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黎智英被捕的意義

Hong Kong media tycoon Jimmy Lai, center, who founded newspaper Apple Daily, is arrested by police officers at his home in Hong Kong, Monday, August 10, 2020. © AP Photo

香港政府迫不及待利用新定的國家安全法逮捕批評者、打擊新聞自由。

10位香港民主派人士於週一被捕,包括71歲的黎智英,民主派報刊《蘋果日報》創辦人及老闆。這是北京針對倡導人權的香港人進行恫嚇及懲罰的最新舉措

香港警方大肆展示武力,出動200名警員搜索該報總部。黎智英的兩個兒子和《蘋果日報》母公司壹傳媒多名高級主管也在同日被捕。

這樣還不夠。警方還逮捕了23歲的民主運動者和政界人士周庭,以及社運人士李宗澤和李宇軒,指控他們組織團隊「推動外國制裁香港」。

《蘋果日報》及其高管遭到搜索,對駐港外國企業應是一記當頭棒喝。透明、守規則和負責任的環境,是香港所以能區別於中國大陸,吸引外國資金與人才的要素。

但黎智英最近向BBC表示,香港國安法「為香港民主敲響了喪鐘。若沒有法治,在這裡做生意的人將失去保障。」

國安法創造出刻意模糊的罪名,可以隨意用來對付膽敢批評北京的人士。許多概念可收可放,諸如「勾結外國勢力」、請求實施制裁、對特區或中國政府採取「敵對行動」等等。

這些字眼涵義寬泛,足以包含各式各樣和平行動以及行使基本人權的行為,例如請求外國政府施壓香港或中國政府尊重本地法律所保障的權利。

其中許多罪名可以判處無期徒刑。被告可能受到秘密審判,甚至強制送往中國大陸,而當地異議人士遭受不公審判和刑訊逼供的情況十分普遍。

這部法律還授權當局成立專責秘密安全機構,新增強大的警察權力,削弱香港(暫仍獨立的)司法機關的監督權。

它的意圖很明確:宣告「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中英協議已死。從現在開始,香港必須接受和中國其他地區相同的管治方式。

幾個月之前,香港還擁有澳洲人視為理所當然的各種自由。那樣的日子已經結束。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已經決定,不再容許和平示威、人權或民主觀念。

在此次大逮捕同時,北京宣佈制裁包括人權觀察執行長肯尼思·羅斯在內的11名美國人,理由是他們「在涉港問題上表現惡劣」。此舉部分是為了報復美國政府上週宣佈以破壞香港自治為由制裁11名中港高官,包括港府特首林鄭月娥和警務處長。

香港國安法的目的是製造恐懼氛圍,嚇阻香港人繼續爭取自己的權利。但自由受到攻擊的香港人,仍以堅定不移且富有創意的反抗加以回應。

黎智英被捕後,民眾一大早就上街排隊購買《蘋果日報》。壹傳媒的股價衝上七年來的新高,因為人們藉著買股票來聲援不畏強權的該報記者。一位專欄作家用開天窗的形式表達抗議,只寫了一句話:「You can’t kill us all(你沒辦法把我們殺光)」。

國安法通過後,澳洲政府很明智地中止了與香港的引渡條約。上週五,外交部長佩恩與加拿大、新西蘭、英國和美國外長共同表示「深切關注北京實施新國家安全法,侵蝕香港人民的基本權利與自由。」

澳洲政府已經提供部分香港公民簽證和申請永久居留的便利,但還不足夠。

澳洲應當與其他國家制定共同維護香港人權的策略。它應該包括對侵犯人權、破壞香港民主的中國和香港政府官員實施針對性制裁。

澳洲政府也應該利用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席位,支持50位聯合國人權專家的呼籲,在人權理事會召開中國問題特別會議,並針對中國成立新的監察機制。

一位《蘋果日報》記者向我描述了週一的事件如何令他滿腔憤慨:「學校教導我們,我們[媒體]是第四權。我們應當保持獨立。我們可以接受質疑,但絕不接受威脅⋯⋯他們想讓我們害怕,放下手中的筆。但我仍然必須向世界報導真相。我們要照常工作。我唯一能做的是,只要《蘋果日報》存在,我就持續發稿。」

Your tax deductible gift can help stop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nd save lives around the world.

區域/國家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