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在2015年巩固个人权力,未对人权作出任何有意义改善。2014年12月,穆加贝显因怀疑副总统裘依丝・穆居鲁(Joyce Mujuru)对他的忠诚而予以免职,换上双副总统艾默森・姆南加古瓦(Emmerson Mnangagwa)和皮莱凯泽拉波科(Phelekezela Mphoko)。两人以往都曾被指控涉及严重人权侵害。

穆加贝成功获得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推举为2018年总统候选人(届时他将高龄94岁),任命其妻为该党妇女支部主席,并修改党章使其有权指派所有党务高级主管。

津巴布韦政府面临严重社经困难,未能注资于急需的公共服务如供水、教育、医疗和卫生。近百分之82的国家预算用于公务员薪资,其中许多显然因贪污消失。国际货币基金(IMF)估计津巴布韦外债义务超过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80。

批评穆加贝或其政府的人士,包括人权捍卫者、公民社会活动者、政治反对派和敢言的街头小贩,都会遭到警察和国安特务的骚扰、威胁或任意逮捕。当局贬斥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LGBT)人士。对于过往人权侵害和政治暴力的责任追究毫无进展。

攻击人权捍卫者

民主运动人士和人权捍卫者伊泰・扎马拉(Itai Dzamara)于2015年3月9日遭强迫失踪。扎马拉是占领非洲团结广场(Occupy Africa Unity Square)──阿拉伯之春起义后形成的一个小型抗争组织──的领袖,曾于2014到2015年领导数起和平抗议活动,关注津巴布韦政经环境恶化问题。他曾公开要求穆加贝下台和改革选举制度。警察和执政党ZANU-PF 支持者多次攻击他,包括2014年11月在一场和平抗议中有大约20名警察将他铐起来用警棍殴打,直到他被打昏过去。当时他的律师甘乃迪・马思耶(Kennedy Masiye)试图劝阻,也遭到警察痛殴而被打断手臂。

津巴布韦当局否认涉及绑架扎马拉,但政府当局未进行任何有意义调查。直到扎马拉的妻子谢法拉・扎马拉(Sheffra Dzamara)到哈拉雷市(Harare)高等法院诉请政府当局寻找其夫,政府官员仍然不睬法院命令,拒绝告知调查进展。

4月25日,维权人士发动车队游行声援扎马拉案。警察逮捕11名维权人士,拘留六小时后无罪释放。

2015年1月27日,代表2万名托克威-穆科西(Tokwe-Mukorsi)水坝溃决受害人(见下文)的五名社区领袖,因为组织示威活动抗议政府未补偿他们的土地流失以及目前生活地点的环境恶劣,会后引发公众暴力而被判监五年。当局在2014年8月逮捕这几名草根领袖,包括并未参加示威的青威兹(Chingwizi)难民营委员会主席麦克・穆迪亚能瓦(Mike Mudyanembwa)。辩护律师说他们在狱中曾遭酷刑。

7月24日,警方不当逮捕三名维权人士──艾德嘉・葛维舍(Edgar Gweshe)、查尔斯・奈昂尼(Charles Nyoni)和唐・马库瓦札(Don Makuwaza)──指控他们在哈拉雷市瑞曼德监狱(Remand Prison)拍摄照片,违反《戒护场所及区域法(Protected Places and Areas Act)》的禁令。7月25日,警方又逮捕另外三名维权人士──姆芳铎・姆利洛(Mfundo Mlilo)、尼克森・奈卡济诺(Nixon Nyikadzino)和德克・佛瑞(Dirk Frey)──所编造的罪名是在哈拉雷监狱外组织集会,违反《公共秩序和安全法(Public Order and Security Act)》。

反政府人士和其他异见人士

警察和国安特务以反政府和异见人士为攻击目标。自从前副总统裘依丝・穆居鲁被解职而考虑筹组反对党后,他们便对她的支持者加以威胁、监控和任意逮捕。

2014年11月,警察逮捕前退伍军人领袖及穆居鲁重要支持者贾布拉尼・斯班达(Jabulani Sibanda),指控他妨害穆加贝的权威。斯班达被拘留五天后获准保释。他说他在获释后遭到国安特务的死亡威胁。 2015年2月、4月和6月,警察多次以编造罪名逮捕并短暂拘留曾任执政党ZANU-PF 高级干部的谭巴・姆利斯瓦(Temba Mliswa)。

7月14日,警察殴打并逮捕16名街头小贩,包括津巴布韦全国摊贩联合会(National Vendors Union of Zimbabwe)领导人斯登・兹沃瓦扎(Sten Zvorwadza)、山谬・瓦扎奈・曼戈马(Samuel Wadzanai Mangoma)和露丝・马孔德(Lucy Makunde),以煽动公众暴力的罪名对其进行罗织。这次逮捕是首都哈拉雷市以“净化市容”之名暴力打击无证街头小贩行动的一部分,过程充斥殴打、毁损财物和任意逮捕。

境内流徙者

2014年2月津巴布韦托克威-穆科西水坝溃决导致2万人逃离家园,他们的苦难遭到政府漠视。洪灾受害者被强迫安置在一座占地一公顷、与执政党ZANU-PF关系密切的农场,没有得到合理补偿。这群洪灾受害者缺乏适当住房、安全饮水和医疗卫生设施。

据官方津巴布韦人权委员会指出,这次水患“并非天灾,实为人祸”,应可事前防范。委员会要求政府保护所有洪灾受害者的基本权利。2015年7月,洪灾受害者向穆加贝紧急陈情,要求供应基本服务,对其土地流失发放合理补偿,以及对长期安置充分谘询他们的意见。但穆加贝并未回应。

法治

穆加贝政府持续忽视2013年宪法中的人权条款,既未立法落实宪法规定,也没有修正现行法规以符合宪法和津巴布韦的国际及区域人权义务。政府迄未废除或修正《信息权与隐私保护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nd Protection of Privacy Act)》、《公共秩序与安全法》及其他各种严重限制基本权利且违背宪法的法规条文。

政府没有制定全面遏止童婚问题进一步泛滥的策略。据联合国儿童基金(UNICEF)表示,近三分之一津巴布韦女童结婚时未满18岁,还有百分之4未满15岁就结婚。总检察长于6月表示,只要本人同意,女童满12岁即可结婚,使遏止童婚伤害的努力遭到重挫。他事后否认有此宣布。两名曾在童年结婚的妇女于1月向津巴布韦宪法法院起诉,要求宣告童婚违法违宪。迄本文撰稿时,本案仍在法院审酌中。

国家和平与和解委员会(National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的成立尚无任何进展。该委员会获宪法授权,旨在处理冲突后的司法正义、疗伤止痛和全国和解。迄今,尚无独立机制可供处理过往的重大人权犯罪,包括普遍的选举暴力,以及1980年代在马塔贝莱兰省(Matebeleland)和中部省(Midlands)估计2万人遭屠杀的事件。

性取向与性别认同

当局持续侵犯LGBT人士的权利。根据津巴布韦人权委员会7月发布的报告,LGBT人士持续受到警察和政治人物的敌视与系统性歧视,许多人被迫只能进行地下活动。

对于2014年12月由津巴布韦男女同性恋组织(Gays and Lesbians of Zimbabwe)举办的圣诞晚会遭攻击案件,警方并未认真调查或逮捕任何嫌犯。该案中,12名男子携械闯入会场,以铁链、皮鞭和长棍造成35人重伤。

主要国际行为者

2月,欧洲联盟宣布将恢复对津巴布韦的开发援助,结束12年来的制裁措施,在未来五年内提供总额2.37亿欧元(2.52亿美元)的援助方案。欧盟官员表示,他们将密切监察这笔基金以免遭到滥用。

4月,欧洲议会做成决议,强烈谴责对伊泰・扎马拉的强迫失踪,呼吁立即无条件将其释放。欧盟要求津巴布韦当局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找到扎马拉,并将犯罪者移送法办。7月,美国发出声明,对津巴布韦政府未适当调查扎马拉案表示严重关切。

联合国常驻人道主义协调员告诉人权观察,联合国各机构及其合作伙伴已在支持津巴布韦政府为托克威-穆科西洪灾受害者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援助内容包括基本医疗服务、粮食、收容所、用水和紧急卫生设备。他说联合国援助必须遵循人道主义原则,以向受助者负责为前提,通过人性、公正、中立和独立方式执行人道主义反应措施。

8月,穆加贝担任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outhern African Development Community)主席的一年任期届满;他担任非洲联盟主席的任期也将于2016年1月终止。这两个组织从未批评或处理穆加贝政府侵犯人权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