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受到政治和经济危机的影响,欧盟及其成员国都很少把人权保障作为工作重心,特别是在受到负面影响的是罗姆人、入境者和寻求庇护者这样的边缘群体或者不受欢迎的人群时。

当匈牙利和其他地方的人权状况出现恶化时,欧盟各机构基本上都没能履行《欧盟基本权利宪章》中作出的承诺。欧洲理事会尤其不愿意追究其成员国的侵犯人权行为。

欧盟的移民和庇护政策

尽管欧洲为在2012年底前建成“欧洲共同庇护制度”(Common European Asylum System,CEAS)作出了努力,但入境者和寻求庇护者还是会在寻求庇护的过程中遇到问题。接待场所和羁留场所的环境也很糟糕,连为无成人陪伴的儿童提供的场所都是如此。在本文成文时,欧盟还未能对叙利亚难民危机作出协调应对,而当叙利亚人向欧盟各成员国寻求庇护时,他们所能得到的保护也参差不齐。

四月,欧盟采纳了名为“移民压力措施”(Action on Migratory Pressures)的政策。该政策所包含的措施多种多样,包括帮助欧盟之外的国家提高其控制边境的能力,以及在别国愿意向寻求欧盟庇护的人提供庇护时,帮助这些国家提高其人道主义保护的能力。

尽管坐船穿越地中海的入境者减少了,但从一月到十一月间仍有300人在海上死亡。四月,欧洲理事会议员大会(Parliamentary Assembly of the Council of Europe,PACE)采纳的一份报告记录了欧盟各成员国、利比亚和北约的“失败目录”,指出其失败导致了2011年四月63名船民的死亡。关于建立“欧洲边界监控系统”(European Border Surveillance System,EUROSUR)的谈判仍在进行中,有人担忧该系统缺乏明确的指导方针和机制,不足以保证对海上入境者和寻求庇护者的救援。

九月,欧洲法院(CJEU)废除了欧盟边防局海上监控活动管理规定,包括有关获救船民登岸地点的规定,理由是这些规定没有得到欧洲议会的批准。在新规定出台之前,旧规定仍将有效。欧洲监察员(European ombudsman)从三月开始着手调查欧盟边防局的工作是否符合基本人权准则,在本文成文时,调查仍在进行中。欧盟边防局于九月任命了新的基本人权官员。

欧盟共同庇护规定的修订工作有所进展。2011年十二月,欧盟就修改《欧盟资格指导方针》(EU Qualification Directive)达成一致,修改后的指导方针将更加明确地承认针对性别的迫害行为和性别认同可以成为获得庇护的理由。修订后的《接待指导方针》(Reception Directive)和《都柏林公约》(Dublin II Regulation)有望于2012年底前获得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的最后批准,其中关于最低接待条件的修改将提高移民的就业机会,各国也将有义务识别入境者中的弱势群体,但对寻求庇护者——包括无成人陪伴的儿童——的羁留仍将被允许。

根据2011年十二月欧洲法院对希腊的裁定,修订后的《都柏林公约》将禁止把寻求庇护者送往可能遭受不人道或侮辱性待遇的国家。保护措施也将得到改善。但是由寻求庇护者首先进入的国家负责核准其申请的总体原则仍将维持不变。九月,欧洲法院裁定其成员国为所有申请庇护者提供的接待都必须达到最低接待标准,直到他们根据《都柏林公约》被转送为止。

九月,欧盟委员会发布了关于《无陪伴未成年人行动计划》(Action Plan for Unaccompanied Minors)执行状况的中期评估,内容涉及在协调合作上取得的进展、欧洲专项拨款和欧洲避难支援办公室(European Asylum Support Office)的积极作用,但也提到了数据收集方面的问题。年龄鉴定程序在各国不尽相同,其中希腊、意大利和马耳他表现不佳,影响了入境者获得适当服务的机会。在欧盟国家希腊和马耳他,无成人陪伴的儿童仍面临羁留。从七月开始,马耳他开始对其羁留入境者的政策进行审查,包括涉及无法确定年龄的儿童的政策。

九月,丹麦开始通过“欧盟资助欧洲无陪伴未成年人返乡平台”(EU-funded European Return Platform for Unaccompanied Minors,ERPUM),与挪威、英国和瑞典一道推动无成人陪伴的阿富汗儿童返回阿富汗,而不顾他们所面临的暴力、征兵和贫困等严重风险。在本文成文时,还没有人被送回阿富汗。

三月,欧盟采纳了一项促进重新安置难民的框架计划,增加了有关的资金投入。2012年有五个欧盟国家正式推出了本国的重新安置项目,然而,重新安置去年利比亚战争中流离失所的难民的工作仍进展缓慢。九月,德国重新安置了195名已在突尼斯避难的难民。

六月,欧盟各国的内政部长们批准了一项提案,根据该提案,当申根区(一个包含25个欧盟和非欧盟国家的自由流动区域)内某国家无法控制其与欧盟外国家接壤的边界时,其他成员国可以对其恢复边境管制。人们持续担忧法国、德国、荷兰和意大利根据种族相貌在其申根区内边境进行抽检。去年,来自巴尔干国家的庇护申请上升了73%(主要是来自塞尔维亚和马其顿的罗姆人和阿尔巴尼亚族人,其中大部分人被拒),德国、法国等欧盟成员国强烈要求对巴尔干国家公民恢复签证限制。十月,欧盟委员会更要求巴尔干国家就入境潮采取措施。

歧视和不宽容

基本权利机构(Fundamental Rights Agency)于五月发表的一份调查表明,罗姆人在十一个欧盟国家中面临贫困和社会排斥问题,失业率很高(超过66%),而中学毕业率很低(15%左右)。五月,欧盟委员会一份关于其成员国在罗姆人融入方面取得的进展的评估报告发现在医疗和住房方面存在差距。欧盟委员会于八月宣布其正在监控法国对东欧罗姆人的驱逐和迁移,并于九月致信意大利要求提供关于歧视罗姆人的信息。

五月,欧洲反对种族主义和不宽容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 against Racism and Intolerance,ECRI)提出警告,称经济不景气和紧缩正在加剧不宽容和反移民的暴力活动。七月,欧洲理事会(CoE)人权专员尼尔兹·穆兹涅金(Nils Muižnieks)呼吁来一场“欧洲之春”来对抗反穆斯林偏见,比如蒙脸禁令和警察的种族貌相做法。

十月,欧盟批准了一项受害人最低标准指导方针,要求各国保证司法程序不受偏见左右,包括对非法入境者也当如此。在本文成文时,已有14个欧盟国家签署(但未批准)《欧洲理事会预防和反对对妇女的暴力和家庭暴力公约》(CoE Convention on preventing and combating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nd domestic violence),其中英国于六月签署,比利时和意大利于九月签署。

反恐

欧洲议会议员和受害者继续要求对滥用反恐的共谋行为追究责任。2003年,德国公民卡勒德·马斯里(Khaled al-Masri)在被马其顿拘禁后被引渡至阿富汗并受到美国的酷刑,该案于2012年五月听审,成为欧洲人权法庭(ECtHR)审理的第一宗欧洲共谋使被引渡者遭美国酷刑的案件。在本文成文时,针对波兰、罗马尼亚和立陶宛的类似案件仍在法庭等待判决。

欧洲议会的一份报告及九月份随之通过的一项决议均谴责在共谋侵犯人权的问题上缺乏透明度及利用国家机密来阻碍公众问责。报告敦促在罗马尼亚、立陶宛和波兰进行全面调查,并呼吁其他欧盟国家披露关于其领土上的中央情报局秘密飞机的信息。

欧盟各成员国的人权问题

法国

法国今年夏天发生了驱逐罗姆人营地和罗姆人的运动,重复了2010年的类似事件。六月当选并曾承诺解决歧视问题的社会党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因此受到质疑。到九月中旬为止,约有四千人被强制驱逐,数百人回到东欧。

联合国住房、移民权利、少数民族权利及种族主义等方面的特别报告员们在八月发布联合声明,表达了对法国的罗姆人状况的担忧,如当局未提供替代性住房、遭到集体驱逐的危险及对罗姆人的污名化。九月,法国政府采取行动,减少对东欧人——包括罗姆人——的就业限制,并与罗马尼亚签署新的驱逐协议,为罗姆人提供了重返社会项目。

九月,政府建议为身份检查引入中止方式 ,旨在提高警察的问责和回应对种族貌相做法的持续关注,结果遭到警察工会的强烈反弹而收回。十月,人权监察员建议进行改革,身份检查时进行搜身要有法律规定。六月,法国最高刑事法庭裁定,警察要求人们证明自己有权居留法国的权力违反了欧洲的自由流动准则。

欧洲人权法庭于一月份裁定,反对法国在2007年羁留两名儿童及其父母两周的行为,此后政府着手限制了对有家人等候驱逐的儿童的羁留。七月份的一份政府通告阐明,如果这些家庭不遵守特定地点强制居留的规定,或者有一名或多名家庭成员潜逃,则仍有可能对有儿童的家庭实施拘禁。

二月,欧洲人权法庭就一位苏丹籍寻求庇护者的案件作出裁决,认为快速审议程序没有提供有效的反驱逐保护,例如缺乏上诉等候期。

四月,欧洲防止酷刑委员会(European Committee for the Prevention of Torture,CPT)对警方拘留所、入境者羁留场所、监狱和精神病治疗机构的环境和待遇表示担忧,建议推进改革以确保所有嫌疑人一被警方拘留就能接触到律师。

议会于七月下旬通过了新的反性骚扰法,此前宪法法院曾因条文含混而推翻了之前的有关立法。除了就业之外,新的法律还保护了一系列广泛的权利,并且引入了基于性别认同的保护措施。十一月,政府提交了一项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

九月中旬巴黎附近一家犹太人超市遭手榴弹袭击后,多个城市于十月份展开突击行动,造成一人死亡、十一人被捕。本文成文时,议会正在审查一项立法草案,一经通过将把法国公民在国外从事恐怖行动列为犯罪。此项措施是在三月份的事件——一名自称受基地组织感召的男子射杀七人,包括三名犹太儿童和一名拉比——以后由上届政府提出,一经通过则可以据此起诉在国外接受恐怖主义训练者。

德国

联邦宪法法院于七月裁决,寻求庇护者和难民将享受与德国公民相同的福利,并向约13万人补发了2011年至今的福利津贴。维尔茨堡一名寻求庇护者于三月自杀,引发了一系列针对接待中心的环境、对自由活动的限制以及寻求庇护者的就业障碍的全国性抗议活动。

包括下萨克森州和北威州在内的德国各州持续将罗姆人驱逐到科索沃,而不顾不适当的接待条件,如难以进入和融入当地的教育系统等问题。

七月,由于长期未能侦破一个可能谋杀过九位入境者和一位女警察的新纳粹组织,三名高级情报官员辞职。十月,法兰克福一法庭支持了2002年的一项判决,向一名因谋杀儿童而被定罪的男子发放补偿金,因为在审讯期间有警官威胁对他使用暴力。

本文成文时,议会下院正在审议两项法案,将对涉及种族主义动机的刑事犯罪加重处罚,并把仇恨犯罪单列一类。十月份,科布伦茨行政上诉法庭作出裁决,指德国警察利用种族貌相检查非正式移民的行为违反了反歧视法,因而不合法,从而推翻了二月份的一项准许警察此种做法的决定。

六月份,科隆法院作出裁决,将对男童行割礼定为人身伤害罪。其后,联邦司法部长于九月起草立法草案,阐明了因宗教原因实施割礼的合法性。科隆法院的判决引发了大量关于宗教自由与儿童权利的讨论。同月,安格拉·默克尔总理呼吁给予穆斯林更多宽容。

希腊

2012年,由于经济危机,希腊出现了普遍的困难和抗议。在六月份的大选中,极右的反移民党金色黎明党(Golden Dawn party)凭借7%的得票率首次进入议会。

根据四月份通过的立法,只要存在所谓的健康理由,包括仅因为入境者和寻求庇护者的出身国或其居住环境未满足最低卫生标准而怀疑其患有传染病,警察便可拘禁他们。该立法遭到了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UN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CAT)的谴责。

新政府维持了其前任对入境者的粗暴控制措施。从二月份开始,希腊在与土耳其的边境上筑起了长达12.5公里的围栏,本文成文时已接近完工。八月开始的大规模扫荡行动截至十一月中旬已造成五万名非法移民仅因外貌就被拘捕讯问,另有超过3700人被捕。在国际移民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IOM)的自愿项目下,截至十月底有超过1900人被驱逐,1690人被送回出身国。本文成文时,此项行动仍在进行中。

庇护制度仍存在严重问题。三月上任的新政府机构本应负责监督庇护接待和申请程序,但直到十一月还因人员配备拖延而未能充分发挥作用。提交庇护申请的流程仍存在严重障碍,最新的数据显示,2011年希腊仍是欧洲初审庇护通过率(2%)最低的国家。

欧洲人权法庭在七月、九月和十一月就希腊的五桩独立案件作出裁决,指非法入境者和寻求庇护者遭受的羁留是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十月份,政府将寻求庇护者的最长羁留期从3个月延长至15个月(初次被羁留者的羁留期从6个月延长至18个月),该决定可能造成羁留场所过度拥挤。

在四月至十月间,希腊建起了五所新的羁留营来关押非法入境者。为了应对2012年入境者数量增加(包括叙利亚人),希腊还在各个岛屿上建立了多个设施。欧盟委员会、欧洲防止酷刑委员会和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注意到羁留中心的环境成问题。非政府组织的报告记录了岛屿上的羁留条件不合标准,包括过度拥挤,卫生状况不佳,医疗、水和食物有限。

排外暴力达到了惊人的比例。对入境者和寻求庇护者的袭击经常发生,且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金色黎明党的成员也参与其中。十月,公共秩序部长提交了一项总统令草案,要成立专门的警察组织来应对种族主义暴力。此前,司法部长曾在九月承诺启动立法改革以加重对仇恨犯罪的判决。

希腊最高行政法院国务委员会(Council of State)于十一月裁定,2010年一项法律中关于公民身份申请的标准过于宽大。政府宣布将很快推出更为严格的标准。

五月,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对希腊表示关注,指仅因为被起诉的性工作者曾与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发生无保护性行为,希腊政府便在警察逮捕他们之后公布其照片和个人信息,包括艾滋病病毒携带状况。

五月,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CRC)对来谢纳儿童护理中心(Lechaina Children’s Care Center)的残疾儿童遭遇的不人道境遇表示关注,并敦促希腊确保残疾儿童不再被置于此等环境中。

匈牙利

新的宪法和基本法于2012年1月1日生效。人权保障被削弱,宪法法院的一些权力被剥夺,司法独立遭到侵蚀,其中一项强制退休措施将影响到300名法官。十一月,欧盟人权法庭裁决,降低法官的退休年龄构成了不合理的年龄歧视。

一月,根据新宪法,348个宗教团体不再被承认为“教派”。宪法还规定胎儿受孕后即有生命权,引发了关于生育权的担忧。宪法限制精神残疾者的投票权,还对家庭进行了定义,使得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跨性别者)家庭不被承认。

十一月,匈牙利宪法法庭判决四月份通过的一项法律违宪。该法律将多次露宿街头定为违法行为,可加以罚款和监禁。该法律生效期间,没有人因此而被起诉。

尽管欧洲理事会、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SCE)的代表都批评其媒体自由状况,但匈牙利政府仍未对其问题重重的媒体法作出足够的修订。作为主要的媒体监管者,媒体委员会(Media Council)在政治上不够独立,对记者的罚款上限订得过高,内容监管方面的要求也不明确。记者和媒体机构报告有自我审查行为和对编辑自主权的干涉。本文成文时,媒体委员会还没有更新收音俱乐部(Klubradio)——一家重要的独立新闻电台——的长期广播执照,尽管法院已经三次作出对该电台有利的判决。

罗姆人仍然面临歧视和骚扰。六月和八月,右翼准军事组织开进罗姆人的定居点,威胁其居民并袭击房屋。八月在代韦切尔(Devecser),准军事人员在一次反对所谓“吉普赛罪行”的游行中向罗姆人的房屋投掷石块和瓶子并咆哮威胁,在场的警察未逮捕任何人。本文成文时警方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今年有多起针对犹太人领袖和纪念碑的反犹袭击。十月,两名袭击者在布达佩斯殴打和侮辱一名犹太人领袖,造成轻伤。警察随后逮捕了袭击者,本文成文时他们还在拘留中。

匈牙利持续将入境者和寻求庇护者遣返其邻国,如塞尔维亚和乌克兰,不顾他们可能会因得不到庇护而被送至第三国遭受迫害,或者在乌克兰因被拘禁而遭到虐待。十月,欧洲人权法庭就两起独立案件作出裁决,指匈牙利曾在2010年非法羁留寻求庇护者,且没有对这些羁留进行有效的司法复核。

意大利

估计约有一万八千名2011年抵达意大利的寻求庇护者仍然待在接待中心,许多人还在等待申请结果。迄今为止,2011年上半年从北非抵达该国的人中有30%已获得某种形式的保护,如以难民身份、次级庇护、人道主义许可等形式居留该国。

十月,意大利政府下令对被拒绝的庇护申请进行重新审核,这让当局能够给予他们临时庇护。政府于2011年二月宣布的“北非紧急状态”将于今年年底期满,届时居住在接待设施内的人命运如何,本文成文时还不得而知。

出于对身处该国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生活条件和融入状况的担忧,特别是考虑到他们有可能无家可归或陷入贫困,德国法院和欧洲人权法庭已经根据《都柏林公约》,阻止难民和庇护寻求者转送到意大利。

二月,欧洲人权法庭裁决,2009年意大利将移民船当场“推回”利比亚的行为属于集体驱逐,可能使这些人在利比亚或其出身国遭受酷刑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政府称将支持此判决,但四月与利比亚新政权达成的协议引发了对其可能以侵犯人权的方式实施边境管制的疑问。

偷乘渡船抵达意大利者——包括无成人陪伴的儿童和寻求庇护者在内——仍被立刻送回希腊。九月和十月,穆兹涅金专员和联合国移民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弗朗索瓦·克雷伯(François Crépeau)分别敦促意大利停止将人送交希腊,因为希腊的庇护制度存在严重不足。

穆兹涅金敦促,政府应确保其首个有关罗姆人融入的国家策略得以实施。该策略开始于二月,设置了明确的目标,也分配了适当的资源。但在2012年,罗姆人仍在继续被驱逐出非正式定居点和隔离区。

三月,欧洲人权法庭裁定,2010年意大利驱逐突尼斯恐怖分子嫌疑人的行为违反了禁止酷刑和虐待的原则,也违抗了该法庭所下的暂缓驱逐令。

三月,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对意大利的种族主义暴力表示严重关切,敦促其采取措施来改进其预防、调查和起诉工作。六月,联合国暴力对待妇女问题特别报告员建议意大利通过专项立法来反对针对女性的暴力和保证受害者——包括罗姆人,辛提人(Sinti)和其他女性非法入境者——能够获得司法服务。

七月,意大利最高刑事法庭维持了对多名高级警官的定罪,他们在2001年的八国集团热那亚峰会期间伪造与警察暴力有关的证据。法庭还维持了一些有争议的重刑判决,如有示威者因为破坏财物而被判处多达15年徒刑。另一些判决则获令进行重审。

九月,同一个法庭维持了2011年对23名美国公民的缺席判决,他们被控绑架埃及阿訇阿布·奥马尔(Abu Omar)并将他送至埃及。法庭还下令重新审理有关五名意大利情报官员——包括两名高级官员的案件。此前下级法院曾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宣判他们无罪。

荷兰

在赢得了九月份的大选后,自由民主人民党(People’s Party for Freedom and Democracy)和荷兰工党(Dutch Labor Party)正式成立联合政府。反移民的自由党(Freedom Party)输掉九个席位。

九月和十月,议会决定暂停驱逐在荷兰居满五年的儿童,并推迟执行严苛的家庭团聚标准。眼下政府已经成立,这两项措施都会得到考虑。

荷兰最高行政法庭国务委员会于七月裁决,索马里不是安全的遣送对象国,因此下令将数十名寻求庇护失败的索马里人从入境者羁留中心释放。此前政府曾于六月停止驱逐伊拉克同性恋者,又于七月宣布向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问题申请庇护的伊拉克人提供保护。

八月,荷兰国家监察员和欧洲防止酷刑委员会批评了该国入境者羁留中心的条件。欧洲防止酷刑委员会担忧有儿童的家庭被羁押的时间超过法律所允许的28天上限。他们敦促政府只在特殊情况下羁押儿童,并且不把他们锁入囚室。

五月,在人权理事会对荷兰进行普遍定期审议(UPR)期间,多个国家建议荷兰采取措施与歧视和种族主义进行斗争。

本文成文时,议会正要对四月提出的一项立法草案进行审议,根据该草案,跨性别者无需完成变性手术即可获得新的身份证明。

波兰

三月,有新闻指波兰前情报长官被控参与中央情报局在波兰领土上实施的秘密拘禁行为。七月,联合国人权法庭同意调查一起由某位正关押于关塔那摩的沙特公民提交的案件,他声称2002年至2003年间,他曾在中央情报局在波兰的秘密设施内遭到单独监禁和酷刑。

九月,议会通过法律,授权由任命的省长而不是法庭对示威申请被拒的上诉进行裁决。九月,在Antykomor.pl网站的编辑罗伯特·弗里茨(Robert Frycz)因侮辱总统被判十五个月的社区服务后,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要求波兰废除其诽谤法。

九月,国会否决了一项放宽堕胎和避孕并实施全面的性教育的法案。十月,欧洲人权法庭裁定,波兰拒绝一位14岁的强奸受害者合法堕胎的行为侵犯了人权。

罗马尼亚

由于总统和总理之间的一场政治危机,政府采取了破坏法治和分权原则的措施。

五月,宪法法院裁定,应由总统而非总理代表罗马尼亚参加欧盟的会议。此后,政府于七月剥夺了宪法法院推翻议会决议的权力,并且任命了一位效忠其党派的人作为监察员,还控制了用于公布法庭判决和法律的官方公报,以此来使宪法法院的判决推迟生效。

七月,欧洲议会、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批评这些行为违背法治,欧盟委员会主席若泽·曼努埃尔·巴罗佐还谈到了可能的侵权诉讼。欧盟委员会七月份的一份报告引起了对罗马尼亚法治状况的严重关切。报告呼吁该国改变其影响司法独立的做法,并任命一位受多党支持的监察员。

2012年,罗马尼亚当局继续否认该国曾存在中央情报局用于拘留和审讯恐怖分子嫌疑人的秘密监狱。然而,美联社和德国公共电视台——德国公共广播联盟(ARD)的“全景”节目曾对此进行联合调查,《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更是在2011年十一月将秘密监狱的所在地锁定在布加勒斯特。

对罗姆人的歧视和边缘化仍然引人关注。六月,在罗马尼亚西北部的巴亚马雷(Baia Mare),约有150人被从非正式定居点强制驱逐并被重新安置在一所旧化工厂内,且没有提供相应的居住设施和卫生设备。巴亚马雷其他非正式定居点的数百名居民也即将被驱逐。

西班牙

由于政府在日益加重的经济危机中推行了紧缩措施,示威活动在2012年持续爆发,示威者和警察均有暴力行为,后者更有使用橡皮子弹。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CESCR)于六月表达关切,指紧缩措施对弱势群体的影响偏大,强调存在着无正当保障措施的强制驱逐,非法入境者享受的医疗服务被缩减,教育预算也大幅削减。

七月,欧洲人权法庭作出裁决,指西班牙警察被控在2005年对一位女性非洲裔合法公民进行侮辱性身份检查后,西班牙政府不对指控进行调查的做法违反了反酷刑和反歧视的原则。在同月的另一项裁决中,法庭裁决追补性延长刑期的做法和限制恐怖袭击罪犯获得假释的资格的行为违反了公平审判原则。十一月,欧洲人权法庭同意听取西班牙政府的上诉。

四月,欧盟边防局将西班牙海上入境率较低,归因于该国的海上巡逻和与非洲国家的移民合作。九月,尽管媒体和非政府组织都有报导称摩洛哥虐待入境者并将其遗弃到阿尔及利亚边境,西班牙还是强行将摩洛哥附近的西班牙属岛屿上的约70名撒哈拉以南非洲人送往摩洛哥,另有两名妇女和八名儿童被送往西班牙本土。2007年曾有一名塞内加尔男子在西班牙飞地休达(Ceuta)附近溺死,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于二月发布裁决,反对西班牙不调查追究海岸警卫队相关责任的做法。

二月,西班牙最高法院宣布巴尔塔萨·加尔松(Baltasar Garzón)法官无罪。加尔松法官曾不顾西班牙的大赦法,对1939至1975年佛朗哥时代的强制失踪案件进行调查,因此被控滥用司法权力。同月早些时候,最高法院判决加尔松法官在一起腐败案中下令进行非法窃听有罪,剥夺其法官席位11年。

九月,议会否决反对党在上届政府任期内的一项提案,该提案旨在改进西班牙的反歧视立法。十一月,宪法法院支持了西班牙关于婚姻平等的法律。七月,司法部长宣布他打算限制堕胎法的适用范围,但在本文成文时,该项立法草案尚未提交。

英国

五月,政府将恐怖主义案件的诉前关押期从28天缩短到14天,但仍允许议会在紧急状态下将关押期恢复为28天。针对恐怖分子嫌疑人的控制令的替代措施不再允许对其进行强制迁移,时间限制也更加严格。然而新的措施仍然部分建立在保密证据的基础之上,议会还可以在紧急状态下迅速批准更严酷的措施。

本文成文时,国会正有一项立法草案,一旦通过将会扩大以国家安全为由进行秘密听审的民事案件的范围,该法案还将防止能够证明英国在其他国家的不良行为中所起作用的材料被泄露。九月,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对此表示关切,称该草案将阻碍追究酷刑责任的工作。

一月,政府停止了一项遭到广泛批评的对英国在遣返和酷刑中所起作用的调查。该调查引用了新近进行的对英国在利比亚前独裁者穆阿迈尔·卡扎菲的安全部队虐待被遣返者的行为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刑事调查。尽管政府保证会有第二次调查,但在本文成文时还没有明确何时开始,也不确定调查是否会具备必需的权力和独立性。

一月,欧洲人权法庭阻止英国将恐怖分子嫌疑人阿布·卡塔达(Abu Qatada)驱逐出境,因为遣返后他所面临的审判可能会援引酷刑取得的证据,但法庭也认为外交保证足以保护他免受酷刑和虐待。十一月,英国一法院下令释放卡塔达,称不能确信他在约旦会受到公正的审判。目前他处于软禁之中。

十月,英国将五名恐怖分子嫌疑人引渡至美国。此前欧洲人权法庭曾于九月最后驳回了他们关于可能受到虐待的上诉。

六月,政府签署了《欧洲理事会预防和反对对妇女的暴力和家庭暴力公约》,但继续拒绝签署《国际劳工组织家庭工人体面劳动公约》(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ILO) Convention on Decent Work for Domestic Workers)。四月,政府更修改移民法,想要保住移民身份的外籍家庭工人将更难脱离暴虐的工作环境。

虽然有证据显示,有些被认为与斯里兰卡分离主义组织“泰米尔猛虎”有关的泰米尔人在被遣返后遭受酷刑,英国还是继续驱逐寻求庇护失败的斯里兰卡泰米尔人,九月份有25人乘包机被送回。

八月出版的官方统计表明,有越来越多的儿童在等候驱逐期间与其父母一起遭到羁留,不过这种羁留被限制在一周内。四月,基于医学伦理的考虑,英国边境管理局暂缓了一项通过牙科X光检查来确定年龄的试点项目。

九月,英国首席检察官宣布,他将制订对互联网和社交网络上的侮辱性言论进行起诉的指导方针。此前,一系列有争议的有罪判决引发了对言论自由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