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World Report 2015: 苏丹

Events of 2014

Keynote

 
暴政如饮酖止渴

subtitle

Essays

 

苏丹如黑洞般的人权纪录在2014年不见起色。相反地,新一波的冲突又在达尔富尔(Darfur,或译达佛)、南科尔多凡(South Kordofan)和青尼罗(Blue Nile)等州爆发,导致大量平民死亡和流离失所;安全部队一再镇压抗议政府政策的示威者;有关当局持续打压公民社会和独立媒体。

执政的国民大会党(National Congress Party)和在野各党派(其中两党于8月签署结成联盟),在为大选和新宪法铺路的全国性对话过程中仍陷于僵持。在《全面和平协定(Comprehensive Peace Agreement)》规定的六年过渡期于2011年结束、南苏丹独立建国后,苏丹迄今尚未完成制宪。

达尔富尔地区的冲突与侵权

政府军与叛乱团体之间、以及其他武装团体彼此之间的战斗,仍在达尔富尔几个不同区域持续进行中,通常所用的都是政府军的装备与武器。南达尔富尔里扎伊加特人(Rizeigat)和马阿利亚人(Ma’aliya)团体间的冲突造成数百人死亡。据联合国人道事务协调办公室统计,自2014年初以来,已有逾45万人为躲避暴力而逃离达尔富尔。

2月起,主要由前民兵团体组成、原本派驻南科尔多凡打击叛军的苏丹政府军快迅支援部队(Rapid Support Forces)陆续由科尔多凡地区移往达尔富尔。该部队在达尔富尔前民兵领袖、准将穆罕默德・罕丹・达哥罗(Mohammed Hamdan Dagolo,又称“罕默提”,“Hemmeti”)指挥下,在达尔富尔南部和北部对数十座村庄发动大规模地面攻击,以他们认为同情叛乱团体的居民为目标。他们焚毁住家和商铺,掠夺牲畜,残杀并抢劫平民,迫使数万居民逃往收容境内流徙者的其它城镇和营地。

政府军对各处境内流徙者营地实施突袭搜查,导致卡尔马(Kalma)营区四位居民死亡。这次突击搜查表面上是为配合该州州长打击上升的犯罪率,搜查武器、酒类和其它违禁品。

10月31日起,大量苏丹部队进入达尔富尔北部城镇塔比特(Tabit),持续两天殴打男性、强暴妇女和女孩。苏丹起初拒绝准许非洲联盟/联合国驻达尔富尔混合特派团(African Union/United Nations Hybrid Operations in Dafur,简称UNAMID)前往该城镇。维持和平人员得到许可进入后,苏丹安全部队也同时出现在当地,使他们的调查可信度受到损害。

成立已晋第六年的UNAMID,通常无法有效保护平民免于暴力,而且几乎已经停止公布有关人权议题的报告。苏丹政府的限制使其难以进入冲突区域,包括叛军据点杰贝勒迈拉(Jebel Mara)。持续的安全威胁也损及其有效性:2008年以来,对维和部队的攻击已造成至少207人阵亡。

南科尔多凡和青尼罗州的冲突和侵权

2014年4月,政府军加强对南科尔多凡州努巴山区(Nuba Mountains)叛军占据区域的地面与空中攻击,在多个区域部署快速支援部队和其它安全部队。从5月到6月,政府军的轰炸摧毁当地许多学校、清真寺、教堂、水源和医疗院所,包括一处无国界医师组织(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诊所,并造成平民数十人死伤。

这波攻击持续到年底,迫使数万人放弃家园和耕地,有些人更再度流离失所。在政府控制区,政府军因不满其政治观点而拘押了数十名流徙平民。

政府军也持续在青尼罗州进行地面攻击和空中轰炸,不顾当地收容了许多逃离南苏丹的难民。9月,政府军在包尔(Bau)地区攻击村庄,并滥施性暴力。

8月,南苏丹冲突波及本地难民营,因为在政府军和努尔族反抗军激战后,当地一个民兵团体锁定攻击努尔族人道工作者,而于朋吉镇(Bunj)地区杀害五人。超过22万名来自南科尔多凡和青尼罗两州的难民,现仍滞留在南苏丹团结州和上尼罗州的难民营中。

和平集会、结社与表达自由

苏丹执法官员持续暴力驱散抗议,并任意逮捕和拘押抗议者和维权人士。2013年9月,政府军使用过当武力,包括发射实弹,驱散一波抗议财政紧缩措施的示威。这次动武造成逾17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和被捕。许多人未经起诉被拘押数周或数月,不准会见家属及律师,并遭到殴打、言语虐待、剥夺睡眠和长期单独监禁。

政府没有调查或起诉应为2013年杀人和相关虐待行为负责的人士。2014年9月,联合国关于苏丹问题的独立专家向人权理事会提出报告,指出该国政府没有进行彻底和独立的调查。在大量报案中,只有一件开庭审理,但没有成功。

3月11日,政府安全部队和亲政府的学生民兵队再度使用实弹驱散一场抗议南达尔富尔暴力升级的学生示威。这次暴力镇压造成达尔富尔学生阿里・阿巴卡・慕萨・伊迪利斯(Ali Abakar Musa Idris)死亡。

9月,政府军冲进纪念抗议人士遇害一周年的悼念仪式,逮捕80多名反对党成员、维权人士和他们的家属。

6月,当局关闭喀土穆女权组织萨尔玛赫妇女资源中心(Salmmah Women’s Resource Center)。这是近年来数个组织被查禁的最近一例,再度引发对政府可能进一步打压公民社会、特别是女权运动者的疑虑。8月,安全部队搜查喀土穆另一公民社会组织,但没有将它关闭。

当局持续审查媒体并将记者列入黑名单。尽管苏丹宪法法院撒废了对塔雅尔(al-Tayyar)报社的停业命令,出版品仍持续受到事后审查。安全人员数十次将整批报纸没收。国家情报与安全局(NISS)于6月、9月和10月无故拘押至少三名记者。

任意拘押、虐待和酷刑

虽然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承诺要释放所有“政治囚犯”,但苏丹国家情报与安全局(National 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Service,简称NISS)和其它安全部队全年持续逮捕反对党成员和维权人士。

5月12日,NISS官员在喀土穆大学附近逮捕25岁的穆罕默德・萨拉赫(Mohammed Salah)、26岁的塔吉・埃尔瑟・贾法(Taj Elsir Jaafar)和27岁的摩安莫・慕萨・穆罕默德(Moammer Musa Mohammed)。当局未经起诉将他们关押在巴合利(Bahri)郊区的NISS拘留所。这三名维权人士曾参加抗议安全部队3月11日在喀土穆大学杀害达尔富尔学生阿里・阿巴卡・慕萨・伊迪利斯的运动,他们被捕后受到虐待或酷刑,直到7月获释。

苏丹国民党(National Umma Party)领袖萨迪克・马哈蒂(Sadiq al-Mahdi)于5月17日被捕,因为他公开批评快速支援部队在达尔富尔的暴行。他被拘押一个月后获释。苏丹国大党(Sudan Congress Party)领袖伊布拉欣・谢伊克(Ibrahim al-Sheikh)在北科尔多凡州努胡德(al-Nuhood)被捕,从6月8日拘押到9月中旬,无法会见家属或律师,也得不到所需的医疗照护,该党多名成员也同时被捕。

苏丹军事法庭获得审判平民的权力,违反国际标准。军事法庭判一名记者无罪,但将至少八名被控为反抗军成员的达尔富尔平民定罪。2013年7月,苏丹国会修改2007年《苏丹武装部队法(Sudan Armed Forces Act)》,允许军事法庭对涉嫌某些罪名的平民行使管辖权,这些罪名定义含糊,例如妨害宪法和发布“不实新闻”。

法律改革

2010年《国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 Act)》赋予安全部队广泛的逮捕和拘押权力,还有许多其它法律妨害基本人权规范。政府也未能落实各种刑事司法改革,包括非洲联盟调停机构,达尔富尔问题高级别小组(High-Level Panel on Darfur),2009年提出的法律改革建议。

当局持续适用伊斯兰教法(Shari’a)中违反国际法禁止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规定的刑罚。这些刑罚不成比例地用于成年和未成年女性,通常针对有关个人信仰和婚姻、性行为及衣著等个人决定的“犯罪”。

5月,喀土穆法官将27岁孕妇,玛莉安・雅希亚・伊布拉欣(Mariam Yahya Ibrahim),分别依“叛教罪”和“通奸罪”判处死刑和100下鞭苔。被拘押数月的伊布拉欣,原本因为与南苏丹非穆斯林男子结婚而被控通奸罪──因为法院不承认异教通婚。法院后来又以玛莉安自称基督徒为由,增加一条叛教罪名。由于强大的国际压力,伊布拉欣已于6月获释。

主要国际行动者

与南苏丹的关系恶化,因为该国于2013年12月爆发战争后,再次指控苏丹支持该国反对派武装力量。两国政府在其它议题上均无进展,例如边界划分、国防安全以及阿卜耶伊(Abyei)争议领土的地位等等,这些都是2012年合作协定要求解决的问题。

非洲联盟苏丹与南苏丹问题高级别执行小组(High-level Implementation Panel for Sudan and South Sudan),在南非前总统姆贝基(Thabo Mbeki)领导下,持续就南科尔多凡和青尼罗两地问题主持和谈,并开始同时调停达尔富尔问题,以及就全国对话过程展开谈判。

8月,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将UNAMID的任期展延十个月,届时将调整委任内容。安理会同时展延联合国阿卜耶伊临时安全部队(UN Interim Security Force for Abyei)的任期至2015年2月;此外,人权理事会在9月将独立专家的任期延长一年。人理会通过决议,谴责达尔富尔、南科尔多凡和青尼罗等地违反国际人道法的情况;批评苏丹射击示威者;同时呼吁对抗议人士遇害进行独立、公开的调查,以及释放政治犯。然而,人理会将新任独立专家的指派延后了几个月。

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简称ICC)正在审理苏丹总统巴希尔等五人涉嫌与达尔富尔暴行相关的战争罪、危害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案件。喀土穆拒绝与ICC合作,并阻挠其工作。9月,ICC发出逮捕令,并取消11月对达尔富尔叛军指挥官阿卜达拉・班达(Abdallah Banda)的初次庭审,他被控于2007年攻击一座联合国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