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华府汉语教师协会共同主办的“国际汉语教育论坛”与会者参观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2011年10月1日。

© 2011 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

身为马里兰大学中国研究毕业生,我注意到母校校长陆道逵决定关闭──美国最老的一所──孔子学院的消息。在美国许多大学都可见到的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出资设立的外派机构,主要提供汉语和文化课程。

陆道逵强调,该校是基于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做出关闭孔子学院的决定。该法强迫各大学二选一:维持孔子学院,或由美国国防部获得汉语课程经费。

最近6年来,设于美国大学的100多所孔子学院之中,至少29所已被关闭。有22所是在前述法案于2018年8月通过之后熄灯,其中12所大学提到守法的必要。

许多大学教授一再向人权观察反映,孔子学院是对校园学术自由的侮辱。大多数学者反对这些机构带来中国国家审查制度,基于政治理由将特定主题和观点排除于课程材料之外,以及雇用员工时将政治忠诚度纳入考量的做法。

然而,美国政府处理孔子学院的办法纯粹靠着财政工具,而这种做法不能迫使各大学广泛检讨在校园中设立中国国营机构的后果,或者来自北京的其他威胁,例如监控学生或胁迫学者自我审查。

举例而言,马里兰大学是否会重新考虑与中国的其他联系和长期合作关系,包括与中国国家外国专家局合作,每年“培训6百馀名中国政府官员和高校领导”?该大学是否将采取适当措施,确保所有学生在讨论中国当局认为敏感的议题时享有充分学术自由?2017年,马里兰大学学生杨舒平因在毕业演说中赞扬言论自由而受到中国网民和该校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骚扰;该大学的回应相当淡漠,足见有必要评估学术自由受到的威胁。

我很珍惜在马里兰大学语言中心的日子,我在那里提高了语言能力,跟许多中国同学建立了深厚友谊。在我的母校和其他大学清除校园内北京官方机构的同时,也应当全力支持不受政府控制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