈,她的13岁孙女有多重障碍,广东省,2012年12月。

 “躯干和肢体残疾考生…不予录取。”
──首都医科大学2009年招生章程,这是北京一所着名的公立大学

“身体健康,五官端正,口齿清楚,肝功正常,双眼裸视力均在5.0(含)以上,无色盲色弱,身高1.65米以上的男性考生。”
──航海技术专业招生条件,福建省集美大学

当我发现我达到分数线但没被录取,我打电话到招生办,他们的答复是鉴于你身体方面的情况,不适合我们专业的学习…当时挺失落,没争辩。那时候对残疾人的歧视已经司空见惯,也不认为有什么方式可以改变他们的观念。
──对一位26岁因白化症而导致弱视的男士的电话访谈,2013年5月。

一般学校不收的残疾孩子都送到残联。残联把这些孩子做一个评估;凡是领了残疾证的,都要到他们的特殊教育学校…这是违法的嘛!…[残联]应该帮残疾人维权的嘛!应该是坚决的不容许学校这样做嘛!但是残联现在是反过来的。
──对一位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员工的访谈,广东省,201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