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在2019年并未积极改善其恶劣人权纪录。政府持续限制所有基本的公民和政治权利,包括言论、结社、集会以及宗教信仰自由。任何被视为威胁共产党专政的组织或团体都被禁止成立和运作。

当局屏蔽网站,要求社交媒体及/或电信公司移除被认为政治敏感的内容。凡是批评一党专政,就要面对警察的恐吓骚扰、限制行动自由、肢体袭击、拘留和逮捕监禁。警方经常将政治犯拘押数月不准会见律师,恣意刑讯逼供。法院受到党的控制,以莫须有的国家安全罪名将网络博客主、社运人士判刑入狱。2019年,至少25人因政治案件被定罪。

1月,越南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其进行普遍定期审议(UPR)期间,没有如实呈现国内人权纪录的样貌。对于上一轮2014年普遍定期审议时采纳的182条建议,越南政府大言不惭地声称其中159条已获充分落实,另有16条也已部分落实。

10月,越南加入《安全学校宣言》,即在武装冲突期间保护教育工作的国际性政治承诺。

表达、意见和言论自由

越南人权博客主经常遭遇骚扰与恐吓。政治异议人士常因网上帖文遭官员逮捕。2019年,至少14人在越南受审并判处5年至9年不等徒刑,罪名为“制作、存储、传播或宣传以反对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为目的的信息、材料和物品。”

社运人士和博客主经常遭到肢体袭击,加害者包括官员和显然与当局合作而豁免罪责的流氓。1月,不明男子用黑头套绑架反贪腐运动者何文南(Ha Van Nam),将他押上厢型车载走并在途中予以殴打,最后将2根肋骨断裂的他丢在某医院门口。6月,人权活动者张明享(Truong Minh Huong)拜访数名政治犯家属后遭4名便服男子攻击,被打断一根肋骨。

7月,一群人权活动者前往乂安省监狱声援绝食抗议狱中虐待的政治犯,途中遭到攻击。在他们走向监狱时,一大群便服男子持木棍和安全帽攻击他们,破坏他们的手机并洗劫财物,导致知名博客主黄玉正(Huynh Ngoc Chenh)和他的妻子人权活动者阮翠杏(Nguyen Thuy Hanh)等多人受伤。

警察惯于软禁或短暂拘留社运人士,阻止他们参加集会示威或旁听其他社运人士开庭。2019年3月,国安特务阻止数名作家和诗人出门参加地下文学团体文越(Van Viet)颁奖典礼。5月,警察拦阻亲友和同事前往探视坐牢5年刚出狱的阮友永(Nguyen Huu Vinh)。5月,国安特务阻止前政治犯黎公定(Le Cong Dinh)和范北海(Pham Ba Hai),以及高台教维权人士许飞(Hua Phi),在2019美越人权对话前夕出门会见美国外交官。5月,44名社运人士和博客主连署公开信,抗议剥夺行动自由权。

警察还限制人权运动者出国,有时引用模糊的国家安全理由。3月,警方禁止政治犯阮北转(Nguyen Bac Truyen)的妻子斐金芳(Bui Kim Phuong)从越南前往新加坡。6月,环保运动者高荣盛(Cao Vinh Thinh)被禁止从越南前往泰国。

媒体自由和信息近用

越南政府持续禁止独立的或私人拥有的媒体机构运营。广电媒体和报章杂志全都受到当局严格控制。传播被认为反对政府、危害国家安全或宣扬“反动”思想的材料,可予刑事处罚。有关当局屏蔽众多网站、经常关闭博客,而且要求互联网服务商移除被认为政治上不可接受的内容或社交媒体账号。

越南引人疑虑的网络安全法已于2019年1月生效。这部过度广泛模糊的法律使有关当局获得审查自由表达的宽广裁量空间,而且要求服务商在接获通知24小时内取下当局认为违法的内容。

8月,信息传媒部部长阮孟雄(Nguyen Manh Hung)宣称脸书(Facebook)对于政府要求删除内容的配合度已从先前“约百分之30”提高到“百分之70到75”。据该部表示,脸书删除的材料包括“超过200个反党反国家的文章连结”。

该部长并宣称,谷歌(Google)对政府要求删除YouTube和其他谷歌服务的配合度高达“百分之80到85”,之前只有“百分之60”。该部并未说明前述数据从何而来,以及提出这种要求的法律依据。该部表示曾要求脸书限制部分直播功能,“预先审查”线上内容,并且“随时应政府要求,移除散布有关政治议题假新闻”的广告。

脸书向人权观察表示,该公司关于内容删除和地理屏蔽的标准“适用全球”。删除或屏蔽内容的程序,据脸书来函说明,“在越南和世界各地均无二致”。函中表示,被检举的内容首先依据该公司社群标准加以检视,若检视合格则进一步评估政府的要求在国内法和国际法上是否合法有效。

5月,同奈省法院将两名脸书用户,武氏蓉(Vu Thi Dung)和阮氏玉霜(Nguyen Thi Ngoc Suong),分别判监6年和5年,只因她们点阅和收听脸书内容,以及在街上散发传单号召民众参加抗议中国和政府压迫的游行。两人被控持有“以反对政府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为目的”的材料,违反刑法117条。当局并于6月将人权活动者阮玉英(Nguyen Ngoc Anh)判刑6年,11月将阮南廷(Nguyen Nang Tinh)判刑11年,两人都是因为脸书帖文被控。

结社与集会自由

越南持续禁止成立独立工会、人权组织和政党。试图创建工会或劳工团体的组织者面临骚扰、恐吓与报复。2月,因在2010年协助组织茶荣省罢工被判刑9年的工运人士阮黄国雄(Nguyen Hoang Quoc Hung)刑满出狱,警方马上又对他实施侵入性监控。

在国内和国际压力下,国民议会6月决议批准关于集体谈判和组织权的《国际劳工组织第98号公约》。

当局规定公开集会须经批准,而且系统性拒绝对当局认为政治上不可接受的集会、游行或公开集会发给许可。

宗教自由

政府通过立法、强制登记和监视等手段限制宗教活动。宗教团体必须获得政府批准并注册,并在政府控制的管理委员会监督下运营。

尽管许多亲政府教会和寺庙获当局允许举办敬拜仪式,但任何宗教活动一旦被当局武断认定违反“国家利益”、“公共秩序”或“国家统一”,就会遭到查禁,连许多寻常的宗教职能也不例外。警方监视、骚扰甚至有时暴力镇压在政府掌控机构之外活动的宗教团体。地下宗教团体如高台教、和好教、基督教和佛敎组织都不断受到监控、骚扰和恐吓。独立宗教团体的追随者受到公开批评、强迫放弃信仰、拘留审讯、酷刑和监禁。

3月,嘉莱省法院审判德嘉新教徒(Dega Protestant)教派追随者克索陆(Ksor Ruk),将他判刑10年。克索陆曾以同样罪名于2005-2011年入狱6年。8月,拉连希(Rah Lan Hip)也因涉及德嘉新教在同一法院被判刑7年。2019年4月,奠边省警方报告自称成功说服“163户1,006人放弃所谓‘耶索阿’( Gie Sua)邪教信仰”。2019年5月,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发表报告,将越南列入“特别关注国家”名单。

主要国际行动者

中国仍然是对越南最具影响力的国家。海域争端持续困扰这两个同样压迫人权的共党政府之间的关系。7月到8月,中国海洋地质8号探勘船进入万安滩海域,引起河内抗议。越南显然在美中贸易战中获利。2019年首8个月,中国成为越南最大直接投资来源国。

越南与欧洲联盟的关系大幅改善。6月,欧盟与越南签署《欧盟-越南自由贸易协定》,若获双方批准可望大幅刺激双边贸易。一年来,欧盟对多名人权活动者被判刑监禁表达了关注。6月,数名欧洲议会成员致函欧盟,要求施压越南政府改善人权纪录。

美国持续扩大与越南联系。美国海军船舰多次停靠访问,越南海军也派员参加美国境内外培训。2月,特朗普总统选择在越南举办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高峰会。8月,两名美国空军高级将领正式访问越南,其他美国军官也曾利用双边或区域会议前往访问。

澳大利亚与越南双边关系持续增长。2019年8月,莫里森(Scott Morrison)总理访问河内,但行程中并未公开提出人权关切。澳大利亚对河内人权侵害的关切被推给一年一度的双边人权对话,河内方面没有任何改善迹象。

作为越南首要双边捐助国,日本持续对越南长期压迫人权保持沉默。5月,防卫大臣岩屋毅访问越南,推动两国国防合作。7月,安倍晋三首相在东京迎接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来访。据人权观察了解,这两次访问都未谈到人权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