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南苏丹内战进入第四年,战事蔓延全国,包括上尼罗河州、西加扎勒河州和赤道各州都被卷入,政府军惯以残暴手段遂行反恐怖主义作战。政府持续限制媒体、压制异见、非法拘捕被疑为反对派民众。

冲突爆发以来,境内流徙者几近2百万人,另有2百万人逃往邻国避难,其中1百万人滞留乌干达。逾23万人在国内六个联合国基地避难。原团结州的交战地带上半年被宣告为饥荒地区。

2013年12月开始的内战,起因于总统基尔(Salva Kiir)和前副总统马查尔(Riek Machar)之间的政争。双方曾在2015年8月签订权力分享协议,但战事并未因此停歇;2016年7月,战火自首都朱巴重燃后,马查尔去国流亡至今。

内战双方的暴行都已构成战争罪,包括掠夺、对平民无区别攻击和毁损财物、任意逮捕及拘押、殴打与酷刑、强迫失踪、强奸和集体强奸、以及法外处决。某些暴行可能同时构成危害人类罪。

缺乏问责为暴行火上添油,2015年和平协议中规定应成立的混合法庭却进展缓慢。美国已于9月对三名政府官员实施制裁。

攻击平民

各式各样人权侵犯都发生在原上尼罗河、琼莱、西加扎勒河和赤道各州的交战期间。

从1月起,政府军在上尼罗河州发动一系列攻势,士兵进攻希鲁克(Shilluk)地区各村镇,对平民烧杀掳掠,迫使当地数万居民逃往反对派控制区或邻国苏丹。许多人受困于科多克(Kodok)镇以北的阿布诺奇(Aburoc)镇。琼莱州帕加克(Pagak)镇及周边地区的战事迫使数千人逃往埃塞俄比亚。

4月,经历瓦乌(Wau)镇战役及反对派伏击之后,政府军对乌瓦镇的弗尔提特人(Fertit)和卢欧人(Luo)发动进攻,至少杀死16人,迫使数千人逃到联合国维和任务团基地旁的流徙者营地暂时栖身。

同月,政府军士兵进攻东赤道州帕约克(Pajok)镇,至少杀死平民14人。直到年底,政府军在赤道各州均实施高度侵犯人权的反恐行动,导致数十万人逃往乌干达。

联合国已将南苏丹列入全世界对援助工作者最危险地区的名单──自2013年12月内战爆发迄今,因公死亡人数至少已达83人,仅2017年就丧生16人。3月,开往皮博尔(Pibor)镇的车队遭遇伏击,造成六名援助工作者死亡。9月,国际红十字会的一名驾驶员在原西赤道州遇害,迫使该组织暂停在当地任务。交战双方都对援助工作加以阻挠──尤以被宣告饥荒的团结州和上尼罗河州为甚──人道援助和其他有价物资曾在数十处不同地点遭武力劫夺。

性暴力

政府军和反对派战斗员都曾多次在不同地点对平民施加性暴力,尤其在原中赤道州的叶伊(Yei)和卡约克吉(Kajo Keji)等地附近。

4月,联合国秘书长关于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报告特别强调,过去两年南苏丹男性军警人员所犯性暴力案件急剧增加,显见其频率与冲突持续时间成正比。

士兵性暴力行为并未受到认真追究。2016年7月国际人道组织员工住宿区遇袭,政府军士兵被控强奸多名外国援助工作者,全案至今仍在法院审理中。

任意拘押和强迫失踪

8月,南苏丹有关当局宣布自5月以来已释放30名政治犯;但在赤道各州战事中,安全部队仍继续拘捕、拘押任何疑似反政府人员。据人权观察记录,政府军在内战爆发后实施的任意拘押、虐待和酷刑已形成模式。

2017年1月,知名律师、人权活动家和公民社会领袖萨缪尔(Dong Samuel)以及反对派人道事务官员伊德里(Aggrey Idri)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遭绑架和拘押、并强迫遣返南苏丹。肯尼亚和南苏丹两国有关当局均表示不知两人命运,但可靠信息源告诉人权观察,前述两人现被拘押于南苏丹。他们的案件构成国际法绝对禁止的强迫失踪。

马查尔叛乱集团前发言人、具有难民地位的达科(James Gadet Dak)因公然批评政府而遭检控。2016年底,肯尼亚违反国际难民保护制度将其强制遣返。他目前被拘押在朱巴。

限制言论自由

有关当局骚扰、拘押并讯问新闻媒体编采人员。7月,国营电视台台长因未播出总统演说而被捕。同月,当局以发布“颠覆”言论为由阻断四家网站。9月,前报社编辑波尔(Nial Bol)向媒体表示,他在朱巴的住所遭两名政府军士兵闯入攻击,他本人幸免于难。

南苏丹当局限制国际新闻记者报导该国内战,包括拒绝核发签证或记者证,指控记者发表批评政府文章。政府并切断多家独立新闻网站,包括《苏丹论坛网》(Sudan Tribune)。

8月,随同反对派叛军采访的美国记者在靠近乌干达边界的卡雅(Kaya)镇阵亡。事后,南苏丹政府一度指控他加入叛军作战。

政治和立法进展

2015年和平协议实际上执行受阻,政府以高压手段使反对者噤声。1月,在颁令创建28州引发争议一年后,总统基尔又新创四个州,使全国被划为32个州。创建新的州级行政区导致多个地区的族群关系紧绷。

3月,总统基尔开除支持前副总统马查尔的国会议员,换上効忠盖伊(Taban Deng Gai)的人马。盖伊是他在2016年7月建立过渡团结政府时任命的第一副总统。马查尔迄撰稿时仍在流亡中。

5月,基尔解除武装部队总参谋长马龙(Paul Malong)的职务,将他软禁在朱巴。后因政府军和马龙卫队相持不下,马龙于11月获准出国。已于2月请辞的前副参谋长齐里洛(Thomas Cirillo)中将指控政府“族群清洗”,组建另一支武装反叛运动“民族解放阵线”(National Salvation Front),在中赤道州对抗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反对派(Sudan People's Liberation Movement-in-Opposition)武力。

基尔5月宣布启动全国对话进程,不顾其他拒绝参与对话的主要反对派人物的抗议。基尔同时宣布2018年举行大选的计划,此次选举原定在2017年举行,但联合国和非洲联盟均警告该国陷于内战且条件不足以支持自由、公平的选举。

问责和司法正义

政府并未尽力阻止普遍针对平民的虐待,亦未调查加害者及指挥者。内战开始至今,政府对暴力事件的调查几乎从未导致人权侵犯得到可靠的检控。

军方已成立军事法庭,审判2016年7月在朱巴攻击国际人道组织住宿区,犯下集体强奸等罪行的13名士兵。这次审判将是南苏丹政府是否坚持问责人权侵犯的试金石。

7月,南苏丹和非洲联盟官员在朱巴就筹设混合法庭展开会谈,为该国内战期间最严重犯罪寻求司法正义迈出正确一步,但还有很多工作必须完成。政府已与非盟签订备忘录,但截至撰稿时尚未同意法院组织章程。

主要国际行动者

6月,东非政府间开发组织(Inter-Governmental Authority on Development)开始努力让2015年《南苏丹冲突解决协议》“恢复活力”。此一协议当年是由该组织斡旋,并获美、英、挪威和欧盟支持签订。

同时,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也在努力团结执政党“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尽管多名反对派人物拒不参加。

3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延长并强化南苏丹人权委员会(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in South Sudan)的职权,要求它以落实问责为目标收集证据、认定侵权责任。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UNMISS)已在六处地点收容平民逾23万人,创下危机开始迄今最多人数纪录。

联合国安理会2016年夏天通过成立的“区域保护部队”(Regional Protection Force),自8月起部署保护朱巴地区。

9月,美国对三名政府官员实施制裁:前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和新闻部长。美国并制裁三家由前副总统马查尔拥有或控制的公司,同时还警告该国将遭受联合国制裁和联合国武器禁运。然而,俄、中两国,以及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安理会其他成员国,都反对这种想法,11月,加拿大也对同样三名政府官员实施制裁。

5月18日,欧洲议会通过谴责南苏丹暴行的决议,包括性暴力和征用童兵,呼吁问责、支持建立混合法庭。欧洲议会呼吁欧盟考虑实施国际武器禁运。欧盟对外三人小组(Troika)和欧盟则谴责政府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