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2016年人权报告: 朝鲜

2015年度事件

Keynote

 
Afghan refugees in Greece
Twin Threats

How the Politics of Fear and the Crushing of Civil Society Imperil Global Rights

朝鲜是当前全世界最具压迫性的一个由家族王朝领导的威权主义国家。2015年,即其执政第四年,金正恩持续加重压迫,加强控制朝鲜与中国边界以防朝鲜民众逃往海外寻求庇护,并加紧限制国内迁徙自由。朝鲜政府还惩罚未经许可持有国外信息──包括新闻、电影和照片──的人士,并利用公开处决使人民心生恐惧而服从政府。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立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调查委员会(调委会)于2014年发布报告,纪录朝鲜发生的灭绝、谋杀、奴役、酷刑、监禁、强暴、强迫流产及其他性暴力行为。委员会结论指出,“就这些侵权行为的严重程度、规模和性质而论,在当代世界找不到第二个国家可以相提并论。”

2014年12月22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按照调委会建议,将朝鲜人权情势列入正式议程。人权理事会和联合国大会皆已建议安理会,应考虑将朝鲜情势移交国际刑事法院。

2015年3月27日,人权理事会决议谴责朝鲜政府对人权的系统性、普遍性且严重的侵犯。6月23日,联合国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在首尔设立联合国办公室,协助监测与纪录朝鲜人权侵害。11月19日,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通过决议谴责朝鲜暴行。

朝鲜政府已批准四份国际人权公约,另有一份也已签署。最近一次是在2014年11月10日批准《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朝鲜宪法明文保障多项人权,但实际上政府打压一切它不喜欢的言论与意见,查禁任何政治反对团体、独立媒体、自由工会和公民社会组织。宗教自由受到系统性压制。

政府还侵犯经济与社会权利,罪刑化并任意处罚市场交易活动,无视朝鲜人民唯有借市场赚取收入才能换得政府经常无法充分提供给人民的食物、医药和其他必需品。政府官员常向从事市场活动者索取贿赂,并将无法付出贿款者判刑,送进监狱或劳改营接受强迫劳动。

朝鲜持续基于政治因素在就业、住房和教育等重要方面歧视某些个人及其家属,利用一种社会政治分类系统,根据“出身成分”将人民划归“忠诚”、“动摇”或“敌对”等不同阶级。尽管分类方法多次改变,且日渐受到贪腐作风影响,但该制度主要仍是根据家庭背景和政治忠诚考核来区别人民。

此外,朝鲜政府对涉及反国家犯罪者实施连坐处罚,实际上造成数十万公民遭到奴役,包括儿童在内。他们在监狱和其他拘押场所忍受非人待遇、警卫虐待和强迫劳动。

迁徙自由

朝鲜政府利用拘押、强迫劳动和公开处决等威胁手段确保人民服从,并对信息和迁徙自由施加严厉限制。未经许可出国被列为刑事犯罪;国家安全单位有时进入中国追捕朝鲜人民,试图将其拘捕并强迫返国。

在金正恩统治时期,朝鲜政府大幅加强阻止朝鲜人民违规越界进入中国。政府加速轮调朝鲜边境警卫,打击协助人们出国的掮客,并起诉使用中国手机与国外联络的行为。有些2014到2015年出国的朝鲜人告诉人权观察,政府追查收贿放人进入中国的边境警卫,将他们公开处决。

中国在国界另一边加强巡逻、架设铁丝围篱和保安摄像头,也使越界难上加难。由于中国当局打击国内掮客网络,愈来愈少朝鲜人能完成经中国到老挝或泰国(大多由此再被送往韩国)的艰辛旅程。

中国持续将国内所有朝鲜人一概归类为“经济移民”而按例加以遣返,不顾中国作为1951年《难民公约》及其1967年议定书缔约国而应负起保护难民的义务。关切的外国政府主张,所有逃抵中国的朝鲜人不分逃亡原因都应一概视为“就地”难民,因为他们一旦被遣返就可能受到惩罚。但北京一贯限制联合国难民署人员进入朝鲜人存在的边境地区。

叛逃的前朝鲜安全官员告诉人权观察,被中国遣返的朝鲜人将遭到审问、酷刑并关进名为“管理所”的政治犯集中营或强迫劳动集中营。处罚程度取决于朝鲜当局如何评估被遣返人员在中国的行为。2013年以后逃出国外或与国内保持联络的朝鲜人指出,政府已将所有叛逃者视为国家敌人,所有在中国被捕和被遣返的人都被送进监禁政治犯的集中营。

逃往国外的朝鲜妇女经常遭到人口贩运,被迫与中国男性结婚或卖淫。即使已在中国居住多年,这些妇女仍然无权于当地合法居留,随时可能遭到逮捕和遣返。由这种未经注册的婚姻产生的儿童,多半没有合法身份,无法在中国获得初等教育。

信息自由

媒体和出版一律由国家控制,未经许可收听收看非国营电台或电视广播便会受罚。互联网和电话联系只限于国内,并受到严密监控。朝鲜人若以电脑硬盘或U盘等可移动媒介存储未经许可的外国电影或电视剧视频,也要受罚。如前文所述,当局还积极追踪并试图捕捉和惩罚未经许可利用中国手机与国外联系的人员。

劳工权利

朝鲜是世界上极少数拒绝加入国际劳工组织(ILO)的国家之一。工人被有系统地剥夺结社自由以及组织和集体谈判权。唯一合法的工会是由政府控制的朝鲜职业总同盟。

2003年,设于南方边境的一个工业特区,开城工业地区,在韩国的合作下完成開发。到2015年9月止,开城工业区已进驻124家韩国公司,雇用54,616名朝鲜劳工,受到809名韩国主管督导。开城工业区由一个朝-韩联合委员会监管,但区内有关工作条件的法律远未达到国际标准。

政治犯集中营

严重政治罪犯通常被关进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管理下的政治犯集中营。这些集中营充斥系统性虐待和通常危及生存的恶劣条件,包括:配给食物的质量低劣近乎饥饿程度;实际上没有任何医疗照护;缺乏适当的住房和衣物;常规性的虐待,例如遭警卫性侵、酷刑和处决。

被关进政治犯集中营的人被发配到林场、矿场、农场和其他工作场所,从事超过体力负荷的强迫劳动。这些活动通常暴露于严酷天候、只有简陋工具且缺乏防护装备,因此极易发生意外。据报导,这些集中营里的死亡率极高。

据美国和韩国官员估计,约有8万到12万人被关在仅存的几座集中营:价川(Kaechun)的14号和18号,耀德的15号,化城的16号,清津的25号。平壤则根本不承认该国存在任何这种营区。

强迫劳动

强迫劳动即使在政治犯集中营以外也很普遍。涉嫌参与非争议性商品黑市交易的人通常会被送进强迫劳动队(“劳动锻练队”)或“集结所”等刑事监管机构,其中人犯必须强迫劳动,且许多妇女成为性侵受害者。据称这些机构中的工作条件十分严峻危险,导致大量人员受伤。

被当局认为涉嫌走私中国货品、贩运人口到中国或者触犯普通犯罪或轻微政治罪名如观看或贩售韩国电影的,通常会被判处长时间在“教化所”(矫正及再教育机构)服刑,受刑人遭强迫劳动,缺乏食物和医药,并经常受到警卫虐待。

主要国际行为者

平壤与联合国人权机制合作的纪录仍居世界末座。自2013年起,其人权纪录得到联合国史无前例的关注,包括人权理事会和安全理事会,详如前文所述。

日本持续要求送回1970到1980年代被朝鲜绑架的12名日本人。部分日本公民社会组织坚持被绑架人数不止于此。韩国也更加强烈要求送回该国公民,据报导在朝鲜战争后数十年间遭绑架者达数百人。朝鲜政府也曾绑架中国、泰国、欧洲和中东人士。

9月21日,人权理事会举行全体会议讨论朝鲜人权情势,主题包括跨国绑架、强迫失踪及其他朝鲜被指控的犯罪行为。

10月20至26日,朝鲜与韩国共同举办朝鲜战争离散家庭团聚活动,共有186个家庭参加,是2014年2月迄今首次团聚活动。2015年1月,针对与朝鲜有关组织疑涉2014年底索尼公司(Sony)电脑遭骇案,美国总统欧巴马发出行政制裁令。这是美国对朝鲜的制裁首次包含人权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