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给西藏各地小学的宣传海报。内容:“爱国旗,唱国歌。普通话是校园语言。请说普通话,请写规范字。” 

来源:顿珠多杰博客,2016年。

4月初,中国四川省藏族占多数的阿坝州在新冠病毒疫情后重新复学。但这个好消息带著令人忧虑的发展:藏语教学将于下学期即9月起废止

上个月,人权观察详细报告了中国藏区小学面临的威胁:藏语教学将逐步被“国语”取代。我们注意到这项政策的实施存在地域区别,包括2018年9月阿坝州人民代表大会曾通过再次确认小学教育使用藏语文的提案。然而,这种区别现已证实是过分乐观。

对此,西藏网民不顾警方严密监视并可能遭受报复,纷纷在社交媒体上表达疑虑和愤怒。从小学老师到大学教授(都是当地小学校友),许多人在微信上贴出长文,严厉批驳官方说法,例如藏语不适用于科学课题,藏文学校毕业生的考试成绩不如人云云。

这些老师们说,当局刻意忽略藏语教学的优点:藏语学校的学生,高考成绩高于平均分数且学习动机较强,而当地汉语学校的学生连升上中学的都不多。“这个决定…只会把藏族学生都变成汉文能力平平的愚夫愚妇,”一人说。

 “这样会让藏族学生变成学舌鹦鹉,而非双语流利,”另一人说。“县级以上官员[与藏族文化疏离]不会把孩子送到这种学校[因为他们更向往内地都会区的名校],”他接著说,“如今他们却要求农村的藏人必须念这种学校。”

当中国政府日益严厉镇压,并且打算在原本应享“自治”的少数民族区域实施同化政策之际,这样的变化足以点燃藏人心底深处的恐惧,那就是失去他们身份认同的最后屏障──藏语和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