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rakan man holds homemade weapons in front of a house that was burned during fighting between Arakan Buddhist and Rohingya Muslim (and non-Rohingya Muslim) communities in Sittwe on June 10, 2012.

© 2012 Reuters

(曼谷)- 2012年6月在缅甸西部爆发致命的宗教暴力事件当中,缅甸安全部队在这过程中不但没能保护若开族佛教徒,也没有保护罗兴亚穆斯林,还在此后杀戮、强奸并大量逮捕罗兴亚穆斯林。缅甸政府限制人道主义救援进入罗兴亚族社区,导致超过十万人被迫逃离家园,并且急需食物、居所及医疗保障。

这份长达56页的报告《“政府本可制止的”:缅甸若开邦宗教暴力及随后的侵权行为》,详述了缅甸政府没有采取必要措施以抑制日趋紧张的局势和在若开邦爆发的宗派暴力冲突。虽然军队最终控制住了该邦首府实兑(Sittwe)的暴民暴力,若开族和罗兴亚族的目击者都向人权观察组织指出,在两族互相攻击对方时,政府军在场,而他们却任凭双方烧毁村庄,滥杀无数。

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布莱特•亚当斯说:“缅甸安全部队没有对若开族和罗兴亚人进行保护,而且对罗兴亚人展开了一场暴力袭击和大规模逮捕。缅甸政府宣称该行动是为了结束种族冲突和人权侵害,但是近期发生在若开邦的事件证明由政府资助的迫害和歧视仍在继续。”

人权观察指出,缅甸政府应该采取紧急措施,停止其部队对人权的侵犯,确保人道主义援助得以进入,并准许独立的国际监督员进入受影响地区调查侵权行为。

这份《政府本可制止的》报告取材自六月至七月间与57人所进行的面谈,包括受影响的若开族、罗兴亚人以及其他在缅甸孟加拉的人。罗兴亚人因最近的暴力和虐待事件向孟加拉寻求难民庇护。

暴力事件爆发于六月初,起因是有消息流传:在5月28日由一名若开族佛教徒妇女在兰里镇(Ramri)被三名穆斯林男子强奸并杀害。一份详述犯罪细节的煽动性小册子在当地流传开来。于6月3日,大批在桐沟(Toungop)的若开族村民将一辆巴士拦截下来,并残忍地杀害了车上的10名穆斯林。人权观察已证实,附近的当地警察和部队当时只是袖手旁观而没有进行干预。报复行动于六月八日展开,数千名罗兴亚人在周五穆斯林祈祷后在孟都县(Maungdaw)杀害了为数不详的若开族,并毁坏了相当多若开族的财物。之后,若开族和罗兴亚人之间的暴力冲突席卷了整个实兑和周边地区。

到处抢劫的双方暴徒、袭击了毫无防备的村庄和邻近地区,残忍地杀害了当地的居民,破坏并烧毁房屋、商店以及礼拜场所。在此过程中,没有任何政府安全部队出面制止暴力行为,而民众只能用剑、长矛、棒子、铁棍,刀及其他简单兵器来武装自己。反穆斯林媒体火上浇油的报道以及当地的宣传都煽动了这场暴力事件。与人权观察交流过的许多若开族和罗兴亚人都不约而同地表示,当局本可以防止此次暴力事件的发生,且避免后续的侵权行为。

一名29岁的若开族男子和一名罗兴亚长者分别异口同声地告诉人权观察,“政府本可以制止这次事件的发生。”

缅甸军人在实兑的出现最终平息这次的暴力事件。但是6月12日,若开族暴徒在该城内最大的穆斯林地区放火烧毁了近一万名罗兴亚族和非罗兴亚族穆斯林的家,而警察和准军事部队隆登(Lon Thein)荷枪实弹向罗兴亚人开火。

一名36岁住在实兑的罗兴亚男子告诉人权观察,一名若开族的暴徒“开始向屋舍纵火。就在人们试图扑灭大火时,准军事部队向我们开枪。那些若开族暴徒还用大棍子殴打民众。”另一名来自同一地区的罗兴亚男子说,“我只离那里几步之遥,我当时站在路上,看见他们至少向六个人开枪,一名女子、两名儿童和三名男子。然后警察把他们的尸体拖走了。”

实兑居民人口,若开族和穆斯林各占一半,大部分穆斯林已经逃离了这座城市或被强制搬迁,令人不禁提出质疑:政府到底是否会尊重穆斯林重返家园的权利。人权观察发现这个曾为多元种族的首府现已呈种族隔离之貌,城里已不再有穆斯林居民了。

在若开邦北部,军队、警察、缅甸边防部队那萨卡(Nasaka)以及隆登准军事部队对罗兴亚人进行了杀戮、大规模逮捕以及其他形式的虐待。他们与当地若开族居民一同从罗兴亚人的家里抢夺备粮和贵重物品。那萨卡和士兵们向试图从暴力事件中逃离的罗兴亚村民开枪,导致大量的伤亡。

亚当斯说:“如果这些在若开邦的暴行发生在政府开启改革之前,国际社会的反应应该会更加迅速且强硬。但是,现在国际社会似乎是被缅甸冠冕堂皇、貌似大有可为的改弦易辙,一叶障目,即便在人权侵害事件持续发生的同时,仍与缅方签署一系列新的贸易协定,解除各种制裁。”

自六月起,政府已经拘留了数百名罗兴亚族的年轻男孩和成年男子,并切断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人权观察指出,若开邦北部的地方当局对罗兴亚族拘留者的酷刑和虐待早就册上有名。据报道在毛淡棉市(Moulmein)的南部沿海小镇, 82名准备逃离的罗兴亚人在六月末捕,并因违反移民法而被判处一年监禁。

亚当斯说:“缅甸当局应该立即向公众提供被拘押罗兴亚人的详细情况,准许人道主义机构和被拘押者家属与之接触。所有指控必须符合国际法标准,证据确凿,并对所有非合理指控的人予以释放。这对于已经承诺了改革和保护基本权利的缅甸政府而言是一次考验。”

缅甸于1982年确定的国籍法,合法地剥夺了缅甸罗兴亚人的缅甸国籍, 据估计该人群达80万到100万人。7月12日,缅甸总统吴登盛声明,对于宗教冲突的“唯一解决办法”—— 就是将罗兴亚人遣送至其他国家或者送到由联合国难民机构负责监督的难民营。

“只要有任何国家愿意接收他们,我们就会将他们送走 。”他说

缅甸的法律政策对罗兴亚人的歧视限制了他们的行动自由、教育和就业等权利。缅甸政府官员通常将罗兴亚人说成“孟加拉人”,“所谓的罗兴亚人”,或者贬损的“卡勒”。总体来讲,罗兴亚人在缅甸社会饱受歧视,甚至包括资深的民主活跃人士及自身也受缅甸政府长期打压的其他少数民族也歧视罗兴亚人。

人权观察说,缅甸的新人权委员会主席温拉(Win Mra)本人是若开族。在其领导下,该委员会并未对若开邦内发生的人权侵害进行有效监督。在一份7月11日发布的宗教暴力评价报告中,该委员会没有提到政府的人权侵害行为,宣称所有人道需求都已被满足,并只字未提罗兴亚人公民资格问题和其遭受的迫害。

亚当斯说:“缅甸政府亟需修改其国籍法,以结束官方对罗兴亚人的歧视。总统登盛因为这些人的种族和宗教而将他们驱逐出境,那他宣称要促进人权的言论就不攻自破了。”

人权观察说,此次宗教暴力造成若开族和罗兴亚人双方社区都急需人道主义救济。由国内大力支援的当地若开族组织已经为流离失所的若开族同胞提供了食物、衣服、药物和住处。而相比之下,罗兴亚群体要想进入市场、得到食物和工作,仍然非常危险,处处受到阻碍。有很多人已经躲藏了几个星期。

政府更限制了受影响的地区与外界接触的管道,尤其是罗兴亚人地区,严重损害了人道主义援助的功效。联合国和人道援助工作者面临着被逮捕的危险以及来自当地若开族的威胁恐吓,因为若开族认为援助机构偏袒罗兴亚人。政府所做出的限制使得人道主义机构无法进入毛淡棉以南的村庄及其他的地区。

亚当斯说:“当局应该立即批准让人道主义机构自由通行,允许其接触到所有受影响的人群。当局还应该开展工作,预防不同社群间在未来发生暴力事件。政府应该协助双方社群归还财产,并保证所有流离失所者可以重返家园,安全的生活。

自从六月暴力事件以来,成千上万的罗兴亚人已经逃往邻国孟加拉,而又被孟加拉政府拒之门外,此做法违反国际法。人权观察目击了罗兴亚男女老少在孟加拉登岸后,向孟加拉当局求情。而孟方则不顾此时正值雨季,将他们装在几乎不能航海的木头船中推回海里。这样做将罗兴亚人置于巨大风险当中,他们可能会被溺死或饿死在海里,抑或回到缅甸遭受迫害。现在仍不清楚已经有多少人就这样死于孟方的拒绝收留。那些成功进入孟加拉并躲藏起来的罗兴亚人也不没有食物、住处,更得不到保护。

根据国际人权准则,孟加拉有责任开放其边境并至少向罗兴亚人提供临时的庇护,直到他们可以安全返回缅甸。人权观察要求对此关注的国家政府协助孟加拉,并对缅甸和孟加拉双方施压以结束对罗兴亚人的侵权行为,并确保他们的安全。

亚当斯说 :“孟加拉铁石心肠地把载满寻求庇护者的摇摇晃晃的破船推回公海,此行为违反了国际法定义务。”

以下为节录自“政府本可制止的”的叙述

“我们讨论后决定烧掉几个所有穆斯林都当成总部的(罗兴亚人的)村子;比如,纳兹(Narzi) 和布密(Bhumi)。我们首先向穆斯林的据点布密村纵火。我们烧掉了他们的房屋,他们反过来也烧掉了我们的。有些地方,我们并没有焚烧当地房屋。因为那里大部分房屋离若开族很近,在那儿放火并不明智,因为所有的房屋都会起火。此次进攻行动持续了三天,从实兑大学附近的布密村下手,因为那里是他们的总部。”

-若开族男子,45岁,实兑, 若开邦, 2012年6月

“第一批(到达的)穆斯林用了枪。当时,我们听到枪击声,而我丈夫想要袭击那伙穆斯林。他们就在村子里杀害了他。他的胳膊被砍断,他的头几乎也被砍下来。他才35岁。”

-有五个孩子的若开族母亲,31岁,实兑, 若开邦, 2012年6月

“我当时跌倒,无法呼吸,我真的被吓坏了。我看到了所有的暴力。大概有300名穆斯林袭击我们的村子。他们来烧毁房屋。我看到他们向房子纵火……警察在这些暴力事件发生时没有赶来。当穆斯林来放火烧掉村子的时候,我逃跑了。直到我跑到实兑才看到了警察。”

-若开族妇女,40岁,实兑, 若开邦, 2012年6月

“就在我眼前,首先隆登(准军事部队)过来向我们说明他们是来保护我们的,但是当若开族来将房子点燃,我们想要扑灭大火的时候,他们开始殴打我们。很多民众近距离遭到(警察)射击。我就看见有人在很近的范围内被射中……当我们想要过去灭火的时候,被禁止过去。他们先是朝天鸣了一枪,而后就指向了人群。”

-罗兴亚男子,28岁,实兑, 若开邦, 2012年6月

“政府并没有将我们亲人的尸体还给家属。他们将尸体搬走并在一个寺院里进行火化。我没有收到我的俩个连襟的尸体……他们当时就在我眼前被若开族杀害。警察也在那里。我们当时离警察并不远。他们就在我眼前被杀死,但是警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 罗兴亚男子,65岁,实兑, 若开邦, 201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