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骄傲游行旗帜。

© Wikimedia Commons

上星期,日本一个电视节目将一名跨性别女性出柜并加以嘲弄,曝露日本跨性别人士面对的残酷现实。但来自社会的误解和物化都只是问题的一角——日本的法律体系也将跨性别人士视为二等公民。

这个号称适合合家观赏的电视节目,每集均由主持人对作风低调的“奇特”人物进行突击采访。上星期节目中,主持人未经本人同意就谈论一位跨性别女性的性別认同,还在画面上标註“奇特罕见”。该公司已为这椿醜闻公开道歉。

这个道歉代表一个重大的公共信息,反映出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运动者努力翻转公共论述已获某些进展,但也仅止於此。要对抗社会污名,需要日本政府修改法律,使跨性别人士能获得和其他人平等的立足点。

在日本,跨性别人士若要合法变更性别註记,必须依据2004年通过的《性别认同障碍特例法》向家事法院提出请求。该程序具有歧视性,申请人必须单身且无20岁以下子女,经精神医学鑑定得到“性别认同障碍”的诊断,并且接受绝育手术。这是倒退而且有害的。这些条件都是基於一种过时和轻蔑的概念,即跨性别认同是一种精神疾病,强迫跨性别人士接受漫长、昂贵、侵入性且不可逆的医疗程序。

人权观察访问了数十位不愿走上这种程序的人士——他们只想在法律之前得到和一般人平等的地位。

2019年1月,日本最高法院维持下级法院判决,裁定绝育要件并不违反日本宪法。然而,其中两位法官承认情势相当迫切,有改革法律的必要。他们写道:“[跨性别者]因为性别而遭受的痛苦,也是一个崇尚性别认同多样化的社会所应关注的问题。”

多位联合国专家以及世界跨性别人士健康专业协会都已敦促日本修改法律,删除前述歧视条款。

修改法律并不能遏止所有骚扰或歧视行为,但可以传达出日本政府支持平等对待跨性别人士的立场。