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你该注意的是…谁企图切断互联网。

加拉加斯喀土木,示威者都藉助互联网进行线上组织和线下维权行动。相对应地,孟加拉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及印度印尼伊朗伊拉克苏丹缅甸津巴布韦等国政府都曾在去年切断全国或部分地区的网络服务──或许以为这样就能解决问题。

各国政府日渐常用断网应付危机,声称这是维护公共安全或遏止错误信息的必要手段。但这种全面封锁措施更像是连坐处罚而非战术回应。当互联网被切断,人们自由表达意见的能力将受限制,经济受创,记者难以上传照片和视频反映政府滥权,学生无法上课,纳税人无法及时交税,病患也无法随时获得所需的医疗照护

你可能以为关掉互联网的都是威权主义政府,但印度──世界最大民主国家──却是全球断网冠军。2019年底,印度在喀什米尔断网几个月,官员辩称暂时限制上网是危机时期的必要措施,有助避免“永久生命丧失”。四位联合国专家谴责这种做法,警告在喀什米尔的断网“不符合必要性和相当性原则。” 至少一项由斯坦福大学全球数字政策孵化器项目所做的研究发现,断网实际上对吓阻暴力事件具有反效果;相较於互联网正常运作的案例,切断网络将使暴力事件增为四倍

儘管各国政府有权下令断网,但网络服务商才是具体执行者。业者常以遵守当地法规为由服从政府要求,因为不服从可能失去营业执照。但业者应该谨记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即目前最广泛公认的商业人权準则,检讨盲目配合的做法。毕竟,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已经明确谴责故意阻碍或切断线上信息传播管道的措施违反国际人权法。

当局通常仅以薄弱的法律依据作为断网理由,所以不难理解在苏丹、巴基斯坦和津巴布韦都有人权律师向法院起诉并成功推翻网络管制令的案例。互联网服务商面临国家要求广泛限制上网时,应当考虑申请司法复核。最起码,业者应该基於透明原则,尽可能公开信息说明具体措施,或者对官方要求加以解释,尽量减少侵犯性的限制。

断网总是成为头条新闻,但其他更难察觉但具有同等破坏性的网络操弄技术也值得关注。在某些国家,例如乍得哈萨克斯坦斯里兰卡委内瑞拉,当局选择封锁特定社交媒体或通讯软体,或禁止访问直播平台。印尼伊朗故意降低上网速度,使人不易发觉後台操弄。俄罗斯最近通过“主权网络”法案,要求国内网络服务在隔绝海外伺服器之後保持运作,该国有关当局未来将有能力实施全面隔绝,从屏蔽特定信息或贴文到切断全国网络与互联网的联通。伊朗的国家信息网络是一个完全孤立的内联网,就其技术複杂性和广度而言,伊朗可能利用它实施比NetBlocks组织截至去年12月初曾追踪到的任何国家更为严密的断网措施。

即使互联网仍然可用,也有各种各样过於广泛的法规,允许政府向网络业者施压,要求审查其辖区内用户可触及的线上内容。在中国,手机和浏览器应用程序开发者必须在其所有产品中纳入政府的内容过滤软体。德国的网络强制法(NetzDG)要求互联网服务商删除“非法”资料,否则处以高额罚款,相关条文共计22条,範围从诽谤宗教、侮辱公职到暴力威胁。德国的做法正在向外输出。包括菲律宾俄罗斯新加坡委内瑞拉13个国家都援引德国立法例为自己的落伍措施辩护。越南也已通过类似立法,并声称脸书现已配合其大部分限制或删除内容的要求,尽管很难验證。

当然,互联网业者对其平台所分享的内容加以留意是合理的。清除网络上的儿童色情图片几乎已成举世共识。在社会大众的压力和检视下,脸书已著手应对滥用其平台在操弄美国选举或煽动缅甸国内仇恨与暴力的企图。多起大规模枪击事件通过脸书Twitch进行直播後,互联网业者和各国政府已制定相关政策,例如《基督城呼吁》(Christchurch Call),鼓励将有问题的内容即时“清除”,甚至根本不允许上传

但像这样的上传过滤器很容易被用来事前限制言论而且无法申诉。由於“恐怖主义”或“极端主义”的定义太过模糊,许多合法的意见表达行为也可能在没人看见之前就被下架,特别是在像埃及泰国这类国家,其压迫性政府为了钳制言论,经常将反对者贴上“恐怖分子”或散布“假新闻”的标签而加以起诉。

尽管各国政府已经能够成功地清除网络资料,对於遇到问题的个人却不见得有帮助。尤其是妇女和少女想要清除未经同意分享的私密照片或排除网络骚扰时,仍然求助无门。讽刺的是,在各大公司和各国政府带头打击“极端主义”的同时,以女性占绝大多数的网路骚扰受害者却只能自力救济

有些组织,例如发起#KeepItOn运动的Access Now,致力於挑战全域断网,并倡导改善相关法规。中介者责任的细微差别可能会促使互联网公司为降低诉讼风险而避免过度审查。业者应重视制定尊重人权的政策,在支持个人网络安全的同时维护并促进互联网自由,否则恐将沦为政府打压异议人士与和平反对派的工具。

今天,越来越多小型公司提供翻墙工具,让懂得技术的用户可以绕开政府设置的障碍。网状网络虚拟专用网路代理之类的工具现已成为社运人士不可或缺的工具之一。但愿在网路审查的猫捉老鼠游戏中,社运人士能永远走在网络审查前面,而煽动仇恨的人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