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叙利亚

2019 年度事件

Debris of a building is seen after airstrikes hit Belyun village of Idlib, de-escalation zone, Syria on December 08, 2019. 

© Muhammed Said/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叙利亚发生的事件足以再次确认,该国冲突中特别突出的暴行和人权侵犯仍然是常态而非例外。

叙利亚-俄罗斯联军于4月重启对伊德利卜省(Idlib)──反政府势力最后据点──的军事行动,以禁用武器进行无区别攻击。被政府夺回的地区发生没收财产、大规模拆毁民房和任意拘留。与政府“和解”的居民持续遭受政府军的虐待。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办公室(OCHA)预估,2019年叙利亚可能有1,17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及保护性援助。叙利亚政府没有确保足够资金用于供应民众维生所需,而是通过一套法律和政策框架将人道主义和重建经费挪用于增进政府自身利益。援助团体、联合国机构和捐助方若参与侵权的重建工作,或未经尽职调查即允许挪用援助,恐将成为政府侵犯人权的帮凶。

反政府的非国家武装团体也犯下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在他们控制下的地区实施任意逮捕行动,并对政府控制领域的居民区进行无区别的地面袭击。

在叙利亚东北部,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及其当地盟友叙利亚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所杀害的平民人数和破坏程度,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在其占领区所造成的破坏程度和人命损失不相上下,显见前者未能采取一切必要预防措施保护平民。

数以千计遭ISIS绑架人员的命运仍不得而知,库尔德当局、美国为首联军和叙利亚政府均未采取任何措施以确认其下落。尽管国际社会包括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和安理会皆集中关切遭叙利亚政府拘捕和失踪的人员,但进展甚微。

叙俄联军违反人权行为

自2019年4月下旬以来,叙俄联军为夺回叙利亚西北部反政府组织控制地区,发动了连续数百天的进攻。利用夺回阿勒颇和古塔的同样战略,叙俄两国部队使用国际禁止的集束弹药、燃烧武器和广域爆裂性武器,包括以简易“桶装炸弹”攻击学校、民房和医院,摧毁该地区主要城镇,杀害逾千平民,包括3百多名儿童。8月中旬,叙俄联军空袭伊德利卜省哈斯镇(Hass)的流民收容所,炸死平民20人。这次攻击是足以构成战争罪的非法行为。

前述武装部队摧毁或瘫痪逾50处医疗设施。根据医生促进人权协会(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和其他人道主义团体指出,俄罗斯和叙利亚利用这些医疗设施通过联合国预防冲突机制与俄罗斯共享的地理座标加以攻击。联合国已于8月1日宣布,秘书长古特雷斯将对叙利亚医院遇袭事件展开调查。

联合国表示,叙利亚西北部住有300万平民,其中至少半数曾流离失所至少一次。这里的居民实际上走投无路,他们没有足够资源迁居他处,也无法越境前往土耳其,若迁往政府控制地区又担心遭受迫害。

财产权、人道主义援助和重建经费

叙利亚政府实施了一套法律和政策框架,以便挪用原定用于人道主义援助与重建的数百万美元国际专项资金。政府禁止人道主义组织访问有需要或据称已获得援助的社区,选择性批准援助项目以惩罚反政府势力控制地区的平民,并且规定人道主义组织只能与通过安全审查的当地机构合作。根据过去事例可见,援助物资持续通过滥权的国家机器进行分配,可能被政府用来惩罚它认为敌对的人民,奖励効忠者。

依据第63号法令和2012年《反恐怖主义法》,数以百计来自前反政府团体控制地区的平民遭政府任意指定为恐怖分子,他们的财产也被冻结。前述法令经常被当局用来指控人权活动者和人道主义工作者涉及犯罪活动。他们的家属和亲友即使没有被指定为恐怖分子,也因这些措施受到深远影响。

非国家武装团体违反人权

沙姆解放组织(HTS)、光荣军(JAI)及其附庸团体对政府控制下的居民区进行无区别攻击。据叙利亚问题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国际调委会)指出,这些攻击行动导致大量平民丧生,可能构成战争罪。

尽管节节败退,ISIS仍在代尔祖尔省(Deir Ezzor)各地发动多起暴乱,并且阻止平民逃避暴力,包括施以惩罚、埋设地雷以阻其逃脱

阿夫林(Afrin)周边地区的安全状况大幅恶化。当地现由土耳其支持的自由叙利亚军(FSA)各派系组成的联盟──叙利亚国民军(Syrian National Army)──控制。据国际调委会指出,这些派系的作为,包括攻击平民、劫持人质、使用汽车炸弹、执行任意拘捕、敲诈勒索、酷刑以及严格限制妇女和少女的服装,已经触犯战争罪。

任意拘留和强迫失踪

在由反政府团体手中夺回的区域,包括东古塔(Eastern Ghouta)、达拉(Daraa)和大马士革南部,叙利亚安全部队逮捕数百名社运人士、前反对派领导人及其家属,尽管他们均已在当局保证不予逮捕的条件下签署和解协议。

自2011年以来,成千上万人遭到拘留或失踪,其中绝大部分是政府军所为。在叙利亚政府拘留中因酷刑和恶劣监所条件致死者数以千计。2019年,政府更新了数百件疑为失踪或死亡的记录,但没有一个人的家属从当局收到亲人遗体或进一步信息。

主要在伊德利卜省活动的基地组织附庸,沙姆解放组织,在其控制地区任意逮捕众多居民。2019年1月,人权观察录得11起逮捕事件;其中六起案件受害者显然遭到酷刑。当地人权团体还收集到其他数百起案件的档案或证据。

据当地人权监察员和被绑架者家属表示,ISIS抓走数千名社运人士、人道主义工作者和新闻记者,他们至今生死不明。库尔德族领导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叙利亚政府和美国为首的多国联军都没有建立受理家属寻人的机制。

2019年5月,人权观察等八个叙利亚公民社会和国际人权组织共同呼吁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尽速解决叙利亚政府、武装反政府团体和ISIS所造成的广泛任意拘押、绑架、酷刑虐待和成千上万叙国人民被迫失踪问题。

土耳其及其支持部队违反人权

10月9日,在美国政府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之后,土耳其入侵叙利亚东北部。由土耳其支持的非国家行为者,包括叙利亚国民军,被动员起来支持代号为“和平之春行动”的攻势。为了反制入侵,库尔德当局与大马士革达成协议,允许叙利亚部队进驻并重新控制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数个城镇。

报道揭露,受土耳其支持的派系犯下许多违反人权行为,包括就地格杀库尔德部队、政治活动者和急难救助人员,以及抢劫、没收财产。

10月26日,土耳其外交部长宣布土耳其“绝不容忍那怕是最低程度的人权侵犯。”然而,当地和国际监察团体的报告都记录到,土耳其多次在叙利亚东北部对平民和平民目标进行无区别攻击。

美国支持部队和美国为首联军违反人权

2019年2月的巴格兹(Baghuz)战役使ISIS失去最后领土。这场战役的特点是美国为首联军的密集空袭和叙利亚民主力量的地面炮兵攻击。随着最后战役展开,人权观察确认该镇有630多处地点遭重大破坏,全镇建筑物普遍损坏,并且有大量平民仍在这些地点。

英国监测团体空战(Airwars)估计,在2019年1月到6月之间,美国为首联军的空袭至少造成平民416人丧生。

联军并未彻底调查导致平民伤亡的攻击行动,虽在2019年1月向一户家庭给付慰问金,但并未制定通盘计划补偿或援助受联军行动伤害的平民。美国国防部将支付不足的原因归结为“实际限制”和“美国派驻人员有限,降低了道义补偿所需的情势感知。”

由ISIS最后领土逃出──途中要付给走私集团巨款──的目击者描述,他们在原居地面临极为痛苦的人道主义状况和残酷攻击。ISIS就连仅仅是考虑逃跑的居民都会加以严惩,而且在逃生路线上埋设地雷以吓阻逃亡。

尽管土耳其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入侵造成库尔德族领导当局控制的幅员缩减,但截至本文撰写时,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族自治政府仍然控制着11万名ISIS嫌犯及其家属中的大多数,包括62,000名叙利亚和伊拉克人,以及11,000多与ISIS嫌犯有关的非伊拉克籍外国妇女和儿童。这些妇女和儿童被关押在沙漠中的霍尔(al-Hol)营地,处于极为恶劣甚至致命的生活环境。资源不足和人道主义援助受限导致营地条件持续恶化。

大多数国家拒绝遣返本国公民,连妇女和儿童也不例外,或者只带回少数孤儿。包括法国、英国、荷兰等许多国家都表示遣返公民存在后勤和安全上的困难。但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一共遣返了超过756名与ISIS有关联的国民,大多是妇女和儿童。在叙利亚被捕的外籍ISIS嫌犯,尤其是法国籍人员,都已被移送到伊拉克,不顾他们可能遭受酷刑、不公正审判和死刑。法国政府被指参与转移其国民到伊拉克被判处死刑,已经遭到联合国法外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谴责

流离失所危机

根据联合国人道协调厅(OCHA)估计,军事行动已造成伊德利卜和哈马两省60万人以及叙利亚东北部至少18万人流离失所。

根据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Syrian Observatory of Human Rights)报道,土耳其-叙利亚边境依然完全封锁,土耳其边防警卫按常规逼退庇护寻求者,包括使用实弹,自2019年1月以来已击毙数十人。

约有18,000人离开了叙利亚-约旦边境的鲁克班(al-Rukban)营地,前往政府控制区。政府对人道主义援助的限制,以及约旦拒绝鲁克班难民入境寻求庇护或提供跨境援助,意味着营地居民面临严重饥馑与疫病风险,而且可能遭受攻击。返回政府控制区的人员全都进了流民收容所。尽管各个流徙者营地和边界口岸都设有联合国和阿拉伯红新月会叙利亚分会的服务点,但报道指出有撤离人员在抵达政府控制区后遭到拘押和虐待。

尽管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且叙利亚政府控制区情况不透明,停留在周边各国的叙利亚难民仍面临收容国要求返回叙利亚的压力。根据联合国难民署记录,截至2019年6月已有4万多名难民返国。

在土耳其,超过360万叙利亚难民得到临时保护,仅伊斯坦布尔就收容了50万人。但在2019年,土耳其当局强迫他们签署“自愿返国”表格后,已将其中许多人拘押并强行遣返。许多人最终抵达伊德利卜省的沙姆解放组织控制区,不是被该组织逮捕就是遇上叙俄联军进攻。

土耳其还提议在叙利亚东北部建立缓冲区,计划将至少1百万土耳其境内的叙利亚人迁往当地。但建立缓冲区未必能确保平民得到保护,而且可能导致许多人权问题。

黎巴嫩收容了大约150万叙利亚难民,但从四月起不断强烈鼓励他们返国,并且采取积极措施遏止难民涌入。黎巴嫩边界管控机构安全总局(General Security)表示,在2019年5月13日做出驱逐所有晚于4月24日违规入境叙利亚人的决定后,该局自5月21日至8月28日已将2,731名叙利亚人驱逐出境,直接交给叙利亚当局。至少有三名被驱逐者在返国时被叙利亚当局拘捕。

联合国安理会和大会

为应对叙利亚-俄罗斯军事联盟对伊德利卜省和哈马省北部医疗及其他人道主义设施的攻击,以及联合国会员国和人权组织的压力,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动调查叙利亚医院遇袭事件。迄本文撰写时,他尚未承诺将调查结果公开。

8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首次就叙利亚被捕和失踪者问题举行简报会。

9月19日,俄罗斯第13次动用否决权,阻止安理会要求在叙利亚西北部停火的决议,因为该决议案没有排除俄罗斯和叙利亚对于他们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的军事进攻。

联合国大会于2016年12月成立的、专门负责收集证据的国际公正独立机制(IIIM)正持续收集和保存证据,以备将来提起刑事诉讼。

关键国际行动者

联合国虽然任命了新的叙利亚问题特使盖尔·佩德森(Geir Pederson),但联合国主导的政治谈判实际上仍陷于僵局。

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继续在叙利亚施展影响力,俄罗斯率先协助叙利亚政府提升政治合法性,鼓励难民返国并提供重建资金。4月,俄罗斯与土耳其于2018年9月促成伊德利卜停火的协议崩溃。

美国作为其所领导联军的一部分,对叙利亚东北部的ISIS据点发动空袭,并向叙利亚民主力量提供财政与后勤援助。10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宣布从叙利亚北部撤出美军,为土耳其对库尔德族武装力量进行军事施压搬开障碍。

美国领导的联军于8月向伊德利卜省据称为基地组织实体的目标发动攻击。10月27日,美国在伊德利卜的一次军事行动导致ISIS领导人巴格达迪死亡。据报道,以色列也曾在1月和8月对政府控制区进行数次空袭。

欧洲联盟于3月召开第三次关于叙利亚的布鲁塞尔会议,重点是难民的返回和重建。2019年9月,有报道称匈牙利计划违背欧盟共识提升与叙利亚的外交关系。欧盟和美国则延续并扩大对叙利亚政府的制裁。

经过多年筹备,叙利亚宪法委员会在联合国的主持下于10月30日在瑞士日内瓦正式成立。该委员会由150名代表组成,负责推动叙利亚宪法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