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澳大利亚

2019年度事件

ABC's editorial director Craig McMurtrie speaks to the media as Australian police raided the headquarters of public broadcaster in Sydney on June 5, 2019. 

© Peter Parks / AFP

澳大利亚是充满活力的多文化民主国家,拥有稳健的宪法制度。然而在 2019 年,言论自由遭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警察突袭记者和一名政府官员,一位举报人与其律师被起诉违反保密法。过于宽泛的国家安全法可被任意滥用。

政府在推出离岸处理难民和庇护寻求者措施的 6 年后,维持着不允许任何乘船抵达者在澳大利亚重新定居的立场。而在 2019 年,自从一项新法令推出之后,有超过 135 名难民和庇护寻求者被转送澳大利亚接受紧急治疗。

难民和庇护寻求者

此文撰写时,约有 600 名难民和庇护寻求者留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瑙鲁,另有 600 多人根据一项澳美重新安置协议而移居美国。仍保持离岸的人群均为成年人,大部分自 2013 年起便维持这一状况。

自 2013 年以来,至少有 12 名难民与庇护寻求者在澳大利亚离岸处理系统中死亡,其中 6 名为自杀。2019 年 5 月澳大利亚大选之后,巴布亚新几内亚境内的自伤和自杀企图急剧增加,媒体报告十数起自杀企图事件,地方政府疲于应对这一危机。

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瑙鲁的医疗机构无法处理庇护寻求者和难民的复杂医疗需求,尤其是心理健康需求。2月,澳大利亚国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将需要医学治疗的离岸难民和庇护寻求者转送澳大利亚。迄今为止,有 135 人被转送接受治疗。在这项法案之前,律师常常不得不对政府提起诉讼,才能让客户得到适当的医疗护理。12 月,政府撤销了这一法案。转送至澳大利亚的人们现在处于法律未定的境地,没有永久签证,孤立无援。

澳大利亚多次拒绝了新西兰接收部分难民的提议,政府认为接受这一提议会鼓动更多船只抵达,使新西兰成为澳大利亚的“后门路线”。

原住民族权利

澳大利亚原住民在刑事司法系统中极不成比例,常因未缴罚款等小罪而入狱。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占澳大利亚成年囚犯的百分之28,而这一人群仅占全国百分之3的人口。

2017 年,原住民女性 Tanya Day 因公共场合醉酒被警方拘留,随后在警局拘留室遭遇头部损伤并因此死亡。2019 年 8 月,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政府宣布废止公共场合醉酒的犯罪性质,将其改为原住民引领的公众卫生应对措施。 11 月,一名警官于北领地延杜穆(Yuendumu)射击一名 19 岁原住民男性,因此被起诉谋杀罪。 9 月,警察于西澳大利亚州杰拉尔顿(Geraldton)射杀一名 29 岁原住民女性。

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于 2017 年 5 月提出《乌鲁鲁声明》,但他们在宪法中建立“第一民族”话语权和建立真相与正义委员会的提议并未得到实施。澳大利亚原住民部长 怀亚特(Ken Wyatt )于 7 月宣布了接下来 3 年内举行公投的计划,以决定是否从宪法层面认可澳大利亚原住民。

儿童权利

入狱监禁对原住民儿童有着不成比例的影响:他们被拘留的可能性比非原住民儿童高 26 倍。根据人权法律中心的数据,在整个澳大利亚,每年约有 600 名 14 岁以下儿童遭监禁。 澳大利亚各州和领地将刑事责任年龄定为 10 岁。

北领地推出了一项,可“澄清”对感化中心的儿童使用的强制力、约束和分离措施,这与 2017 年皇家委员会对青少年司法系统滥用提出的一项”约束应仅在紧急情况下使用”建议不符。

8月,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导,昆士兰警察将年龄低至 10 岁的儿童在警局拘留室拘留数周时间,因儿童感化中心过于拥挤无法容纳。5 月,一名患有认知障碍的原住民男孩被压制、脱光衣物、锁在警局拘留室三天。

9月,维多利亚政府巡查员敦促停止单独监禁,因监狱中这一行为的数量令人震惊,包括儿童和年轻人。

言论自由

起草过于宽泛的国家安全法被用于针对律师、记者和举报人。6 月,警察突袭了一名记者的家,因为她针对泄露出的扩大政府监察范围的计划而撰写了文章。第二天,由于一系列声称 2017 年驻阿富汗的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存在虐待行为的文章,警察突袭了 ABC 悉尼总部。搜查令授权警方“添加、复制、删除或更改…搜查期间获得的其他数据”。

前间谍“证人 K”因揭露澳大利亚政府为获取与东帝汶贸易协定的优势而作出的错误之举而遭遇“违反保密法”的指控,他本人于 8 月表明自己愿意认罪,而他的律师 Bernard Collaery 继续抗争这一指控。听证会以秘密方式进行。

7 月和 8 月间,大学校园的学生之间爆发紧张气氛,学生对香港民主表示支持,而遭遇了激进的反抗议人士的对抗。校方告知人权监察站,中国大陆学生将在澳大利亚校园面临监视。由于担心中国政府干预澳大利亚大学校园,教育部长特翰(Dan Tehan)于8月宣布创建外国干涉国家工作组。

10 月,警方逮捕了一名前联邦参议员与数十名参加气候变化抗议的活动家,因他们未遵从警方对道路封闭的指示。被逮捕的抗议者的保释条件限制他们前往悉尼中心商业区,禁止他们与其他抗议者联络。这些条件在司法覆核后被撤销。

由于与日俱增的环境抗议和活动,总理莫里森(Morrison)于11月呼吁以新法案禁止会影响税收的间接抵制,例如催促银行从采矿项目中撤回资金。

网络安全与监控

2018 年 12 月,澳大利亚国会仓促通过一项削弱加密和网络安全的法规,允许执法部门和安全机构命令技术公司甚至个人提供加密数据和设备的访问权限。在国会审查新法规期间,人们提出顾虑,表示新法案被用于越过对记者的保护。

障碍权利

4 月,总理莫里森宣布针对残疾人遭遇的暴力、虐待、忽视与利用进行皇家委员会调查,第一次听证会于 11 月举行。

半数以上的监狱人群患有躯体、感官、社会心理(心理健康)或认知方面的障碍。障碍人士在时常过于拥堵的监狱中难以应对,缺乏足够的支持服务,他们遭遇忽视和虐待的风险尤其严重。 2 月,珀斯的哈卡(Hakea)监狱中,一些囚犯将一名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原住民男性殴打致死。在 2019 年间,西澳大利亚州监狱中至少有两名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原住民男性自杀。2019 年 5 月,对 2015 年自杀的原住民男性 Jackamarra(因文化原因并未使用全名)进行的验尸官尸检表明,对于患有心理问题或曾有自伤企图病史的囚犯,心理健康工作人员应在其入狱时进行评估。

老年人权利

澳大利亚的法律和监管体系不足以保护养老院中的老人免受化学药物约束。许多澳大利亚机构会定期给失智长者使用危险的药物以控制他们的行为。

7 月,一项旨在最小化躯体和化学约束使用的新法规生效,但它可能只会导致这一行为正常化。国会委员会调查了这一法规是否符合澳大利亚人权义务,并提出了一些修改建议,包括知情同意权利。

针对老年护理质量与安全的皇家调查委员会于 10 月发布了中期报告,发现澳大利亚的老年护理系统为“令人震惊的忽视状况”。它催促政府在三个方面采取即刻措施,包括化学药物约束。

女性权利

4 月,高等法院维护了“安全访问区”的宪法效力,以禁止流产诊所外的骚扰;而在 9 月,新南威尔士州政府通过了流产合法化的法规。流产法律根据各州而有所不同,但现在只有南澳大利亚和西澳大利亚各州仍有禁止女性流产的法律。

恐怖主义与反恐怖主义

6 月,澳大利亚政府从叙利亚东北部霍尔(al-Hol)营地遣返了 8 名澳大利亚儿童,他们的父母被怀疑参与伊斯兰国(ISIS)武装集团。遣返这些儿童数天后,政府禁止年龄低至 14 岁的外国涉嫌参战者在 2 年内返回澳大利亚。此文撰写时,约有 66 名澳大利亚国民(其中有 44 名儿童)被困在叙利亚东北部境况艰辛的营地。

外交政策

澳大利亚政府虽然一直以来倾向于“静默外交”的人权政策,但 2019 年在多个关键人权问题上的发声表态却颇为明显。前部长佩恩(Payne)于 10 月表示,澳大利亚应当诚恳而一致地表达人权态度,以此作出表率,“自由表达意见并不算是对别国进行干预”。

但首相莫里森对中国和越南等人权问题参考国家主权而作出回应,正如东南亚国家联盟 (ASEAN) 各国和中国政府致力于转移那些针对人权记录的批评一般。

澳大利亚最初以低调策略应对自己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中的成员身份,而在第二年则积极行动,确保理事会延长厄立特里亚特别报告员任期,并加入督促中国停止对新疆一百万穆斯林的任意拘留的声明。在理事会的 9 月会议中,澳大利亚引领了一项联合声明,呼吁重视沙特阿拉伯的违反人权问题。

虽然据称沙特引领的联盟在也门犯有战争罪行,但澳大利亚依然对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出口军事装备。装备的种类、出售数量和终端用户几乎没有透明性可言。

澳大利亚政府反对针对全自动武器,亦即“杀人机器人”的使用禁令。澳大利亚并未签署《安全学校宣言》这一旨在纷争期间保护教育的各国政府间承诺。

主要国际行动者

3 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批评了澳大利亚对待困于离岸状态的难民和庇护寻求者的方式,表示“人们受苦的时间超过6年;完全可以采取,也应该采取更为人道的政策”。高级专员也在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10月举办的论坛作出发言,提出一系列问题,包括女性、原住民、残疾人、移民和难民所面临的壁垒。

2019 年 6 月,联合国移民权利、拷问、健康与雇佣兵方面的专家敦促澳大利亚政府立刻为马努斯岛和瑙鲁难民提供医疗护理,并将需要紧急治疗的人转送至澳大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