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是世界上最高压的威权统治国家之一。在位六年来,金正恩──金氏王朝第三代领导人、执政的朝鲜劳动党委员长,几乎掌握全国政治控制权于一身──不断加强压迫措施;对国内旅行和跨境前往中国的限制更加严格;并且惩罚任何与外部世界联系的朝鲜人。政府持续利用威胁或实际处决、拘押、以及严酷甚至有时致命的条件下强迫劳动等手段,使人民因恐惧而被迫服从。​

在2017年,朝鲜共进行16次导弹试验,发射23枚导弹,并完成第六次核武器试验,使美国及其盟邦与朝鲜之间的紧张情势达到数十年未有的高度。美国总统特朗普和金正恩两人在9、10月间多次互相辱骂、放狠话,导致情况更加恶化。

关于人权,国际社会持续施压,要求以联合国调查委员会关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报告为基础,付诸实际行动。该报告认定朝鲜政府犯下危害人类罪,包括人群灭绝、故意杀人、奴役、酷刑、监禁、强奸及其他性暴力、以及强迫人工流产。

2016年12月9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连续第三年将朝鲜极端恶劣的人权侵犯纪录视为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而将它列入正式讨论议程。3月24日,人权理事会未经表决通过决议,授权聘请“司法问责专家”进行个案评估与方案研拟,以便最终以危害人类罪追究朝鲜领导人与有关官员的法律责任。

朝鲜政府限制公民的一切基本公民与政治自由,包括言论、宗教信仰与良心和集会结社的自由。一切有组织的政治反对、独立的媒体与公民社会、以及自由的工会都遭严禁。司法不独立,任意逮捕与处罚犯罪,在押人员常遭酷刑,强迫劳动,以及利用处决维持恐惧与控制。

朝鲜以“成分”制度将个人及其家属区分为“忠诚”、“动摇”和“敌对”三种阶层,在就业、居留和就学等重要领域实施政治歧视。由于官员普遍腐败,成分制度存在一定的运作空间,有些人可以通过贿赂政府官员获得许可、从事市场交易或到国内外旅行。

弱势群体

朝鲜拒绝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首尔办公室或联合国朝鲜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金塔纳(Tomás Ojea Quintana)合作。然而,在2017年,朝鲜曾与两个联合国人权条约机构往来,且史上首度邀请一个联合国专题特别报告员前往视察。

2016年12月6日,朝鲜政府批准《残疾人权利公约》。从5月3日至8日,联合国残疾人权利特别报告员德班达斯-阿吉拉尔(Catalina Devandas-Aguilar)会见了政府官员,访问学校和疗养中心,并与一些身心障碍者谈话。尽管她的行程受到严密控制,当局也没有同意她视察精神病院,德班达斯-阿吉拉尔仍肯定朝鲜有心促进障碍者权利的实现。

在长期迟交《儿童权利公约》(CRC)和《消除一切形式对妇女歧视公约》(CEDAW)报告之后,朝鲜在2016年向这两份公约提交了国家报告。朝鲜官员出席了2017年9月20日CRC委员会对朝鲜儿童权利纪录的审查会,2017年11月8日又接受了CEDAW委员会的审议。

CEDAW委员会对影响女性的广泛侵权问题表达关切,包括:歧视;刻板印象;婚内强奸非罪刑化;性骚扰与性暴力,包括职场;人口贩运;缺乏政治参与;以及缺乏独立人权机构、公民社会组织或其他有助独立监测和促进女性权利的手段。

虽有以上来往,朝鲜经常拒绝承认本身侵犯人权或接受委员会的建议。CRC委员会提出朝鲜政府要求儿童无偿劳动、对儿童施加体罚和暴力、以及对儿童政治歧视等问题,朝鲜官员一概否认相关指谪。政府虽承认学校或个别老师可能强迫儿童工作,但不愿说明详情。

女性权利

朝鲜女性面临各种各样的性或性别虐待,同时也遭受和一般人同样的权利侵犯,包括:因为丈夫或其他亲属的行为被连坐处罚,酷刑,拘押期间遭受强奸和其他性虐待,性剥削,或被迫与中国男性结婚,以及其他形式的性和性别暴力与歧视。

性别歧视始于童年,少女经常面对或被迫遵守刻板化的性别角色。女性报考大学、从军或入党均较男性困难,而这些管道是升职掌权的主要门径。国家权力机关有时本身就是虐待女性的加害者,也无法在妇女或女童面临性别或性虐待时提供保护或伸张正义。

边界控制加严

金正恩政府极力防范人民擅自离开朝鲜,在中朝两国边界增派边防卫兵、增设监控摄像头和带刺铁丝网。手段包括在边境干扰中国手机信号,锁定与国外通讯人员。中国也在边境联外道路增设检查岗哨。

2017年夏季期间,中国当局显然也加强打击取道中国逃离朝鲜人员及其带路网络,以致循陆路艰苦跋踄安抵老挝或泰国、通常再转往韩国的朝鲜人数目大减。

人民保安部将叛逃归类为背叛民族犯罪。被中国强迫遣返的朝鲜人受到严厉惩罚,包括可能被判处死刑。前朝鲜安全官员告诉人权观察,被强迫遣返者面临侦讯、酷刑、性暴力、侮辱人格待遇和强迫劳动。

惩罚的严厉程度取决于朝鲜当局对于被遣返人在中国作为的评估。朝鲜人若在中国工作或居留被抓获,将被送到不同类型的强迫劳动集中营、长期(教化所)或短期(劳动煅炼队)监狱。若被查出企图前往韩国,将被视为国民公敌,可能消失在朝鲜极其恐怖的政治犯集中劳(管理所),这里的囚犯面临酷刑、性暴力、强迫劳动和其他不人道待遇。​

逃到中国的朝鲜人不分逃亡原因均应被视为就地难民(refugees sur place),因为凡被遣返必遭严厉惩罚。中国做为1951年《联合国难民公约》及其1967年议定书的缔约国,却不履行保护难民的义务,而将他们视为非法“经济移民”。北京例常拒绝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UNHCR)-联合国难民署工作人员申请前往朝鲜人士停留的边境地区。

主要国际行动者

5月9日,韩国选出前学运人士及人权律师文在寅担任新总统,结束了前总统朴槿惠遭弹劾下台后的痛苦对抗。文总统提议与朝鲜领导人对话,重启因朝鲜战争(1950~1953)而南北离散家庭的人道团聚,并主动表达分享2018冬季奥运会主办权的意愿。朝鲜一概回绝。

和朴槿惠政府的政策不同,文在寅政府允许人道和发展组织参与有关朝鲜的项目。

迄今,文在寅政府尚未宣布有关朝鲜人权各方面议题的处理方针。这些议题包括:根据2016年9月生效的朝鲜人权法创设基金会;为在中国被捕的朝鲜人提供援助;以及七名仍被朝鲜拘押的韩国国民。9月21日,韩国通过为濒危朝鲜妇孺提拨8百万美元援助方案,将于“适当时机”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和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监督下发放。

朝鲜与马来西亚及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严重受损,因为金正恩同父异母兄弟金正男于2月13日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公共区域遭人刺杀,而幕后策划行凶者据信就是朝鲜政府。

日本持续要求放回1970和1980年代遭朝鲜绑架的12名日本公民。部分日本公民社会团体坚称被绑架人数较此高出许多。

2017年1月和10月,美国政府分别以侵犯人权为由宣布实施针对性制裁,对象包括朝鲜人民军保卫司令部(军方秘密警察)和劳动部等五个机构,以及金正恩胞妹、劳动党宣传鼓动部副部长金与正等14名朝鲜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