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Keynote

 
Afghan refugees in Greece
Twin Threats

How the Politics of Fear and the Crushing of Civil Society Imperil Global Rights

尽管经济持续增长、多项社会指标有所进步,越南2015年在公民与政治权利方面的纪录仍乏善可陈。执政的共产党垄断政治权力,不容任何人挑战其领导地位。各项基本权利,包括言论与意见表达、出版、结社和宗教自由,均受限制。维权人士和网络异议人士持续受到各种骚扰和威胁,包括身体攻击与监禁。农民的土地遭开发项目征用,无法得到合理补偿;劳工仍然不能组织独立的工会。

分析家指出,因为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谈判进入尾声,越南政府企图尽量减少政治性逮捕和审判,以通过美国国会的审查。即便如此,仍发生多起政府迫害异见人士的重要案例。

警察滥权问题在2015年日益受到地方媒体关注,但警方仍经常刑讯逼供,并使用过当武力对付反对迫迁、征地等社会议题的抗争人士。政府在2015年没有采取措施废除惩罚和平言论的刑事法规。

异议与维权人士

越南政府在2015年仍持续打压一切被其视为威胁共党统治的民间作家、博客和维权人士。

阮友永(Nguyen Huu Vinh,网名Anh Ba Sam)、阮氏明水(Nguyen Thi Minh Thuy)和阮庭玉(Nguyen Dinh Ngoc)于2014年被捕后,迄本文撰稿时仍被警方拘押,尚未出庭受审。

2015年2月,维权人士范明武(Pham Minh Vu)、杜南中(Do Nam Trung)和黎氏芳英(Le Thi Phuong Anh)以涉嫌违反刑法258条“滥用民主自由权利侵害国家利益罪”于同奈省人民法院出庭受审。他们分别被判处18、14和12 个月徒刑。

4月,当局逮捕在河内还剑湖参与和平“护树”游行的阮越勇(Nguyen Viet Dung),控告他触犯刑法245条扰乱公共秩序罪。8月,警方在清化省逮捕散发信件批评省领导和警察的丁必胜(Dinh Tat Thang)。他被依刑法258条起诉。9月,太平省警方依据刑法79条“颠覆人民政府活动罪”逮捕前政治犯陈英金(Tran Anh Kim)。陈金英曾以同一罪名被判刑5年6个月,甫于2015年1月刑满出狱。

9月,越南政府假释着名博客谢丰珊(Ta Phong Tan),并直接将她送到内排国际机场搭机赴美。和2014年以类似方式被放逐到美国的法律维权人士古辉河武(Cu Huy Ha Vu)和博客阮文海(Nguyen Van Hai,网名Dieu Cay)一样,她若回国可能要继续服完十年刑期。

在2015年前九个月,至少有40名博客和维权人士遭到便服人员殴打。被殴者包括范端庄(Pham Doan Trang)、阮祥云(Nguyen Tuong Thuy)、阮友永(Nguyen Huu Vinh)、陈氏娥(Tran Thi Nga)、阮志全(Nguyen Chi Tuyen)、郑英俊(Trinh Anh Tuan)、丁光全(Dinh Quang Tuyen)、阮玉如琼(Nguyen Ngoc Nhu Quynh)、周孟山(Chu Manh Son)和丁氏芳草(Dinh Thi Phuong Thao)。无人因涉攻击被追究责任。

宗教自由

政府对宗教活动的限制包括立法、要求登记、骚扰和监控。成立宗教团体必须申请政府许可及注册,并且必须在政府控制的管理委员会之下运营。

与政府有关的许多教会和佛寺可以举办敬拜或法事,然而,凡是当局视为违背“国家利益”、“公共秩序”或“全民族大团结”的宗教活动,即可被任意查禁。2015年遭当局干扰宗教活动的包括高台教、和好教、中部高原等地的基督教和天主教独立家庭教会、高棉克戎族(Khmer Krom)佛寺和越南统一佛教会(Unified Buddhist Church of Vietnam)。

2015年1月,联合国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海纳・比勒费尔特(Heiner Bielefeldt)发布报告,指出越南宗教政策有“严重问题”,尤其“法律条文留有广阔解释空间,可被用来规管、囿限、管制或禁止宗教或信仰自由的行使。”

2015年4月,內政部公布《信仰与宗教法》草案第四版,预定2016年由国民大会通过。尽管草案已较现行法律框架有所改善,它仍保留某些机制使当局可以打压不受其欢迎的宗教团体,甚至赋予这些机制更大的司法强制力。

越南中部高原地区的少数民族仍因被指控宗教“异端”和政治“自主思想”,受到恐吓、强迫宣布放弃信仰、任意逮捕并在拘押时加以不当对待。

1月、4月和7月,警方禁止未经许可的和好教佛教团体纪念该教派创立者黄富楚(Huynh Phu So)的生日、忌日及创教日。许多出席活动者受到恐吓、骚扰和攻击。

2015年1月,胡志明市地方政府阻挠当地基督教门诺会信徒聚会礼拜。门诺会牧师阮洪广(Nguyen Hong Quang)今年内多次遭到攻击。暴徒并攻击其他宗教人士,包括门诺会牧师黄叔恺(Huynh Thuc Khai)和黎光裕(Le Quang Du)、和好教佛教维权人士武文清廉(Vo Van Thanh Liem)以及佛教僧侣释空性(Thich Khong Tanh)。

刑事司法制度

越南法院仍坚持受共产党政府领导,对政治和宗教异见人士的审判一向未达国际公正审判标准。警察机关经常恐吓甚至拘押欲旁听开庭的亲友。

被警方拘押死亡的事件在2015年仍时有所闻。7月,武南宁(Vu Nam Ninh)死于河内第一看守所。据其家属表示,“他全身上下受到严重伤害;他的脸部、胸部和手臂肿胀;他的鼻子梁、锁骨和手指多处折断...他的左大腿遭深度刺伤,鼻腔流血。双肩、颈后和腋下都有严重淤伤。”警方对媒体表示该案仍在调查。

药物成瘾者,包括儿童,仍被政府关进收容所强迫做苦工,称为“劳动治疗”。据在押人员表示,违反监规和未达成工作配额都会受到体罚和关禁闭,期间不准进食喝水。2015年,越南政府减少了拘押总人数,但确认到2020年之前将在押人员维持在大约15,000名的计划。

主要国际行为者

越南对外关系以中国和美国为首要,但与日本、柬埔寨、欧洲联盟、东南亚国家联盟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关系也很重要。

越南与中国的关系持续因领海纠纷而复杂化,虽然也许两国同样更重视的是维持共党统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于2015年11月访问越南。

美国持续深化与越南的全面交往。美国作出一些努力,要求河内改善人权纪录,但人权议题在欧巴马总统2015年7月与访美的越共总书记阮富仲(Nguyen Phu Trong)举行会谈时并未受到重视。这是越南共产党领导人史上首次访问白宫。

欧盟为促进尊重人权做了少许努力。8月,欧盟和越南就自由贸易协定达成原则性协议。日本日本甫于7月完成与越南的TPP双边谈判,但始终未能运用其作为越南最大双边捐助国的地位公开施压改革。

澳大利亚与越南关系持续增进,但也很少关注人权。两国于3月签署《关于加强澳大利亚-越南全面伙伴关系的声明》,并于8月举行第12次人权对话。

越南与柬埔寨维持紧密的安全关系,尽管两国在部分边界仍时有摩擦。越南成功施压柬埔寨,使数百名越南山区原住民(Montagnards)无法被登记为寻求庇护者,并将数十名原住民驱回越南,导致多人遭受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