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拥有活跃的公民社会,许多基本权利享有宪法强有力的保障。然而,特别是在刑事司法、移民和国家安全等领域,美国法律与实践经常侵犯人权。最容易遭受侵犯的,通常是那些最没有能力在法庭上或政治过程中捍卫本身权利的人群,包括少数种族或族群、移民、儿童、贫民和囚犯。

2014年8月,密苏里州佛格森市警察杀害无武装少年麦可・布朗(Michael Brown)的案件,反映出尊重平等权利与执法人员对待少数种族之间的落差。美国应对墨西哥和中美洲非法移民潮的压迫手段,则凸显美国移民政策亟须改革。

美国的国家安全政策,包括大规模监听计划,正在侵蚀新闻、表达和结社的自由。美国一面宣称欲以穆斯林社群为打击恐怖主义的伙伴,一面却对国内穆斯林加以歧视和不公平的调查与起诉,已令此一人群与美国日渐疏离。

参议院对中情局酷刑问题的详尽调查报告,其摘要经删节后已于12月公布,为解决2001年9・11攻击后数年来的严重侵权问题迈出了第一步,但奥巴马政府未能将应为酷刑负责的人士移送法办。

严酷量刑

监所受刑人数连续三年微幅下降的趋势出现逆转,到2013年底,各州和联邦监所受刑人数上升了百分之0.3,达到约1,574,700人。在2013年中期,也有731,200人入狱,导致被监禁人数总合达到约230万人,成为世界已知在监人口最多的国家。

尽管犯罪率持续下降,惩戒性量刑政策 (punitive sentencing policies) 却不断推高监禁率。在各州监所受刑人中,逾百分之46是因为毒品、财产和公共秩序等非暴力犯罪而入狱。在联邦监所中,百分之50的受刑人是毒品犯。

各州及联邦刑事案件中,百分之90到95是透过认罪协商解决。检察官经常威胁被告,若拒不认罪而选择上法庭主张权利,将求处较重罪刑。以联邦毒品案件为例,拒绝认罪的被告所获刑罚平均较认罪者高出三倍。不难理解,只有3%的联邦毒品案被告愿意冒险出庭受审。

美国量刑委员会(US Sentencing Commission)为促使毒品案量刑更为公平,已修改量刑指南降低大部分联邦毒品犯的刑度,包括46,000多名被判不必要重刑而已入监服刑的联邦毒品犯在内,都有资格申请减刑。

去年是过去三年首年没有任何一州修改法律废除死刑;18个州和华盛顿特区(District of Columbia)没有判处任何人死刑。华盛顿州州长杰伊・英思理(Jay Inslee)2月宣布任内将暂缓批准所有死刑执行令,造成事实上的停用死刑政策(moratorium)。

截至本文撰稿时止,美国在2014年以注射致命毒剂的方式处决了33名死刑犯。由于欧洲药品厂商禁止其产品被用于执行死刑,美国数个州政府使用尚在试验中的复合药剂,但拒绝公布其配方成分。至少有四名2014年处决的死刑犯在死前表现出明显的痛苦。

刑事司法中的种族不公现象

种族不公(Racial disparities)是美国刑事司法体系的长久弊病。非裔美籍男性被判刑监禁的比率是白种男性的六倍,而且黑种男性有百分之三正在各州或联邦监所服刑。导致监禁方面种族不公的因素很多,包括缉毒人员的执法方式。举例而言,白种男性和非裔美国人涉及毒品犯罪的比率差不多,但因为毒品犯罪遭到逮捕、起诉和监禁的比率却有天壤之别。

尽管非裔美国人只占美国人口百分之13,却占全国毒品案被捕人数的百分之31,各州监所毒品案受刑人的百分之41,以及联邦监所毒品案受刑人的百分之42。非裔美国人因持有大麻被逮捕的或然率是白人的四倍左右。

刑事司法上的种族不公所导致的民怨,在密苏里州佛格森市一名无武装的18岁非裔青少年麦可・布朗于8月遭警察枪杀后猛然爆发。尽管佛格森市的抗议活动是因这起枪击事件而起,但它揭露了佛格森市大多数黑人居民和几乎全由白人组成的警队之间的长期问题。执法机关在应对抗议活动时,数度使用催泪瓦斯、橡胶子弹和其它震慑手段,显然违反和平集会与表达自由等权利,并有过度使用武力之嫌。

毒品政策改革

从1980年代起,美国已耗资数千亿美元逮捕监禁全美毒品罪犯。美国高度依赖刑事司法手段管制毒品,已付出沉重的人权成本,包括侵害仅仅持有或自用毒品人士的自主权和隐私权。

2014年,奥瑞冈和阿拉斯加两州选民投票通过新措施,踵继科罗拉多和华盛顿州,将休闲用大麻的生产、贩卖、分销与吸食合法化。华盛顿特区将持有少量大麻自用的行为去罪刑化。纽约、马里兰和明尼苏达等州则加入其它2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的行列,将医疗用大麻合法化。

监所条件

迫于诉讼和公众倡导的压力,美国有些州和地方政府正重新检讨单独隔离监禁的政策。俄亥俄州已同意在少年犯监所中逐步减少直到终止使用单独隔离监禁。纽约矫正官员同意研拟严格的指导原则,将单独隔离监禁的使用限于最严重犯行,并禁绝对未满18岁受刑人使用单独隔离监禁。在加利福尼亚州,联邦法院命令监所改变用单独隔离处罚患有精神疾病的受刑人的政策。此外,许多囚犯和监所收容人--包括儿童--仍被关押在严苛条件下,常常几个月甚至几年几乎24小时单独隔离、无事可做。

贫穷与刑事司法

全国各地许多贫穷被告在审判前遭受长期拘押,主要是因为他们无力负担日益高涨的保释金。超高的法庭费和监管费也日益司空见惯,需钱孔急的乡镇基层政府往往期待辖区内的法院自筹经费,甚至把它们视为政府财源之一。贫穷的被告于是成为最大受害者。

2014年,人权观察曾发布报告,纪录美国数个州政府将轻罪保释业务委托私人经营所引起的普遍侵权问题。在“犯罪者付费(offender-funded)”模式下,私营保释公司直接向犯罪者收取服务费用,并能确保拖欠费用者遭到逮捕。这些费用的收取方式无异于惩罚贫民,而且缺乏适当的政府监督或问责。

4月,乔治亚州州长内森・第尔(Nathan Deal)否决了一项有助保释公司规避公共审查的法案。乔治亚州立法机关可能在2015年重新讨论这项议题,并有机会制定出迫切需要的监督和问责机制,成为其它各州的学习楷模。

青少年与刑事司法体系

美国所有司法辖区都允许在特定情况下,将未满18岁的儿童视同成人起诉并量刑。截至2013年底,有1,200名儿童被关在州立成人监所。佛罗里达州成人监所关押的儿童人数远高于其它各州,部分原因在于该州政策授权检察官片面决定是否将儿童起诉于成人法庭。其它14个州,至少在某些情况下,也允许检方不经法官复核即将未成年人送上成人法庭。

数州政府持续设法因应联邦最高法院的一项判决,该判决禁止对青少年谋杀犯课以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的强制量刑。尽管多数州政府认为联邦最高法院该项判决的效力可溯及既往,但密西根州最高法院在7月认定该判决不适用于已被强制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而在狱中服刑的青少年。

非公民的权利

从2013年10月到2014年9月,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捕获68,541名来自中美洲与墨西哥的无伴儿童以及在美墨边界拘捕了68,445个非公民家庭。上述数字分别较前一年增加77%和361%。因应此一情势,奥巴马政府大幅扩增对未经许可入境家庭的拘押和加速遣返。10月,人权观察发布报告,纪录因生命危险而逃抵美国的中美洲移民如何在没有合理机会寻求保护之下遭到遣返。

6月,美国政府启用了三座新建家庭拘留所中的第一座,专门用于收容和预备遣返中美洲母亲与子女。许多被拘留的家庭正在寻求庇护;然而,美国政府即使认定他们返国后确有危险仍拒绝让他们具保释放,将他们一概视为威胁“国家安全”而未逐案进行风险评估。

透过立法解决美国数百万未经许可移民的法律地位的努力,在2014年遭遇挫折。11月,奥巴马政府宣布行政部门政策修正,对于没有犯罪纪录、在美国居住五年以上且子女具有美国公民资格或合法永久居留权的四百多万未经许可移民,授予暂时法律地位。此一政策可能保护数百万家庭成员免于被任意拆散的威胁。然而,导致许多与美国有密切连带的人士遭到即时遣返或刑事惩罚的美国边境政策并未随之改变。

2014年,超过166个地方行政区指示警察单位违抗联邦行政当局称为“安全社区(Secure Communities)”计划的要求,拒绝以移民理由延长拘押因案被捕的非公民。认识到相关政策已加深执法单位的不信任,奥巴马总统11月颁布行政措施限缩这种联邦与地方的移民事务合作。

劳工权利

数十万儿童在美国各地农场工作。《1938年公平劳动标准法(1938 Fair Labor Standards Act)》设有年龄下限和工时上限等保护童工的措施,但该法不适用于农场童工。儿童农场劳工通常每天工作十小时以上,并面临接触杀虫剂、因高温致病以及受伤的风险。

做为世界第四大菸草生产国,美国各地菸草农场普遍雇用儿童劳工。儿童菸草劳工常发生呕吐、头痛和其它急性尼古丁中毒症状。

美国国会尚未修补允许农业部门雇用16岁儿童从事危险工作的法律漏洞;在其它行业,危险工作一律必须年满18岁才能担任。美国法规也没有保护儿童避免接触尼古丁的特别条款。

卫生政策

美国退伍军人在获取医疗时遭遇系统性的障碍,包括必须长期等候才能在退伍军人事务部附设健康中心获得所需照护。

数以万计的退伍军人无法得到有效协助以预防用药过量、治疗麻药上瘾和解决长期无家可归问题。美国国会于8月通过《2014年退伍军人就医选择、问责及透明法(Veterans' Access to Care through Choice, Accountability and Transparency Act of 2014)》,改善并扩大退伍军人取得医疗服务的管道。

34个州目前用刑法惩罚使他人曝露于艾滋病毒的带原者。6月,爱荷华州首创先例,修改(但未废除)相关刑事法规。

成年及未成年女性的权利

6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就柏韦尔诉好必来商场案(Burwell v. Hobby Lobby Stores, Inc.)作出判决,确认营利公司所有人可基于生命始于受孕的宗教观点,拒绝负担员工医疗保险方案中的避孕费用。美国65岁以下的成年受雇者之中,三分之二经由雇主获得医疗保险。

尽管2014年各州立法机关针对堕胎服务提供者的立法有所减少,但2011到2013年大量涌现的各种限制措施的影响已进一步浮现。在德州,堕胎诊所的数目自2011年迄今已减少几近一半,2013年制定的堕胎服务提供者与设施之必要条件的法规所引起的各项诉讼获得判决后,可能还有更多诊所要关门。

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2010年的报告发现,大专院校女性有五分之一曾遭性侵。1月,奥巴马政府成立白宫保护学生免于性侵工作组(White House Task Force to Protect Students from Sexual Assault),并于4月发布首波建议。同时,全美各地大学校园的受害者不断揭发校方和当地警察单位的处理失当。

曼非斯、底特律和克里夫兰警方分析历年储存的法医检验资料(性侵案采检包,rape kits),发现数十名强暴惯犯和大量控告纪录。这些陈年积案凸显出更大问题,即警方未能严格侦办性侵案件。

在人权观察揭发首都警局(Metropolitan Police Department)不当处理性侵案之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议会(District of Columbia Council)通过一项法律,成立独立的警察监督机构,并允许受害者接受警方讯问时有律师在场。

性倾向与性别认同

本文撰稿时,已有35个州、华盛顿特区和圣路易市许可同性婚姻。美国最高法院于2014年10月维持三项联邦上诉法庭判决,推翻五个州禁止同性婚姻的法律,并从此未再介入同类案件。

奥巴马总统于2014年6月签署行政命令,禁止取得联邦政府合同的公司在其工作场所中实施基于性倾向或性别认同的歧视,以及禁止联邦政府基于性别认同歧视其雇用人员。2014年8月,依据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2012年的决定,美国劳工部宣布将颁行新的指导原则,表明针对跨性別者的歧视构成《1964年民权法案》第七章所定义的性别歧视而应予禁止。

不过,美国最高法院在好必来案中对宗教例外的宽泛解释可能创下先例,使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別(LGBT)群体的既有保障因宗教理由受到削减。

美国12个州维持反鸡奸(sodomy)法律。2013年4月起,蒙大拿州和维吉尼亚州立法机关先后废除该州反鸡奸法。路易斯安纳州立法机关则于2014年4月表决维持该州反鸡奸法。

国家安全

连续第13年,美国未经起诉或审判即将人拘押在关达那摩湾(Guantanamo Bay);截至本文撰稿时,该设施仍有143人在押。奥巴马政府在停滞许久后,2013年8月再度开始移送羁押人士离开关达那摩,该年年底前计有11名囚犯被移送本国或第三国。2013年晚期,国会在《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中增列条文,使行政部门在执行移交时有更大弹性。然而,修法以来,移交关达那摩囚犯的步调并未明显加快;截至本文撰稿时,2014年只有12名囚犯被移送离开关达那摩。

国防部持续对绝食抗议的关达那摩囚犯实施强迫灌食,所用的方法仍然保密,而且不再报告进行绝食抗议的人数。已知的少数细节令人严重忧虑这种强迫灌食违反医疗伦理和照护标准,并可能构成国际法上的虐待行为。联邦法院已下令交出一名囚犯被强迫灌食过程的录像带,但拒绝发出禁制令以改变强迫灌食程序。截至本文撰稿时,美国政府正考虑对要求交出录像带的判决提出上诉。

奥巴马政府持续将关达那摩湾的个案移交军事法庭审理。这种制度无法保护律师与当事人的沟通,允许使用强迫取得的证据,并利用规则阻止辩护律师取得诸如当事人在中情局秘密拘留期间所受待遇等与案件相关的必要信息。

美国政府向军事法庭提交了一起新案件,控告一名囚犯涉嫌参与攻击驻阿富汗美军及其它罪行。另有两起审判中案件,包括一件控告五人涉嫌密谋2001年9・11攻击事件,至今仍在进行冗长的预审程序,正式开庭可能还在数年之后。

7月,人权观察发布报告,纪录弱势的美国穆斯林遭到侵权的反恐怖主义调查,调查对象包括贫穷和有智能或精神障碍的人士,若非政府的介入,这些人很可能永远不会跟恐怖活动扯上关系。此外,美国政府利用过分笼统的资料支持其起诉,所用的检控技巧可能违反公平审判权,且羁押环境非常恶劣。

美国政府持续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和索马里执行锁定目标狙杀行动,声称遵守行政机关于2013年颁布的政策指导原则,以对美国构成持续、迫切威胁者为对象,且在几可确定不致伤及平民时才实施攻击。

人权观察对2013年12月的一次攻击做过调查,该次空袭击中也门一场婚礼,造成12人死亡、至少15人受伤,调查发现死者可能大部分甚至全部都是平民,因此违反前述政策指导原则,且显然违反战争法。也门政府据报向伤亡者家属付出总计逾一百万美元的赔偿。据报导,2013年遭美国无人机炸死的一名反盖达组织神职人员的家属也曾得到金钱赔偿。

美国对其锁定狙杀的政策与实践仍秘而不宣。由于一起法庭诉讼,行政部门曾被迫公布一份内容经过删节的司法部备忘录,对一名美国公民于2011年在也门遭空袭身亡事件提出法律解释。然而,行政部门从未提供法律备忘录对其它情况下的锁定狙杀行动作出说明。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12月公布499页经删节的行政摘要,摘自关于中央情报局(CIA)拘留侦讯计划的6,700页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中情局使用的侦讯技术远较先前报导更为粗暴和普遍,包括未曾被揭露的酷刑和“直肠补水(rectal rehydration)”等性侵方式。该报告还发现,中情局采用的侦讯技术并未蒐集到有用或有价值的情报,而且中情局就该计划一再撒谎,多年来不停寻求掩盖罪行。然而,关于9・11后美国拘押囚犯所遭受的酷刑及其它虐待,美国政府尚未起诉有责授权和实施的官员。

前国家安全局(NSA)外包人员艾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给媒体的资料,持续揭发美国监听计划的更多细节。去年,根据斯诺登文件做成的报导指出,美国可能每天收集全球数百万则手机短讯,并在巴哈马和阿富汗截听所有电话通话内容和元数据,在墨西哥、肯尼亚和菲律宾截听所有电话元数据。7月一则新闻报导指出,数名重要的美籍穆斯林领袖,包括一穆斯林公民自由组织负责人,都是电子监听的目标。

2014年1月17日,奥巴马总统在第28号总统政策指令中宣布进一步措施,限制情报机构使用、保存和传播其所收集的个人数据。然而,这些措施不足以确保对隐私的干预限于必要和成比例的范围之内,而且仍然留下大规模收集的可能性。此外,尽管这些措施声称将使监听非美国人士(即海外外籍人士)的管制规则趋近于监听美国人士的规则,这些管制规则仍然相当模糊,且未创设任何可受司法保障的权利。

3月,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Human Rights Committee)呼吁美国确保其监听活动尊重《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所保障的隐私权,不论被监控者的国籍或所在地点。该委员会也对美国管制监听的法律和法院判决欠缺透明性表示关切。

7月,人权观察发布报告,纪录美国大规模监听妨碍记者和律师的工作,使他们难以保护信息源,导致记者被迫采用极端手段躲避侦查:从使用加密或一次性电话,到停用一切电子通讯。其后果是,公众关切事项的相关信息更难被摊在阳光下。

同在7月,参议员派翠克・李希(Patrick Leahy)提出新版《美国自由法案(USA Freedom Act)》,它虽对某些形式的国内监听加以限制,但完全没有保障海外外籍人士隐私的机制。不过,该法案并未在参议院通过。

外交政策

8月,美国做为其所领导包括五个阿拉伯国家在内的多国联盟成员,在伊拉克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又名ISIS)发动空袭;9月,美国扩大对叙利亚的空袭以打击ISIS和另一极端组织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奥巴马总统同时宣布他将向伊拉克增派美军人员,并对反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武装团体增加军事援助。

随著阿富汗于4月和8月举行的总统大选引发争议,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协助阿富汗达成权力分享协议。美军部队预定年底撤出阿富汗,留下约1万人担任阿富汗安全部队的训练、顾问和协防任务。美国和阿富汗新政府于10月签署了双边安全协定。

随著乌克兰总统维克特・雅努柯维奇(Viktor Yanukovich)2月被罢黜及持续的暴力冲突,美国开始对俄罗斯财政、能源和国防部门实施制裁。在6月和9月,奥巴马政府宣布禁止生产和获取人员杀伤地雷,并禁止在朝鲜半岛以外使用这种地雷,此一措施提高了美国遵守反地雷条约的程度。

8月,美国邀请非洲45国元首出席美非高峰会,讨论内容著重于经济发展、治理和安全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