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拥有活跃的公民社会,许多公民及政治权利均获宪法强力保障。然而,美国的许多法律与措施,特别是在刑事与少年司法、移民和国家安全方面,违反国际公认的人权。无力通过法庭或政治过程维护本身权利的人士──少数种族或族群成员、移民、儿童、贫民和囚犯──往往最可能遭到人权侵犯。

量刑过重

美国约有237万人遭监所囚禁,是全世界监禁人口最多的国家。每年约有1200万人进出监所。

由于担忧监所囚禁人数过多──部分原因来自法律强制最低量刑和超重量刑──促使某些州和美国国会提出数项改革法案。截至本文撰稿时,尚未有任何联邦国会措施通过立法。

美国有31个州持续实施死刑;其中7个州在2014年曾实施处决。最近数十年的死刑执行绝大多数发生在5个州。8月,康乃狄格州最高法院判决该州死刑违宪,并且禁止处决该州尚待执行的11名死刑犯。在此之前,康乃狄克州议会已于2007年废除死刑。

截至本文撰稿时,美国在2015年共执行27人死刑,全都是用注射处决。关于注射处决的准则仍存有争议,美国有数个州继续采用实验性的混合药剂且拒绝公布其配方。3月,犹他州立法允许以行刑队执行死刑。6月,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奥克拉荷马州的注射处决准则违宪。两名在2014年遭奥克拉荷马州处决的囚犯──克莱顿・拉克特(Clayton Lockett)和迈可・威尔森(Michael Wilson)──死前呈现痛苦迹象。

刑事司法中的种族不平等

种族不平等普遍存在美国刑事司法系统,尤以药物犯罪执法最为严重。尽管白种人和非裔美国人涉及药物犯罪的比率不相上下,非裔美国人因药物犯罪遭到逮捕、起诉和监禁的比率却远高于白种人。非裔美国人仅占全国人口百分之13,在药物犯罪逮捕人犯中却占百分之29。黑人男性被判刑入狱的比率是白人男性的六倍。

美国司法部在2014年密苏里州佛格森市警察杀害非裔少年迈可・布朗(Michael Brown)案之后,对该市警局的调查报告发现,非裔美国人在佛格森市司法系统每一层级都遭受不合比例的负面影响──这也是普遍存在全美各地司法系统的一个问题。

药物司法改革

联邦政府已着手处理联邦药物犯罪刑期超长的问题。截至本文撰稿时,欧巴马总统在2015年共计减刑86名囚犯,其中76名是药物犯。然而,逾35,000名药物犯虽已就量刑提起上诉但仍在服刑。10月,监狱管理局决定提前释放6,000名因药物犯罪被判超长徒刑的囚犯;此次释囚是基于美国联邦量刑委员会通过的一项药物犯罪回溯性减刑措施。

警察改革

警察公然枪杀无武装非裔美国人的事件于2015年再次获得媒体关注,包括巴尔的摩的佛莱迪・葛瑞(Freddy Gray)命案和北卡罗莱纳州北卡尔斯顿的华特・史考特(Walter Scott)命案。联邦政府并未全面统计每年被警方杀害的人数。司法统计局于2015年公开说明该局仅追踪每年逮捕过程死亡案件中的百分之35到50。有一项联邦新法鼓励收集警方拘留死亡数据,但并未强制各州提供该数据,因而难以确保警察杀人数据的可靠性。

5月,欧巴马成立的武器装备执法小组(Law Enforcement Equipment Working Group)做出建议,加强规管和限制国防部装备移交地方执法单位。

监所条件

反单独监禁运动在2015年持续推展,但据最新报告指出,在各州立和联邦监狱遭隔离的受刑人约达十万人。

7月,欧巴马总统下令司法部检讨单独监禁的实际执行状况。数州正考虑实施法律或规管改革,减少单独监禁的使用。纽约州已提出法案,对受刑人被隔离的时间设限,并禁止对精神病患或其他弱势群体实施单独监禁。加利福尼亚州就一件囚犯提起的诉讼达成和解,同意在超高安全级别的鹈鹕湾监狱减少使用无限期单独监禁,以及大幅缩短加州监狱受刑人被单独隔离的时间长度。然而,一件限制对儿童单独监禁的法案未获加州州议会通过。

全美各地监所人员都常对精神障碍受刑人使用不必要、过度甚至恶意的武力。尽管不存在全国性的数据,但研究──包括人权观察2015年发布的报告──指出,该现象在全国逾5,100座监所中相当普遍且可能还在增加。

贫穷与刑事司法

全国各地贫穷的被告都因无法负担保释金而遭到长期、不必要的审前羁押。卡利夫・布劳德(Kalief Browder)今年6月自杀,他自16岁起因付不起三千美元保释金而被羁押在纽约市赖克斯岛监狱候审三年,在狱中大部分时间遭到单独监禁,直到两年前获释出狱。他的个案再次引发对保释金制度的批评,促使纽约市议会宣布成立保释基金,市政府官员也对审前羁押新制表示拥护。

一件挑战保释金制度的诉讼案今年10月在旧金山提出;康乃狄克州长也呼吁该州重新检讨保释金。

各州和都市利用低所得被告创造收入的做法,在司法部关于密苏里州佛格森市的调查报告发布后,日益成为关注焦点。司法部该报告描述佛格森市法院系统几乎像一部专门压榨非裔美国人的创收机器,该市警察局则被当做“讨债公司”。

轻微罪犯保护管束业务(misdemeanor probation services)的民营化也在美国数州造成权利侵犯,包括民营保护管束公司的收费模式对贫穷罪犯不利,或导致实在无力负担费用者遭到逮捕。3月,乔治亚州通过法律,对这种公司的营业方式新增重要限制。其他几个保护管束普遍民营化的州迄今尚未采取类似措施,不过大众似已日益察觉与保护管束有关的侵权问题。

未成年人与刑事司法系统

美国所有司法辖区都用成年人法院审判儿童,并按成年人刑期对儿童量刑。有十四个州未对成人罪起诉设年龄下限,其他各州则定在10岁、12岁或13岁。有些州将14岁以上未成年人视同成人起诉。十五个州授权承办检察官,而非法官,决定涉案未成年人是否应被排除适用少年司法制度。全美各地共有数万名未满18岁的少年人被关押在各级成人监所。美国仍是全世界唯一可对未满18岁的人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的国家。

2015年,在减少以成人司法审判儿童方面有些进展。伊利诺州通过新法,不再将未满15岁儿童自动移送成人法庭。新泽西州将成人审判的年龄下限由14岁提高到15岁。加利福尼亚州四十年来首度修正法官将未成年人移送成年法庭的法定标准,可望减少未成年人受到成年审判的人数。

非公民的权利

虽然在年中宣布了某些改革措施,美国政府仍持续大量加强拘捕中美洲移民母亲及其子女,他们大多在美国寻求庇护 。人权观察曾纪录寻求庇护母子遭无限期拘押而造成的严重心理负担,及其对落实正当程序的障碍。

6月,欧巴马政府宣布,对于已通过申请难民保护第一阶段的母亲与儿童,将限制使用长期拘押,同时停止利用拘押做为吓阻其他人的手段。7月,一名联邦法官判决美国政府家庭拘留政策违反1997年关于拘押移民儿童的协议。尽管家庭拘留仍继续执行,只要能提出看似正当的庇护请求,大都能在数周之内获释。

欧巴马政府2014年11月颁布暂缓遣返某些无证移民的行政命令,可能保护数百万家庭免于任意拆散的威胁,但因反对方控告,遭联邦法官裁定暂停执行。通过立法赋予美国数百万无证移民合法地位的努力也持续遇阻。

人权观察6月发布报告,纪录美国政府借药物犯罪前科之名,包括陈年或轻微犯罪,将合法永久居民及其他长期居美移民驱逐出境。各州和联邦的药物司法改革大都将非公民排除在外,使他们可能因药物犯罪而被永久驱逐出境并与家人离散。

劳工权利

数十万儿童在美国农场工作。美国法律规定农场童工不受一般童工年龄下限和工时上限的保护。农场童工通常超时工作,并面临农药暴露、高温疾病与肢体伤害等危险。2015年,环境保护署下令禁止未满18岁儿童处理农药。烟草农场童工经常发生呕吐、头痛和其他符合急性尼古丁中毒的症状。在人权观察发布开于儿童在美国烟草农场从事危险工作的报告之后,美国两大烟草公司──奥驰亚集团(Altria Group)和雷诺兹美国公司(Reynolds American)──已分别宣布从2015年起禁止旗下烟农雇用未满16岁儿童。

健康权利

严重的种族不平等仍是美国艾滋病毒传染的特徵,其中刑事司法系统扮演关键角色,阻碍艾滋预防及服务艾滋高危群体,包括药物使用者、性工作者、男男性行为者和跨性别妇女。

印第安纳州南部乡村2015年暴发艾滋及丙肝疫情,逾180名注射药物者受到影响。州议会通过以针头交换计划应对疫情的法案,但仍继续禁止州政府出资支持该计划做为整体防治方案的一部分。

身心障碍者权利

美国仍有19个州的州立中小学校普遍使用体罚。尽管已有证据证明体罚对身心障碍儿童的生理和心理均有负面影响,他们受体罚的比率仍不合比例地高于同侪。相对地,已有124个国家将公立学校体罚罪刑化。

妇女和女童的权利

尽管国防部已实施改革,美国军事单位成员仍常因举报性侵而遭到报复,包括威胁、损毁、骚扰、分派恶劣工作、丧失晋升机会、受到解职等惩戒处分甚至被刑事起诉。军方很少追究报复者的责任,或为被报复者提供有效救济。5月,人权观察发布报告指出,男性和女性军职人员举报性侵而遭遇某种报复的机率,是其性侵者以性犯罪被定罪机率的12倍。

6月,美国最高法院做出判决,住房政策和措施不论是否带有歧视意图,只要对应受保护不被歧视的阶级造成不合比例的负面影响,即已违反《公平住房法案》(Fair Housing Act)。该判决对家庭暴力和性暴力受害者非常重要,他们可能因为家中有人犯罪即予全家驱逐的零容忍政策,或者因为经常报警违反市政府的房客滋扰法令而被强迫搬迁。

性倾向与性别认同

美国最高法院于2015年6月26日做出重大判决,使全国同性伴侣获得结婚的权利。

截至本文撰稿时,尚有28个州没有立法禁止基于性倾向或性别认同的职场歧视,另有三州禁止基于性倾向的歧视,但不包括性别认同。

7月,联邦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裁定,基于性倾向的歧视符合1964年《民权法案》第七条款对于性别歧视的定义而应予禁止。

6月,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制定政策,为遭到移民拘留的跨性别妇女提供特定保障。即便如此,被移民及海关执法局拘留的跨性别妇女仍然无法得到适当的医疗照护,并举报在拘留期间遭到言语骚扰和性骚扰。

国家安全

未经起诉或审判即将人无限期拘押在关塔那摩湾的做法已进入第14个年头;截至本文撰稿时,该机构尚有107名在押人员,48人已被裁定释放,欧巴马政府在2015年已将20名在押人员移交其本国或第三国。

美国政府无视关塔那摩特别军事法庭的根本缺陷,继续使用该法庭处理相关案件。6月,联邦上诉法庭推翻2008年对阿里哈姆扎・阿合默德・苏里曼・巴赫卢(Ali Hamza Ahmad Suliman al-Bahlul)被控为盖达组织“公共关系主任”并触犯阴谋、教唆谋杀和资助恐怖主义的有罪判决。该判决导致被特别军事法庭定罪的八个案件中至少五件失去效力。

部分在押人员持续以绝食抗议拘押,包括塔里克・巴・欧达(Tariq Ba Odah)。他被鼻腔插管灌食长达数年,其律师和医师说他已命在旦夕。欧巴马政府反对欧达向法院申请释放令的合法要求,即便该政府早在五年前就已裁定将其释放。

国会和欧巴马总统已签署通过今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该法案近年来均包含关塔那摩拘留条款。2015年,该法案进一步紧缩将在押人员转出关塔那摩的既有限制。依据相关条款,将在押人员转交其本国或第三国虽非不可能但将更加困难,并且继续禁止将在押人员转送美国本土拘押或受审。

2014年12月公布的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对中央情报局(CIA)拘押与侦讯计划调查摘要,揭露了更多酷刑手法和范围以及布什政府逃避责任的企图。这份摘要引发人权观察及其他人士要求司法部重新调查中情局的酷刑和其他违反联邦法律行为,并且,若美国政府仍不理睬,呼吁其他各国政府应采取行动,包括加强推动已在欧洲针对中情局酷刑提出的数宗诉讼。

回应前述参议院报告摘要,国会已在《国防授权法案》中纳入条款,要求除执法单位之外的所有美国政府机关均应遵行《美国陆军战场手册》的侦讯规则,同时应将美国在任何武装冲突中拘押囚犯的情况通知国际红十字会,并允许该会及时进行探视。该条款有助强化禁止酷刑的既有规定,但若不对中情局酷刑进行可靠的刑事调查,仍难确定该条款能否杜绝未来的侵权行为。

6月,国会通过《美国自由法案》(USA Freedom Act),朝向遏止美国政府大规模监控迈出第一步。该法案对《美国爱国者法案》(USA Patriot Act)第215条授权收集电话通联纪录的范围做出限制;同时并实施新的措施,加强国家安全局(NSA)监控的透明度和监督机制。

该法案的限制范围并不包括依据《外国情报监控法案修正案》(FISA Amendments Act)第702条或《12333号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 12333)执行的监控,而它们正是美国政府大规模侵犯境外人士隐私的主要法律依据。该法案也未涉及多种现代监控技术,从利用恶意软体到截听某一国家的所有手机通联。

美国执法官员持续要求国内主要互联网和移动电话公司降低其服务的安全性,以便在侦办刑案时进行监控。5月,联合国言论自由特别报告员呼吁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避免削弱加密和其他网络安全措施,因为这些工具攸关全世界人权捍卫者和活动人士的安全。

对外政策

7月,美国和其他国家就伊朗问题达成全面性协议,以限制该国核武计划交换解除制裁。

虽然曾经宣布在2014年底完成自阿富汗全面撤出美军的计划,欧巴马仍下令在2015年底前在阿富汗保留9,800名美军部队,并保留5,500人直到2017年。

美国整年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对武装极端主义团体伊斯兰国(又称ISIS)进行空袭,并为击败该团体而领导西方和中东各盟邦组成的联盟进行欧巴马所谓的“长期战斗”。美国耗资数亿美元训练并装备“温和派”叙利亚叛军的计划,仅仅制造出大约60名战士,其中多人旋遭俘获或阵亡。美国持续呼吁在排除叙国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角色之下,对叙利亚冲突达成政治解决。

3月,由沙特领导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展开对抗也门胡塞(Houthis)武装组织的军事行动。美国提供情报、后勤支援和人力协助沙特阿拉伯策划空袭行动和协调作战,导致美军可能必须为该联军的战争犯罪负起连带责任。

美国持续在也门和巴基斯坦执行无人机攻击,虽然次数已有减少;同时,美军对索马里的空袭行动则有增加。

美国不顾埃及人权环境恶化,于4月恢复全面军事援助,取消自2013年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总统军事夺权后设下的各项限制。埃及再度站上美国第二大军事受援国地位,每年可获价值13亿美元的援助,仅次于以色列。6月,美国取消冻结对巴林的军事援助,虽然该国并未实施任何有意义的改革,而这原本是恢复援助的前提。

7月,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在华盛顿会晤欧巴马;美国随即承诺大力支持该国反恐措施和对抗伊斯兰好战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同时协助其发展经济和打击贪腐。欧巴马7月访问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时,敦促非洲各国领导人尊重任期限制。

自冷战时期断绝贸易与外交关系逾50年后,美国于8月正式与古巴重建邦交。欧巴马并呼吁国会采取行动取消经济禁运。

9月,欧巴马对刚果民主共和国、尼日利亚、索马里和南苏丹等国免除《童兵防治法案》(Child Soldiers Prevention Act)的限制,使这四国虽然仍在使用童兵,仍能持续获得美国军事援助。欧巴马又授权国务卿克里决定也门是否适用该法案的限制,尽管该国冲突各方都在使用童兵;截至本文撰稿时,美国仍因也门局势持续不稳而暂停对该国的一切军事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