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初,国民大会主席瓜伊多(Juan Guaidó)要求委瑞内拉人动员起来,支持恢复全国的宪政秩序。1月23日,数十万人走上街头。在抗议中,瓜伊多宣布他已接任委内瑞拉临时总统,并说他将举行自由公平的选举。此后已有超过50个国家表示支持瓜伊多。该国直到本文撰稿时仍未结束政治僵局。

今日委内瑞拉没有任何独立的政府机构能够制衡行政权。马度罗和查维兹政府已将法院塞满毫不假装独立的法官。政府持续压制异议,经常以暴力镇压街头抗议,监禁反对党人士,用军事法庭起诉平民。反对党领导的立法机关也被剥夺权力。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决议,首次针对委内瑞拉境内暴行成立国际调查机制。

药品、医疗器材和食物严重短缺,造成许多委内瑞拉人无法维持家庭温饱或取得必要医疗照护。委内瑞拉人为逃避压迫和匮乏而大量外移,形成拉丁美洲近期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移民危机。

其他持续受到关注的问题包括警察粗暴执法、监狱条件恶劣、侵犯人权不受处罚以及政府官员对人权维护者和独立新闻媒体的骚扰。

难民危机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报道,从2014年至2019年11月,估计3,200万委内瑞拉人当中已有近450万人逃出国外。还有许多未列入当局报告的人也已离开。

人口外移的原因包括同时发生的政治、经济、人权与人道主义危机。除了确有遭受迫害之虞而有资格取得难民地位者之外,许多人不能或不愿返国是因为在家乡面临人道主义紧急状况,包括食物、药品和医疗短缺。

许多滞留外国的委内瑞拉人并无合法身份,因而难以申请工作许可、子女就学和就医治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很容易受到剥削和虐待,因此急需人道主义援助。

迫害政治反对派

委内瑞拉政府将反对派政治人物投入监狱,剥夺他们参选公职的资格。根据委内瑞拉义务刑事辩护律师网络“刑事论坛”(Penal Forum)11月统计,委内瑞拉各地监狱和情报机构总共关押近400名政治犯。

4月,因为2014年加拉加斯示威游行遭莫须有指控煽动暴乱而判刑13年的反对党领袖洛佩兹(Leopoldo López),在软禁中得到警卫帮助逃出参加军队起义。起义失败后,他向西班牙驻加拉加斯大使馆请求庇护,直到本文撰稿时仍在大使馆避难。

5月,情报人员逮捕国民大会副主席赞布拉诺(Edgar Zambrano),指控他参与4月军队起义。出庭受审时,当局不允许他的律师到场;他的家属超过一个月无法与他联系。他被控叛国罪,但于9月获得有条件释放。共有13名反对党国会议员逃往国外,另有4名议员截至本文撰写时仍然暂住加拉加斯外国使馆。

委内瑞拉情报部门与安全部队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名逮捕并刑求军方人员。当局还逮捕并刑求某些嫌犯的家属,查问嫌犯下落。有些在押人员受到刑讯逼供,强迫他们提供所谓阴谋行动的情报。

镇压抗议活动

在2014年和2017年的两波镇压行动中,示威活动──有时高达数万人参加──遭到委内瑞拉安全部队和通称“集团”( colectivos)的亲政府武装团体攻击。安全部队人员使用防暴弹药近距离射击示威者,野蛮殴打毫无反抗的人,并且暴力突袭公寓民宅。在押人员遭到安全部队严重虐待,有些情况构成酷刑──包括严重殴打、电击、窒息和性虐待。

2019年,安全部队以暴力回应支持瓜伊多的示威,近距离向示威者发射弹丸或实弹。1月和5月的重大冲突造成数百人被捕,数十人遇害。

据刑事论坛统计,2014年迄今因示威被捕人数达到15,000名,包括示威者、旁观者以及从家里被无证带走的人。截至11月约有8,900人获得有条件释放,但仍背负刑事控告。超过840位平民遭军事法庭起诉,违反国际法。

还有许多因为示威或政治抗争被捕人士仍被软禁或拘留,等候审判。另有些人被迫流亡海外。

法外杀人指控

警察和安全部队自2016年迄今在所谓的“反抗公权力”事件中总共杀害近18,000人。据内政部长雷韦罗尔(Néstor Reverol)于2017年12月所做报告,2016年有5,995宗,2017年4,998宗。根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引用的官方数据,2018全年和2019年前5个月,委内瑞拉安全部队在其所谓的“反抗公权力”事件中总计杀害近7,000人。

关于安全部队的杀人行为有多少属于法外处决,迄今无人汇整详细信息,但人权高专办的结论是,其中“许多”可能构成法外处决。人权观察在2019年记录到数起这类杀人案件。

从2015年到2017年,委内瑞拉安全部队进行所谓的“解放和保护人民行动”(OLP),大举扫荡低收入社区。参加行动的安全部队包括玻利瓦尔国民卫队(Bolivarian National Guard)、玻利瓦尔国家警察(PNB)、玻利瓦尔国家情报局(SEBIN)、科学与刑事犯罪侦查部(CICPC)和各州警察。

这些突袭行动导致了广泛的侵权指控,包括法外处决、大规模任意拘留、虐待在押人员、强迫拆迁、摧毁民宅和任意驱逐出境等等。2017年11月,当时的委内瑞拉司法部长表示,安全部队在OLP行动中杀害了500多人。政府官员一再表示,OLP行动的被害人都是持械“对抗”而被击毙的罪犯。但许多案件都有目击者或被害人家属对警方的指控提出质疑。其中数起案件,被害人在被警方逮捕时并未死亡。

FAES是为打击毒品贩运和组织犯罪而于2017年成立的特警部队,取代OLP执行安全任务。在不再支持马杜罗的低收入社区,FAES官员犯下包括杀人和酷刑在内的重大侵权行为却不受惩罚。据人权高专办报告,“当局可能利用FAES和其他安全部队为工具,在民间制造恐惧以维持社会控制。”

侵权有罪不罚

委内瑞拉当局报道,截至2019年6月,在所有被控于2017和2019年示威活动中杀人的嫌犯,已有44人被逮捕,另发出33份逮捕令。当局表示,有5名特警(FAES)人员已因2018年的谋杀未遂和其他罪行被定罪,另有388名特警被控在2017和2019年犯下的罪行正在接受调查。

然而,侵犯人权而不受惩罚仍属常态。人权高专办于2019年7月报告说,造成有罪不罚现象的因素包括“安全部队和武装部队拒不配合调查”,安全部队“破坏犯罪现场”,高级官员实际上豁免罪责,以及司法不独立。

司法独立

自从前总统查韦斯及其在国民议会的支持者于2004年以政治手段接管最高法院以来,司法机构已无法发挥独立政府部门的职能。最高法院成员公然否定权力分立原则,毫无例外地支持滥权政策与措施。

7月,最高法院判决阿菲尼(María Lourdes Afiuni)法官胜诉,但并未完全解除她的保释条件。阿菲尼于2009年接受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的建议,允许一名批评政府人士保释后即遭任意起诉,此后她被监禁一年、软禁多年。她在2013年获地方法院准允具保释放。

人道主义危机

委内瑞拉人正面临药品、医材和食物的严重短缺,以致健康权和食物权均受严重侵害。2017年,委内瑞拉卫生部长发布官方数据指出,2016年的妊娠死亡率升高百分之65,婴儿死亡率升高百分之30。几天后,这位卫生部长遭到解职。政府从此未再发布流行病学公告。

委内瑞拉卫生体系正在彻底崩溃,早已宣告消失的疫苗可预防疾病如麻疹和白喉再次出现并传播,疟疾和结核病等传染性疾病疫情也开始增加。委内瑞拉相关组织和大学的研究表明,委内瑞拉人的粮食不安全和儿童营养不良均在较高水平。

制宪大会

2017年,总统马杜罗以行政命令成立“制宪大会”,不顾宪法规定任何修宪案必须通过公民投票决定。制宪大会完全由政府支持者组成,其选举由政府雇用的英国公司Smartmatic负责计票,但该公司已表示无法保证选举结果的真实性。制宪大会已经取代反对党主导的国民议会,成为委国实际上的立法机关。2019年,制宪大会取消多名反对党国会议员的言论豁免权,并自行延长任期至2020年12月。

言论自由

十多年来,政府扩张并滥用媒体规管权,减少异议性媒体的数量。政府可以用“有助国家利益”为由吊扣或吊销私营媒体的營業执照,以定义模糊的“煽动”罪名任意暂停网站运营,或者对“不尊敬”政府高官的言论加以刑事处罚。虽然仍有少数报纸、网站和广播电台敢于批评政府,但为避免报复而自我审查的问题十分严重。

在4月军方企图起义期间,委内瑞拉当局移除有线电视的CNN和BBC频道,并且查封了加拉加斯广播电台。据委内瑞拉主要媒体自由组织报道,有些采访示威活动的记者遭到死亡威胁和攻击,包括殴打和近距离射击。

2017年11月,制宪大会通过《反仇恨法》,其模糊条文不利于言论自由。该法禁止政党“宣传法西斯主义、仇恨和不容忍”,并可对在新闻或社交媒体发表“不容忍和仇恨信息”的人处以20年以下有期徒刑。2018年,检察机关以前述罪名起诉多人,包括本文撰稿时委内瑞拉唯一仍在狱中的记者梅迪纳(Jesús Medina)。梅迪纳是在加拉加斯一家医院进行专题调查报道时遭到情报机关逮捕。

人权维护者

政府限制非政府组织接受国际资金的措施──加上政府官员及支持者凭空指控人权维护者企图破坏委内瑞拉民主──已形成有敌意的环境,削弱公民社会团体推动人权的能力。

2010年,最高法院裁定,个人或组织收受外国资金可能构成叛国罪。同年,国民议会立法禁止“维护政治权利”和“监督公共机构绩效”的民间团体收取国际援助。

9月,制宪大会主席卡韦略(Diosdado Cabello)表示,大会将制定实施新法,“严厉制裁向帝国主义拿钱谋叛国家的非政府组织与个人。”

政治歧视

支持查维兹与马杜罗总统资格公投的公务员遭到开革。政府的食物配给和必需品价格上限方案,遭可靠的委内瑞拉公民和非政府组织批评歧视异议人士。

监所条件

贪污、保安不足、基础设施恶化、人满为患、监管人力短缺和警卫训练不良,导致囚犯实际上遭到武装犯罪团伙控制。滥用审前羁押助长看守所过度拥挤。

主要国际行动者

6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访问加拉加斯。在为期两天的访问后,高专办的一个小团队留在加拉加斯继续监测人权状况。7月,她的办事处发表措词严厉的报告,其结论指出委内瑞拉当局没有依法究办重大侵权加害者,包括杀人、过度使用武力、任意逮捕和酷刑。该报告并强调食物和药品短缺对委内瑞拉人民食物和健康权利的影响。

2018年,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本苏达(Fatou Bensouda)宣布进行初步审查,以分析至少自2017年以后发生并属该法院管辖范围的犯罪,包括对示威者使用过度武力和数千人遭滥捕的指控,其中许多人据称在拘留期间遭到严重虐待。随后,六个国家(均为ICC成员国)要求国际刑事法院启动调查,跟着又有三个国家表示支持将委内瑞拉情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

许多南美国家已为接待委内瑞拉人做出巨大努力。然而在2019年,包括智利、秘鲁和厄瓜多尔在内的几个国家要求他们必须先申请签证,此一要求实际上严重限制了委内瑞拉人进入这些国家的机会。委内瑞拉人在国外某些地区面临仇外骚扰,包括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加勒比海国家和巴西北部。

利马集团──由至少10个拉美国家和加拿大组成──持续监视委内瑞拉局势。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利马集团成员国提出的决议案,决定成立独立实况调查团,调查委内瑞拉自2014年以后发生的各种暴行指控,包括法外处决、失踪和酷刑。决议内容还包括,若委内瑞拉不能与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合作,将就此一问题成立调查委员会。实况调查团预定于人权理事会2020年9月会期提交报告。

第二项决议是由伊朗代表委内瑞拉提出,其中强调“合作与技术援助”,同时对“实行域外单方强制措施”表示关切。该决议呼吁委内瑞拉政府全面执行人权高专报告的建议,允许联合国专家入境,并且允许人权高专办无限制进入所有地区和拘留所。

人权高专办还宣布与委内瑞拉签署一份谅解备忘录,将建立一个国家办事处,不过在发布当时还有许多细节尚未商定。

美国、加拿大、欧洲联盟和瑞士已对涉嫌侵犯人权和腐败的100多名委内瑞拉官员实施针对性制裁,包括冻结资产和撤销签证。7月,欧盟重申愿意在谈判未能取得具体成果的情况下扩大针对性制裁。欧洲议会并呼吁进一步对负责侵犯人权和执行压迫的国家当局采取制裁措施。阿根廷、巴西和秘鲁也已禁止逾300名委内瑞拉官员入境。

2017年起,美国实施了金融制裁,包括禁止买卖委内瑞拉政府及其国有石油公司发行的新股票和债券。尽管文字上排除了购买食物和药品的交易,但由于存在过度遵守的风险,这些制裁有可能加剧委内瑞拉本已严峻的人道主义情势。

2019年4月,联合国安理会就委内瑞拉的人道主义紧急状态召开正式会议。在会议中,人权观察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共同发表报告指出,委内瑞拉境内严重的药品和粮食短缺,加上疾病由该国边境向外蔓延,造成了复杂的人道主义紧急状态,亟待联合国的全面应对。

会议结束后,经过几个月的静默外交,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推特上发文说,700万委内瑞拉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在委内瑞拉开展活动的联合国机构组织了人道主义需求检讨,呼吁在六个月内提供2.33亿美元的援助。截至11月,此案尚未得到充分注资和执行。

挪威在委内瑞拉当局与反对派之间进行调解的努力,包括2019年在挪威和巴巴多斯举行的几次会议,直到本文撰写时尚未产生具体结果。由哥斯达黎加、墨西哥、乌拉圭和几个欧洲国家组成的联络小组于2019年数度与委内瑞拉当局会晤,推动委内瑞拉举行自由公平的选举。

作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委内瑞拉一贯投票阻挠关于侵犯人权行为的审查,在针对叙利亚、白俄罗斯、布隆迪和伊朗等国侵犯人权的多项决议案均投下反对票。10月,尽管已经表达无意与安理会实况调查团合作而违反其成员国义务,委内瑞拉仍被联合国大会以微弱多数推选为2020到2022年度的人权理事会成员。

委内瑞拉政府于2013年退出《美洲人权公约》,导致该国公民和居民在国内侵权救济途径无效或无法利用时,也无法请求美洲人权法院干预。美洲人权委员会持续采用《美洲人的权利和义务宣言》对委内瑞拉进行监督,该宣言无需得到各国批准。

委内瑞拉是拉丁美洲尚未签署《安全学校宣言》的少数国家之一。2019年,据报有玻利瓦尔国民卫队成员和亲政府武装团体使用学校进行军事操演,影响学生的受教育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