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rotester holds a sign reading "We could all be Simon" in reference to Simon Cheng, a Hong Kong British Consulate employee who was detained in China, during a rally outside of the British Consulate in Hong Kong, November 29, 2019. 

© 2019 AP Photo/Vincent Thian

“我被吊起来…保持手脚大开的姿势几个小时。” 前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雇员郑文杰谈到去年8月赴中国大陆出差遭到逮捕和酷刑的经历。郑先生说,逮捕他的警察坚持他是在香港“组织抗争的幕后黑手和英国特务。”

面对香港人长达数月的示威,北京的反应不是解决他们对自由流失的不满,而是指控外国政府在背后操纵。

从郑先生对残酷审问过程的描述足以看出,警方感兴趣的不是真相,而是想捏造一种政治上有利于中共的事实。

在2016年出版的《敌人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中国维权人士兼纪录片制作人寇延丁记述了自己因为参与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示威而被中国警方秘密拘押的过程。她说,审讯者对她为何从事社区工作的理由一点也不关心。反之,他们“制造的岂止是故事?”,她写道,“甚至能够制造事实。” 当审讯者将她和中国异议人士的街头巧遇硬说成是一场阴谋颠覆的会议,寇女士感觉自己置身于拘捕者虚构出来的某种“现实魔幻主义”场景。

捏造这个“魔幻”世界的目的,是要为政府的政策失败推卸责任,动员整个官僚体系实行镇压,同时确保民众支持拥戴。在最近《纽约时报》刊出证实中国镇压新疆的官方外流文件中,习近平将当地动乱归因于“宗教极端思想”,“就像吸食毒品一样,丧失理智、精神疯狂,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正是这种认为当地突厥裔穆斯林受到“思想病毒”感染──而非因政府压迫产生真正不满──的想法,导致中国政府将一百万人关进 “政治教育”营接受强迫思想灌输。

香港大学傅景华教授最近针对中国政府在微博上发布有关香港抗争的讯息做了追踪研究。他发现,中国当局制造出一种“港独框架”来解释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抗议活动开始约一个月后,中国政府在网上将原本被列为敏感词的“港独”词语解除封锁,此后微博上关于“港独”的帖文中超过百分之10是由官方媒体发出或转发。与此同时,许多声援香港抗争的内地人士遭到拘留或灭声。

中国政府不只是传播假新闻或错误信息,还可能正在操练一种“事实工程”(reality engineering),利用国家的镇压和宣传机器为自己制造假想敌,不管它是伊斯兰教、独立运动或帝国主义阴谋。

制造假想敌的代价,不仅是在过程中伤害到的人不计其数,而且会妨碍为新疆和香港的民怨找寻真正解决之道。中共似乎相信唯有如此才能保住自己在中国人民眼中的合法性──让人民以为只有中共才能领导国家抵抗一切威胁,包括人为编造的。

但在把自己造成的问题怪罪到外国政府头上的同时,中国的领导班子似乎也逐渐被本身的宣传泡沫包围。在习近平的集权统治下,下层官员挥舞着“事实工程”的魔杖,只回报上面想听到的讯息。其结果就是新疆政策走上镇压突厥裔穆斯林的歧途,香港政策也受到彻底的误导,造成两地的重大灾难。

这种操弄手法并不新鲜──毛泽东在1958-62年大饥荒期间就曾玩过──但习近平在2013年上台后似乎又开始重操故技。2015年是一个里程碑,中国政府在这一年逮捕多位人权律师和外籍人士之后,在国营电视台播出他们被强迫认罪的画面,又发布长文“起底”抹黑他们,然后将这些编造出来的“现实”通过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出去。

在此之前,中国当局通常低调进行镇压措施:2009年异议人士刘晓波被捕的消息在官方媒体上仅以三言两语带过。当时官方的思维是不让追求民主的观念进入公众视野。如今,政府的目标似乎改为公开贬斥维权人士为外国特务。

和毛泽东时代中国处于孤立状态不同,今天习近平的政策具有全球意涵。世人应当对中国政府世界观的走向保持警觉。中国对待新疆突厥裔穆斯林和香港人的方式,乃至现在连外国使领馆人员都难逃酷刑,应当被所有人视为一记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