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几内亚反对党和公民社会反对修改宪法允许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e)总统于2020年竞选第三任期,政府对集会与言论自由进行了镇压。

政府禁止绝大部分街头示威,安全部队逮捕数十名示威者,并为驱散示威活动使用催泪弹,有时还用实弹。至少17人据称在10月到11月的抗争中遭安全部队杀害,示威者也杀死至少一名宪兵。6名公民社会活动人士因领导反对新宪法运动于10月被捕入狱。数名记者因撰文批评政府而以诽谤罪名遭短暂拘留。

政府调查近十年数十宗示威活动非法杀人案件没有明显进展,2019年2月一名警官被定罪,成为孔戴于2010年上台以来首次有安全部队成员受到法办。11月,司法部长表示,迟迟未审理的2009年体育场屠杀事件,最晚不会拖过2020年6月开庭。

集会自由

政府大体上持续执行2018年7月颁布的街头示威禁令,理由是维护公共安全。反对新宪法的活动受示威禁令影响特别大,包括3名示威者3月在科亚(Coyah)被捕、自由集团党(Bloc Liberal party)12名成员4月5日被捕、7名示威者在金迪亚(Kindia)──起初被判刑3个月,上诉后获释──以及40人于6月13日在恩泽雷科雷(N’Zérékoré)被捕,当时安全部队驱散反对党示威的行动引发族群冲突。恩泽雷科雷被捕人士于6月20日出庭,其中22人成立扰乱公共秩序罪名。

对示威的镇压于10月加剧,反修宪人士于10月14到16日连续3天示威遭政府禁止并以暴力驱散。9名公民社会领袖于10月12日被捕,其中6人于10月22日以发起示威罪名分别被判处6到12个月徒刑。另有数十名示威者也被逮捕,拘留数天后释放或课以罚金。

10月24日以来,政府终于核准几次反修宪抗议,但11月14日的示威活动因路线争议导致示威者和安全部队冲突。5名反修宪领袖也在11月14日于金迪亚被捕。亲政府支持者曾于10月31日发动对立示威。

安全部队滥权

至少11名示威者据称在10月14至16日的抗议活动中遭安全部队击毙。抗议者于10月14日杀死一名宪兵。安全部队据称在11月4日悼念10月抗争牺牲者的葬礼中射杀3人。安全部队据称在11月7日又射杀3名示威者。一名示威学生据报于5月31日在拉贝(Labé)被安全部队杀害。

在5月、6月、10月和11月被捕的示威者指控警察和宪兵窃取金钱、手机和其他财物。

7月,国民大会通过关于宪兵使用武力的法律,可能保护执法人员不因非法杀人遭到起诉。该法规定武力使用必须具备必要性和相称性,但并未明文规定唯有面临死亡或严重伤害的威胁时才能使用火器。

同在7月,国民大会通过有关反恐怖主义的法律,其中多项条文可能威胁人权,包括长期的警察拘留和模糊的“辩护恐怖主义”罪名。

2009年体育场屠杀案审判

2009年9月28日,安全部队在一座体育场屠杀逾150名和平的反对党支持者、强奸数十名妇女,10年后,加害者仍未受审。几内亚法官已将14名涉及屠杀者定罪,包括在2009年9月时统治几内亚的军方执政团领导人穆萨・达迪斯・卡马拉(Moussa Dadis Camara),以及几位现在仍然掌权人士,例如负责防治毒品贩运和有组织犯罪的穆萨・提格波罗・卡马拉(Moussa Tiegboro Camara)。2019年8月,为审理该案而于2018年8月成立的指导委员会证实,该案将在柯那基里(Conakry)上诉法院开庭。司法部长福法纳(Mohammed Lamine Fofana)于11月表示,该案审判至迟不会超过2020年6月。

为过往犯罪问责

除了少数案件以外,过往的侵犯人权案件大体仍维持有罪免责的情况。至少12宗指控安全部队于2018年抗议活动中杀害示威者的案件从未开庭,2019年的多起示威者遇害案件也是一样。同样未获审理的还包括:2015年总统大选和2013年国会改选前后的示威者遇害案件;2012年发生在东南部采矿区村庄佐戈塔(Zoghota)的6名男子遇害案;以及2007年安全部队杀害大约130名无武装示威者。

2019年2月4日,法院裁定警官戴洛(Kaly Diallo)于2016年8月枪杀一名示威者的罪名成立。然而,此案因人权组织指摘证据不足而存有疑问。尽管自2010年以来安全部队被控非法杀人的案件累计已达数十宗,此案为首次有安全部队成员因杀害示威者被定罪。

2019年2月,警方菁英单位一名警官因在2016年刑求嫌犯过程遭手机录像且广泛流传,被法院判处6年监禁。

柯纳基里前省长塞库・瑞斯柯・卡马拉(Sékou Resco Camara)和前陆军首长希亚姆(Nouhou Thiam)被控于2010年刑求多名反对党囚犯的案件,于2018年4月开始审理后已多次延期开庭。

言论自由

对媒体自由的威胁近年来日益升高,2019年有多名记者因报道批评政府被捕,后均获释。

记者兰萨纳・卡马拉(Lansana Camara)指控一名内阁部长贪污,3月26日以诽谤罪名被捕,4月2日获取保释放。新闻网站负责人穆罕默德・班高拉(Mohammed Bangoura)因刊出反对党政治人物投书,也以诽谤罪名于7月1日被捕。媒体集团Lynx播出批评执政党人士专访后,两名高管于4月19日被捕,后获保释。

反对党政治人物米利莫诺(Faya Millimouno)因为指控一名内阁部长曾参与2000年叛乱,以诽谤罪名于8月2日被捕,8月9日获保释。

司法系统和监所条件

司法系统持续面临多方面困难,包括缺乏适当法庭空间和其他基础建设,以及缺乏足够人力和资源侦办起诉人权侵犯和其他犯罪。

几内亚监狱和看守所运营远不及国际标准,由于过分仰赖审前羁押、案件管理不良和法院无法定期开庭,导致监所人满为患情况严重。位于柯那基里的全国最大监所仍然过度拥挤且卫生条件恶劣。2019年7月,一所设计容量300人的监所住了1492名在押人员。

强迫拆迁

2019年2月到5月,几内亚政府为兴建中央政府办公楼、外国使馆、外国企业和其他公共设施,强迫迁移柯那基里居民逾2万人。大部分被迫迁民众没有得到政府适当通知,也没有安排任何替代住房。

自然资源

几内亚的天然资源,包括铝矿和金矿,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博凯(Boké)和博法(Boffa)地区的铝矿部门持续迅速扩张,导致数以千计农民失去土地供采矿利用,通常没有适当赔偿,而且破坏该地区维生水源。

政府为建设苏阿皮蒂(Souapiti)水电站大坝,正着手迁移近16,000居民。尽管大坝可能改善几内亚电力供应,但目前被迫迁移的村庄并未得到适当的失地赔偿,也没有得到适当协助获得新的生计来源。

主要国际行动者

在反对新宪法的抗争于10月遭到镇压之后,联合国、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欧洲联盟和美国,以及多个欧洲国家,纷纷发言重申集会与言论自由的重要性。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于10月25日谴责安全部队使用过度武力及逮捕抗争组织者。在铝矿部门有巨大投资的俄罗斯,其大使公开支持孔戴于1月争取第三任期,引起几内亚公民社会批评。

联合国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办公室,以及法治和冲突中性暴力问题专家组,持续支持对2009年体育馆屠杀事件中的强奸和犯罪行为追究责任。国际刑事法院也持续发挥正面作用,通过与几内亚当局对话,推动对2009年9月28日事件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