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罗毕)- 人权观察在今天发表的报告中指出,几内亚政府未能为因苏阿皮蒂水电项目而被迫迁移居民提供适足土地、赔偿和其他形式援助,对成千上万人生计与粮食安全造成危害。该水电站属于“一带一路”项目之一,中国政府计划以数兆美元投资近70国基础设施,包括支持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国的大型水电项目。

这份63页的报告,《‘我们抛下了一切’:几内亚苏阿皮蒂水电站对被迫迁社群的影响》,记录当地居民被迫迁移,离开祖传居所与耕地,以致家庭温饱、生计和尊严均陷入困境。

这座水电站装机容量达450兆瓦,几内亚政府称其将大幅改善该国电力供应,估计将强迫迁徙约16,000居民,淹没253平方公里土地。政府已于2019年迁移约50个村落,并计划于2020年内再迁移数十个村落。

“尽管几内亚急需更稳定的供电,也不该以此为借口践踏苏阿皮蒂水坝被迫迁徙者的权利,”人权观察非洲研究学人雅丝明・丹恩(Yasmin Dagne)说。“几内亚政府必须确保被迫迁徙社群获得重建生活所需的土地和资源。”

该报告访谈受水坝影响的15个村落逾90位居民,以及移民安置相关企业和政府领导人。人权观察并利用卫星影像,分析水坝淹没区与受影响村落的位置。

水电站工程始于2015年,预定今年稍晚开始发电。它是几内亚政府与中国水力电力对外有限公司(中水对外公司)的公私合作项目,后者是国有企业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的子公司,负责承建并于完工后共同拥有及运营水电站。国有的中国进出口银行是该项目融资方,向几内亚政府提供贷款11.75亿美元,该银行迄今已为支持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贷款逾一万亿元人民币(1,500亿美元)。能源部设立了一个机构,苏阿皮蒂水电建设项目(苏阿皮蒂机构),负责管理大坝工程,包括移民安置事宜。大坝的原始计划需要迁移48,000人,后来政府决定降低水坝高度和水库容量,以减少需要迁移的人数。

尽管如此,这次人口迁移仍是几内亚独立以来最大的一次,且将大幅改变这片地区的社会结构。“大家族都被拆散了,”一位居民说。“每逢家族婚丧喜庆,大家都感到疏远。”

苏阿皮蒂水库也将淹没广衾农地,据估计包括42平方公里的农作物和超过55万棵果树。许多水坝被迫迁徙者难以为家人挣得温饱。“这里实在太苦了,我们的命跟鸡蛋一样脆弱,”2019年被迁移安置的一位社区领袖说。“感谢神让我们活下来。”

苏阿皮蒂机构不向水坝迫迁居民提供替代耕地,但表示将协助他们在剩余土地上进行更密集的耕作,并寻求新的收入来源,例如捕鱼。但是,移民迄今尚未得到这些援助。“我们没有提出过分要求。只希望给我们土地继续耕作,还有一块牧场放养牛羊。我们只是要政府遵守诺言,”塔希尔区(Tahiré District)首长说,该区涵盖2019年6月被迁移的几个村庄。

苏阿皮蒂机构答复人权观察说,它“正加倍努力投入恢复生计的工作。”该机构并表示,被迫迁徙居民在被安置后的几个月内可以获得食物供应,在淹没土地上种植的树木和农作物也可得到赔偿,不过该机构并不支付任何反映土地本身价值的费用。

在人权观察访问过的所有村庄,居民均表示已向苏阿皮蒂机构或地方政府官员投诉安置过程中的问题,但至今不是毫无回应就是答非所问。苏阿皮蒂机构告诉人权观察,它的正式申诉办法“推迟”到2019年9月才实施,当时已有50多个村庄被搬迁。

苏阿皮蒂水坝的移民安置程序有缺陷,这也表明中国企业、银行和监管机构需要确保“一带一路”项目和其他中国海外投资尊重人权。中水对外公司致人权观察的电子邮件说,移民安置是几内亚政府的责任,但作为苏阿皮蒂的股东,该公司“参与重新安置并发挥监督作用。”人权观察亦去函询问进出口银行,但未获回复。

为了解决移民安置的严重问题,苏阿皮蒂机构应在中水对外公司的支持下,与大坝被迫迁社群紧密合作,确保其获得土地、补偿、培训、信贷和其他援助,以恢复生计和收入。同时,该机构应确保被迫迁社群的每户家庭都能获得足够食物。

苏阿皮蒂机构和中水对外公司也应与其他政府机构合作,制定计划为水坝迫迁民众提供持续、充足的净水、卫生设施和医疗服务。鉴于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威胁,这项计划更形重要。

“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中国国有企业和银行不能对各国政府的负面人权影响推卸责任,”非洲环境与自然资源高级研究员吉姆・沃明顿(Jim Wormington)说。“他们应该与各国当局紧密合作,确保居民从大型基建开发中受益,而非沦为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