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3日星期一,档案照片,中国西部新疆自治区阿图什市昆山工业园区的一座设施被警卫塔和铁丝网围住。美国国会就中国大规模镇压穆斯林少数民族通过针对性制裁法案后,中国于2019年12月4日星期三以强烈谴责加以回应。

© 2018 AP Photo/Ng Han Guan, File

宗教自由、家庭离散、国家滥用监控科技:这些议题激起众多美国人参与政治。但它们也是中国政府对西北部新疆自治区1,300万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进行压迫的主要方式。

中国当局长期将该地区独特的文化、语言和宗教视为威胁,并以美国的反恐战争为借口,声称中国遭受重大恐怖主义威胁。最近十年来,北京采取各种管制政策,从男人能否蓄胡禁止某些可能“渲染宗教狂热”的姓名

大多数国家乐意让难民出走,但中国不一样,反而日益追捕并施压他国将维吾尔人遣返新疆,使他们回到饱受迫害的家乡。为回应数起暴力攻击──尽管没有证据指出和境外恐怖组织有关──北京竟选择将整个民族作为惩罚对象。

2014年5月,中国开始在新疆实施“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专项行动”。2016年底,作风强硬的陈全国从西藏调到新疆担任自治区党委书记,他曾在西藏利用一系列高压政策对付另一个因宗教信仰惹恼中国政府的民族。现在我们已由《纽约时报》披露的中国政府外泄文件得知,中央和地方当局在那个时候已经开始执行对新疆全区居民进行再教育的计划。但当时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有旅居世界各地的突厥裔穆斯林社群因为突然和新疆境内亲人失去联系而感到痛苦和恐惧。

据不同人权组织和学者估计,目前约有1百万突厥裔穆斯林遭到拘押,完全没有经过司法程序,只因他们的民族身份就被关进所谓的政治教育营。据报道,他们在里面被强迫放弃宗教信仰和母语,长时间学习中共教条和习近平思想,若有不从就会遭受酷刑虐待。释放的唯一条件就是要让当局相信你已成为党的忠诚支持者,毫无二心。

即使在营区之外,新疆各地维吾尔人的言行也都受到政府高度监控,包括有官员住在家里监视他们的行动。

但低端技术的监控已经无法满足中国政府。全国各地官员日益依赖高科技工具,例如人脸识别大数据分析生物特征,追踪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去年,人权观察对一种新疆警用APP做了逆向工程研究。我们发现,有些全然合法的行为──包括进出自宅走哪道门、与邻居社交频率──不但被追踪记录,而且用来评估你是否可疑,是否需要跟进调查或考虑拘押。

新疆的国家镇压最可怕的一面是造成儿童与家人分开。根据我们的研究和国际媒体报道,自2016年11月起,新疆当局下令将所有“父母死亡或失踪”的儿童交由国家安置。有些父母被拘押的儿童本身也被送交机构收容,不管是否有亲属(例如祖父母)愿意照料他们。

许多父母不知道孩子的遭遇。现居土耳其的阿卜都拉・阿济兹(Abdul Aziz)说,自从他的妻子在2017年7月被关进政治教育营,他就联络不上家里的四名未满13岁子女。他告诉我们,他无时无刻不想念家人:“他们现在身在何方?是死是活?生病了吗?我今生今世唯一的希望就是再见我的太太小孩一面。”

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在网站上扬言:“新疆事务不容任何外国干涉”──还好,美国政府没有买账。美国持续质疑中国当局大规模侵犯维吾尔族人权,并已对涉及新疆镇压的中国警方和科技业者实施制裁

但美国应该更进一步:加速处理政治庇护申请案,并且抨击中国骚扰在美华人社群。美国政府可以引用马格尼茨基法,对陈全国这样的人权侵犯者实施针对性制裁,参议院可以加速通过新疆危机相关法案。凡是关注人权的美国人,都应坚定支持有助维护他人人权的明确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