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越南人权情势仍旧严峻。越南共产党(CPV)继续坚持1975年至今的一党统治。该党仍独占国家权力,但已面临民间因缺乏基本自由而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尽管网络作家和维权人士被捕人数较2013年有所减少,但安全部门恐吓骚扰异议人士的手段也不断翻新。

剥夺权利和各地官员的贪腐,普遍被视为妨碍越南政经发展的因素。博客、脸书等各种社交媒体上愈来愈多的批评论述,已使政府难以控制舆论走向。反中国情绪随越、中两国海上争端加剧而持续升高。2014年5月,平阳省(Binh Duong)和河静省(Ha Tinh)爆发反中国暴力示威,导致四名中国籍人士丧生,以及中、台、韩、日等国多家外资企业厂房被毁。

在2014年6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对该国人权纪录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时,虽然越南接受了人理会227项建议中的182项,但对其中一些重要建议予以拒绝,包括释放政治犯和未经起诉或审判的囚犯,进行司法改革以终结对和平行使基本人权人士的政治监禁,成立独立的国家人权机构,以及其它促进民众政治参与的措施。11月,越南国民大会(National Assembly)批准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和《身心障碍者权利公约》。

政治犯和刑事司法制度的滥用

越南法院的独立性不足,持续被越共当做镇压异议的工具。司法审判经常为达成预设的政治目的而违反程序或其它规则。以2014年9月的一起案件为例,河内市阳内区(Duong Noi)的土地维权人士被控“暴力妨碍公务”,法院拒绝传讯可能有利被告的目击证人,并阻止辩护律师陈秋南(Tran Thu Nam)在庭上发言。

除了扰乱公共秩序等罪名之外,政府当局还常利用“危害国家统一”和“滥用民主自由权利侵害国家利益”等刑事罪名镇压异议人士。

独立作家、博客作者和维权人士经常遭到警察威胁、骚扰、任意逮捕和长期拘押,且不让他们会见律师和家属。

2014年2月,警方以捏造的妨碍交通罪名,在维权人士斐氏明姮(Bui Thi Minh Hang)、阮氏翠琼(Nguyen Thi Thuy Quynh)和阮文明(Nguyen Van Minh)前往会见另一名维权人士阮北传(Nguyen Bac Truyen)的途中将他们逮捕。上述三名人士于2014年8月被依刑法第245条妨害公共秩序罪被判处两年到三年徒刑。

2014年对博客作者的持续压迫,反映在三月间对张维日(Truong Duy Nhat)和范越陶(Pham Viet Dao)两人的审判。他们被依刑法258条控以“滥用民主自由权利罪”。张维日被判刑两年,范越陶15个月。

5月,当局逮捕著名博客作者阮友荣(Nguyen Huu Vinh,又名“八卦传播者”,Anh Ba Sam)及其同事阮氏明翠(Nguyen Thi Minh Thuy),罪名同样是违反刑法258条。总计,2014年至少有十人被依刑法258条定罪。

对维权人士的身体攻击十分常见。2014年2月,不明暴徒在广南省攻击并殴打同为博客作者的父子黄玉俊(Huynh Ngoc Tuan)及黄仲孝(Huynh Trong Hieu)。此前两个月,黄玉俊才在声援前政治犯的活动中遇袭,被人打断骨头。

5月,暴徒攻击维权人士陈氏翠娥(Tran Thi Thuy Nga),打断她的一条腿和一只手臂。8月,博客作者阮北传被摩托车撞伤,驾车的两名不明人士在车祸前对他和他的家人进行侵扰性监视长达数月。11月,暴徒攻击并打伤前政治犯及博客作者张明德(Truong Minh Duc)。其他遭到不明暴徒攻击的博客作者和维权人士还包括黎作决(Le Quoc Quyet)、黎氏芳英(Le Thi Phuong Anh)、阮文成(Nguyen Van Thanh)、程英俊(Trinh Anh Tuan)、张文勇(Truong Van Dung)、陈玉英(Tran Ngoc Anh)、斐俊林(Bui Tuan Lam)、范伯海(Pham Ba Hai)和黎文朔(Le Van Soc)。這些案件尚無任何嫌犯受到起訴。

集会、结社和迁徙自由

越南禁止组织独立的政党、工会和人权团体。当局规定公开聚会须得官方许可,凡因政治或其它原因不为当局所接受的会议、游行或抗议活动均无法获得许可。

2014年4月,芽庄市(Nha Trang)警察强制驱散由博客作家阮玉如琼(Nguyen Ngoc Nhu Quynh,网名“磨菇妈妈”,Mother Mushroom)和其他维权人士组织的一场人权集会。2014年7月,越南独立记者协会(Independent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of Vietnam,IJAVN)成立。8月和9月,警方传讯多名IJAVN成员──包括发起人范志勇(Pham Chi Dung) 和自由撰稿记者阮善仁(Nguyen Thien Nhan)──询问有关他们文章的问题。

政府借由管制国内旅行防范网络作家和维权人士参与公共事件,例如反中国示威、人权讨论会或旁听其他维权人士庭审。例如,作家范庭重(Pham Dinh Trong)2014年8月被短暂拘押,使他无法出席胡志明市的反中国抗议或旁听博客作者斐氏明姮的庭审。

政府还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许多异议人士出国。2014年2月,自由撰稿记者范志勇(Pham Chi Dung)被禁止离开越南去日内瓦出席越南的普遍定期审议会议。其他被禁出国的博客作家和维权人士包括阮氏玄庄(Nguyen Thi Huyen Trang)和阮清水(Nguyen Thanh Thuy)(4月),以及范德達(Pham Dac Dat)(7月)。

宗教自由

政府监视、骚扰并不时暴力镇压未有向政府注册并接受其控制的宗教团体。2014年遭打压者包括高台教地下分会、和好教、中部高地和其它地区的独立基督教及天主教家庭教会、下高棉族(Khmer Krom)佛寺和越南佛教联合会(Unified Buddhist Church of Vietnam)。2014年前九个月,至少有20人因参加政府不许可的独立宗教团体而被定罪。

7月,联合国关于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海纳・比勒费尔特(Heiner Bielefeldt)教授随官方代表团访问越南期间,警方威胁并软禁许多异议人士和宗教维权人士,阻止他们和报告员会晤。比勒费尔特原定要访问安江(An Giang)、嘉萊(Gia Lai)和昆嵩(Kon Tum)等三个省分,但为顾及维权人士的安全而缩短行程。

拘留所和监狱中的虐待

警察的粗暴行为,包括拘留期间致死,日益引起越南公众忧虑。2014年,连受到严密控制的官方媒体也经常报导警方虐囚事件。许多在警方拘留所遇害死亡者是因为轻微违法被押。警察经常掩盖事实,包括宣称被拘押者死于自杀。许多被拘押者说他们遭到殴打逼供,有时要他们承认自己未曾触犯的罪行。还有些人说他们因为批评警察或跟他们理论就被殴打。被殴打的受害者还包括儿童。

7月,公安部发出第28号通知,试图约束警察侦讯时的侵权与不当行为。9月,国民议会司法委员会首次举办关于警方侦讯时强迫取供、酷刑和其它不当行为的公听会。

戒毒所里的虐待

药物上瘾者,包括儿童,仍旧被关进政府戒毒所,并以“劳动治疗”的名义强迫他们做粗活。违反所内规定或未完成工作配额者,会遭到殴打或关进惩戒室、剥夺食物食水。2014年,政府制定戒毒制度“改革”计划,但不会废除强迫劳动。尽管计划承诺将裁撤戒毒所、减少囚犯人数,但戒毒囚犯总数到2020年仍将维持在一万人以上。

主要国际行动者

越南最重要的外交关系是中国和美国,但与日本、欧盟、东南亚国家联盟(或译东南亚国家协会)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关系也很重要。

2014年,越南与中国关系因海上领土争议而趋于复杂,导致越南各地大型街头抗议和暴乱。

在意图围堵中国的“重返亚洲”政策之下,美国一面加强与越南的军事与经济关系,一面施压越南改善人权纪录,送出自相矛盾的讯息。日本、欧盟和澳大利亚则著重商务往来,不愿全力支持被拘押的维权人士或要求越南提升对基本权利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