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在金正恩统治下的人权情势依旧严峻。政府受到一党专政和世袭领袖控制,毫不容忍多元主义,并有系统地剥夺基本自由。对朝鲜与中国边界的严密控制在2014年仍然持续,以致能够逃离朝鲜到第三国寻求庇护的人数进一步减少。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的调查委员会,由澳大利亚退休法官麦克・柯比(Michael Kirby)担任主席,于2014年1月公布一份极具震憾力的报告,指出朝鲜政府犯下当代历史上规模无与伦比的系统性人权侵犯──包括灭绝、谋杀、奴役、酷刑、监禁以及强暴、强迫堕胎和其它性暴力。

3月28日,人权理事会通过一项决议,支持调查委员会的结论并呼吁追究责任。10月,由于纽约联合国大会的强大压力,加上朝鲜对于可能遭移送国际刑事法院的忧虑,促成朝鲜外交官员首度与人权理事会朝鲜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马祖基・达鲁斯曼(Marzuki Darusman)进行会谈。

11月18日,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否决古巴提出删除问责文句的修正案,以111票对19票通过人理会前述决议,另有55国弃权。该决议支持调查委员会结论,呼吁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考虑将朝鲜领导人移交国际刑事法院,以追究朝鲜对其人民犯下的危害人类罪行。

令人惊讶的是,朝鲜已批准四项主要国际人权条约,并且签署但尚未批准另外一项,该国宪法也包括一些人权保护的条文。但事实上,该国却是世界上压迫人权最严重的政府之一。政治和公民权利根本不存在,政府不论形式压制一切不受欢迎的言论和意见,全面禁止任何有组织的政治反对派、独立媒体、自由工会或公民社会组织。宗教自由受到系统性压抑。

凡是企图行使本身权利的朝鲜人,都被视为不够敬爱最高领袖金正恩或执政的朝鲜劳动党。任何人的行为若为视为违反国家利益,就可能遭到任意逮捕、酷刑与虐待、不经审判的拘押或在国家控制的法庭上受审。人民未经许可持有外国电视节目或电影视频,或与境外人员通讯,也会受到惩罚。

政府还对被控反国家犯罪者实施连坐处分,将包括儿童在内的数十万公民关进劳改营和其它拘押场所实施奴役,使他们面临恶劣生活条件和强迫劳动。

酷刑与不人道待遇

在朝鲜被逮捕人士均在侦讯过程中遭官员施以酷刑。常见的酷刑方式包括脚踢和掌掴、用铁条或铁棍殴打、被迫长时期维持痛苦姿势、剥夺睡眠以及对女性囚犯加以性侵或强暴。嫌疑人触犯的罪名较轻时,官员常以虐待逼迫他们行贿,换取改善待遇或释放;对于触犯的罪名较重者,则利用酷刑使其认罪。

死刑处决

朝鲜刑法规定,死刑可用在一些定义模糊的罪名,例如“反国家罪”和“反人民罪”。2007年,朝鲜修改刑法,将死刑适用于其他包括诈骗和走私在内的非暴力犯罪,只要当局认定犯罪情节“极为严重”即可判处死刑。

政治犯劳改营

被控触犯重大政治罪名者,通常被送进残暴的强迫劳动营区。这些营区名为“管理所”,由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主管。政府不仅处分犯罪者本人,还处罚他的整个家族亲属。

这些劳改营的特征是系统性的虐待和足以致命的恶劣环境,包括使人濒临饿死的微薄食物配额,几无任何医疗照护,缺乏适当住房和衣物,包括狱警性侵和酷刑在内的例行性虐待,以及处决。管理所的囚犯被分配到伐木场、采矿场、农场等各种工作场所,忍受难以负荷的强迫劳动。他们经常必须顶著严酷气候、使用简陋工具且在缺乏安全设备之下工作,因而极易发生意外。据报导,这些劳改营中的死亡率极高。

尽管朝鲜驻联合国外交官员于2014年10月首度公开承认该国存在让罪犯在其中“提高思想、反省错误” 的“劳动改造”中心,但平壤仍然拒绝承认该国存在称为“管理所”的集中营。

据美韩两国官员估计,目前共有8万到12万人被关在最后四座管理所:第14号价川(Kaechun)营区、第15号耀德(Yodok)营区、第16号化城(Hwasung)营区和第25号清津(Chungjin)营区。

信息自由

所有媒体和出版物都由国家控制,未经许可阅听非国家广播或电视会受到处罚。互联网和电话只能用于国内通讯,并受到严格审查。朝鲜人若使用可移动电脑硬盘或DVD光盘储存未经许可的外国电影或电视剧视频,会受到处罚。当局还积极追踪未经许可使用中国手机与国外人士联系的人,加以抓捕和处分。

迁徙自由、难民与庇护寻求者

朝鲜政府利用拘押、强迫劳动和公开处决等威胁手段,使人民因恐惧而服从政府,并且对不论国内或跨国的信息和迁徙自由强加严厉限制。

朝鲜对未经国家许可而出国者加以刑事处分,有时,国家安全部门主动追踪潜逃出境的朝鲜人,伺机将其拘捕并强迫返国。金正恩掌权后,似乎更为加强阻止朝鲜人民非法穿越北方边界前往中国。

朝鲜政府加速轮调边境警卫,并严惩收受贿赂让人越境的卫兵。中方在边界增设巡警、围篱并使用监视摄像头,也使越界更为不易。因此,愈来愈少朝鲜人有能力完成艰巨旅程,由朝鲜边界经中国到老挝(寮国)再到泰国,然后大多由泰国被送往韩国。

中国持续将所有滞留中国的朝鲜人归类为“非法”经济移民,并常规性地将其遣返,不顾其作为1951年难民公约及该公约1967年议定书的缔约国,负有保护难民的国际义务。

鉴于朝鲜人一旦被遣返回国必然遭到严惩,许多国际社会成员主张一切逃抵中国的朝鲜人应被视为就地难民(refugees sur place)。北京却经常限制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接触在中国的朝鲜人。

叛逃的前朝鲜安全部门官员告诉人权观察,朝鲜人一旦被中国遣返,将面临侦讯、酷刑并发配到政治犯或强迫劳改营。惩罚的严重程度全看朝鲜当局如何评价被遣返者在中国的所作所为。

如果仅涉及非争议性物资的单纯贸易行为,通常会被送进劳动锻练队(ro-dong-dan-ryeon-dae)或集结所(jip-kyul-so)等刑事惩教设施接受强迫劳动。据称,这类设施的工作环境非常严苛且危险,导致大量囚犯受伤或死亡。

若被当局认定在海外涉及宗教性或政治性活动或与韩国人接触,通常会被判处重刑,关进称为管理所(矫正与再教育中心)的拘押场所,囚犯在其中面临强迫劳动、食物与医药短缺,并经常性地遭受警卫的不当对待。

逃出国外的朝鲜女性经常遭到贩运,强迫与中国男性结成事实夫妻。即便在中国生活多年,这些女性仍无法获得合法居留权,随时可能被逮捕和遣返。许多在这种非法婚姻下出生的儿童都没有合法身分,也无法获得基础教育。

劳动权

朝鲜是世上少数仍然拒绝加入国际劳工组织的国家之一。工人的结社自由和组织与集体谈判的权利遭到系统性的剥夺。唯一合法的工会组织是政府控制的朝鲜工会总同盟(General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of Korea)。

2003年,朝鲜与韩国合作开发设在该国南部边境的一个工业特别行政区,即开城工业区。根据2014年6月的资料,开城工业区已有125家韩国企业进驻,雇用52,742名朝鲜劳工,由780名韩国干部管理。开城工业区由一个朝鲜与韩国联合成立的委员会监管,但当地有关劳动条件的法规远低于国际标准。

主要国际行动者

平壤与联合国人权机制合作的纪录仍是全世界最差国家之一。

联合国调查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2月发布的报告指出,“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各机关及其官员从过去到现在持续进行系统、普遍且严重的人权侵犯。本委员会发现的各项人权侵害,在许多情况下,均已构成危害人类罪。这些行为不仅仅是国家滥权;它们是这个政治系统的基本成分,而这个政治系统已远远背离其所声称的理念基础。这些侵害的严重性、规模与性质所揭露出的国家面貌,为当代世界所仅见。”

调委会建议国际社会对应负责任者追究责任,不论是透过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将该国情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或是由联合国成立一个特别法庭来审理。

调委会曾访问韩国、日本、泰国、美国和英国,但中国拒绝该委员会的三名委员到该国进行调查。朝鲜也拒绝配合调查,并在9月自行发布人权报告,宣称朝鲜“为拥有世界最先进的人权制度而自豪”,同时指责美国、欧盟、韩国和日本单独挑出朝鲜做为国际谴责对象。

2014年2月,朝韩两国为100多个韩战离散家庭举办团圆会,这是2010年以来首度举办的团聚活动。2014年10月,朝鲜人民军次帅黄炳誓访问首尔,成为双方自2007年以来最高阶层的会谈。然而,调委会报告发布后,朝鲜进行了一连串导弹试射,并威胁再度试爆核武。

日本持续要求放回1970到1980年代被朝鲜绑架的12名日本公民。部分日本公民社会团体认为被绑人数远多于此。韩国政府也更为强硬地要求放回该国被绑公民,据报导在韩战结束后数十年间有数百名韩国公民遭朝鲜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