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走过西爪哇省奇萨拉答(Cisalada, West Java province)一座阿玛迪亚派清真寺。该寺于2010年10月2日遭人纵火,造成数百名穆斯林罹难,并有五间民房亦受波及。

© 2010 路透社

(雅加达)-人权观察在今天发表的报告中说,印尼政府面对日益升高的宗教不容忍和暴力,未能尽责保护国内宗教少数群体。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总统 (President 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应以更加坚决的态度回应,并对攻击宗教少数群体的行为采取“零容忍”政策。

这 份107页的报告,《以宗教之名:印尼宗教少数群体所受的迫害》,记录该国政府未能压制好战团体,以致宗教少数群体的礼拜场所和成员遭到这些团体日益频 䌓、血腥的攻击骚扰。包括阿赫迈底亚派(Ahmadiyahs)、基督徒和什叶派穆斯林都成了他们的攻击目标。多个印尼人权监测组织发现,这类攻击发生的 频率稳定上升;据某一组织统计,去年共发生了264起暴力事件。

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布莱特.亚当斯(Brad Adams)说,“印尼政府未能采取果决行动保护宗教少数群体免于暴力威胁,已损及该国自诩为尊重人权之民主国家的形象。国家领袖的态度非常重要。尤多约 诺必须坚定执法,宣示对任何暴力攻击追究到底的决心,并且制定周延的策略以打击日益高涨的宗教不容忍。”

人权观察在印尼境内爪哇、马杜拉、苏门答腊和帝汶等五座岛屿上的10个省分,访问了超过115位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士。其中包括71位暴力迫害受害者、以及宗教领袖、警方人员、好战团体领导人、律师和公民社会运动者。

人 权观察说,地方政府官员经常将纵火或其他暴力行为怪罪于受害者。反之,加害者却常逍遥法外,顶多受到轻罚。在两件案例中,地方官员拒绝执行最高法院的判 决,让宗教少数群体兴建礼拜堂。虽然曾有几位官员公开发言维护宗教少数群体,但其他官员──包括宗教部长苏里亚达玛.阿里(Suryadharma Ali)──却频频发表歧视言论。

人权观察说,尤多约诺没有运用手中权力捍卫宗教少数群体,也未能在内阁成员鼓励迫害时加以有效约 束。阿里曾在2011年3月参加政治集会演讲时,发表歧视阿玛迪亚和什叶派的言论说:“我们必须查禁阿赫迈底亚派。阿赫迈底亚派明显是反伊斯兰的。” 2012年9月,他又建议所有什叶派改宗逊尼派。但阿里没有因为这两次发言而受到惩处。

“印尼的宗教少数群体日益陷入困境,政府理应提供保护,却一直不闻不问,” 亚当斯说。

 

伊 斯兰好战团体,例如伊斯兰人民论坛(Forum Umat Islam)和伊斯兰卫士阵线(Front Pembela Islam),据传涉及对少数宗派成员住宅或礼拜场所的攻击与纵火。这类团体为了合理化暴力行为,搬出一套逊尼派伊斯兰理论,把非穆斯林一概贴上“无信仰 者”的标签,将不坚信逊尼教义者视为“亵渎者”。

人权观察说,印尼政府官员和安全部队经常为伊斯兰好战团体恐吓骚扰宗教少数群体提供方便。例如公然发表歧视言论、拒绝核发少数宗派礼拜场所的建筑许可、或强迫他们更换聚会地点。

这些行为有时源自于歧视性的法规,例如只承认六种合法宗教的亵渎法,以及礼拜场所法令赋予当地多数族群远高于少数宗派的权力。有些逊尼派穆斯林其实也身受其害,在印尼东部基督徒占多数的地区,他们曾有少数几次无法取得兴建清真寺的许可。

人 权观察指出,印尼政府机构也参与了对少数宗派权利和自由的侵犯。这些机构包括宗教事务部、隶属总检察署的监察社会神秘信仰协调委员会 (Coordinating Board for Monitoring Mystical Beliefs in Society,简称Bakor Pakem)、以及半官方的乌里玛理事会(Ulema Council)等等,它们颁布伊斯兰教令制裁少数宗派成员,或运用权势起诉“亵渎者”,使宗教自由受到破坏。

对宗教少数群体的暴 力日益增加──以及政府未采果断防治措施──已违反印尼宪法和国际法对宗教自由的保障。印尼2005年批准的《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即规定:“不得否 认……少数人同他们的集团中的其他成员共同享有自己的文化、信奉和实行自己的宗教或使用自己的语言的权利。”

根据设在雅加达、持续监测印尼 宗教自由的色塔拉民主与和平中心(Setara Institute)报导,对宗教少数群体的暴力攻击,2011年有244件,2012年增至264件。另一个设于雅加达的人权监测组织瓦希德中心 (Wahid Institute)则指出,侵犯宗教自由事件已由2010年的64件增至2011年的92起,宗教不容忍事件则由2010年的134件增至2011年的 184件。

“尤多约诺应将支持宗教自由列入政府施政的基本原则,确保政府官员不再鼓动侵犯少数宗派权利的行为,” 亚当斯说。“印尼的捐助者应将其未能保障宗教自由视为迫切问题。”

《以宗教之名》内容节录

他们把我从水里拖出来。他们抓住我的双手,用大砍刀切断我的腰带。他们割破我的衬衫、长裤和内衣,我身上只剩下内裤。他们拿走我身上的250万印尼盾(约合 270美元)和一支黑莓机(移动电话)。他们还试图脱下我的内裤,切下我的阴茎。我蜷缩着躺在地上。我努力保护脸部,但左眼还是被刺伤了。然后我听见他们 说:“他死了、他死了。”

-阿马德.马西胡丁(Ahmad Masihuddin),25岁的阿赫迈底亚派信徒。2011年2月6日,他在西爪哇省齐克乌西(Cikeusik)遭暴民攻击,在场的警察却未予制止,以致他被打伤,他的三名友人则被杀死。

我先生选择向政府登记为天主教徒,但他实际上信仰喀嘉文(Kejawen,爪哇本土泛灵信仰)。如果我们坚持以自己的信仰成婚,我们的四个孩子就得不到出生证明,至少不能用我先生的名字。在印尼,身分证上的宗教属性可能成为一生的污点。

-蝶葳.康蒂(Dewi Kanti),36岁的西爪哇作家及蜡染花布(batik)艺师。她说,印尼官方只承认六种合法宗教的政策造成了严重歧视,使数百种传统信仰,包括她本身的,都被视为“迷信”,其信奉者在结婚、申请出生证明和获取政府其他服务时都会遇到困难。

有 个人骑摩托车沿路朝我撞过来。我低头一看,自己已经流血。警察局就在100公尺外。攻击者身旁还有一群同伙。他们攻击、殴打露丝比妲.西曼荣达牧师 (Reverend Luspida Simanjuntak),直到她倒在地上。警察把我和牧师拉上摩托车,那群流氓又把她拖下车,用木棍重击三次。

- 艾西亚・龙班图鲁安(Asia Lumbantoruan),勿加泗(Bekasi)齐克汀村(Ciketing)巴塔克基督教会(Batak Christian HKBP)的长老。他在2010年9月4日遭骑摩托车的穆斯林青年持刀刺伤。事后两名暴徒分别被判刑三个月和七个半月。

我们要到哪里找穆斯林来签名同意呢?最近的一户穆斯林人家,离我们教会大约500公尺,第二户在两公里外。我们怎么可能找到60人〔签名〕?这条规定在城里可能有用,但在乡下的大农场是没法实行的。

- 阿布疆.西汀雅克(Abjon Sitinjak),49岁的农夫。他所属的圣灵降临派(Pentecostal)基督教会设于廖内省光堂.新金集县(Kuantan Singingi, Riau)的教堂遭人纵火焚毁后,在重建过程中饱受政府官僚阻挠。官员提出一条法律,规定非穆斯林礼拜场所在申请建筑执照时,必须得到当地60个穆斯林签 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